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绕过大雄宝殿,一行人在女子的引领之下来到殿前。

    在早前游龙和龙俪煜站过的那株桃花树下,有个身穿破旧月白长袍的书生正远远看着他们。

    二十余岁,正是飞扬意气与不羁如风的年纪,没有中年男人的抑郁沧桑,只有星光灿烂的神采。恍然当初少年时,桃花也曾照白衣。

    “劝一个走投无路的舅舅莫要将姐姐的遗孤卖到青楼,为一个无辜受苦的小姑娘换回自由身,阻止一个寻短见的苦命女子,其实不过是举手之劳。”白袍书生看着游龙和龙俪煜,问道:“是不是都很容易?”

    龙俪煜沉默良久,终于叹口气道:“的确不难,但……”

    “但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帮她?!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那么多年,那么多人,一个愿意伸手的都没有!那些作恶的人,那些让她受苦的人,我不能原谅!”

    白袍书生不容龙俪煜开口,近乎声嘶力竭地吼道:“他们只在一边幸灾乐祸,冷眼旁观甚至庆幸着嘲笑着,念两声‘阿弥陀佛’便能心安理得。这样的人,有什么可怜,为什么我不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一点事情,是他们害死了她?!”

    龙俪煜耐心地等他吼完,轻轻道:“你说的对,却也不对。心魔终是魔,无论你为何成魔。回头吧!”

    白袍书生哈哈大笑道:“此心成魔又如何,我无怨无悔。月娥惨死,我早已不是自己。所以当鸠婪姥姥要我在乱坟岗造下这座寺庙,可以换取月娥的魂魄不散此生相伴,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要攫取世人元阳真阴修炼大道,我就用佛门祥和之气替她消融化解乱坟岗上的暴戾怨气。”

    他伸出三根手指,继续笑道:“三十年,我不知她害死了多少人,乱坟岗上多了多少条冤魂厉魄。我只晓得,我的月娥还在,她的一缕魂魄一直在陪伴我,青灯古佛,香芭冷透波心月……”

    笑着笑着,他的眼泪流了下来,已然泣不成声。

    龙俪煜看着白袍书生,沉默地等他平复激荡的心绪。

    身边三个不同年纪的月娥,眼前这个似乎疯癫魔怔的孙渊杰,无不是沐恩和尚的执念所化。

    这充满怒火恨怨处处在燃烧在坍塌的世界,正是沐恩和尚狂乱的内心世界,而旁边的佛寺正是他未泯的那一点天良。

    入寺已然超过半个时辰,她既然已经查知正主鸠婪姥姥的信息,必须有所作为。龙俪煜轻轻牵起身边女子的手,将她递到白袍书生孙渊杰的手中。

    孙渊杰痴狂的面容渐渐冷静下来,握住月娥的手望向龙俪煜道:“走吧,进殿去,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只见他和三位月娥的身影渐渐融淡在了绿色的光火里,唯有一朵桃花,一朵鸢尾花,还有一朵雏菊在风中飘零不败。

    游龙郁闷难当,灌了一口酒道:“搞什么鬼,我居然开始有点同情这个假和尚?”

    龙俪煜的视线追逐着空中飘荡的花朵,沉吟道:“如果我们进殿,他必死无疑。”

    游龙又喝了口酒,长吐一口气道:“如果这是他等待已久的结局,我们送他一程,走吧!”

    龙俪煜点点头,忽然道:“三哥,假如换作你,我也会和他一样,宁愿成魔。”

    游龙怔了怔,咧嘴道:“所以,你想把我卖到窑子里?”

    龙俪煜一咬牙,扭头快步走向大雄宝殿。

    “呜——”当她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大雄宝殿紧闭的殿门突然敞开,一股阴冷的煞风铺面而来,幽暗的大殿中数以百计的冤魂厉魄在空中发出尖锐的狞笑声,疯狂地围绕在一个月白僧袍的人身周上下飞舞。

    僧人手握一柄滴血的匕首,背对殿门专注凝视着蹲坐在自己面前的一只白猫。

    白猫望着被熊熊烈焰焚烧的佛像喵喵呜咽,可谁也听不懂这叫声里隐藏的心语。

    “时候到了。谢谢你们将奴心送回来。那天它被弘盛大师抢走,我本以为自己会万念俱灰痛不欲生,哪知竟有一丝解脱的快感……呵,那时我才突然发现,原来当执念成为一具枷锁,爱和思念也会被乱坟岗上的无数冤魂吞噬。如今这具行尸走肉,哪怕身处睡梦中,也无时无刻不在痛苦中。”

    “但你终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了很多善事,有那么多人因你而活。或者,我们可以帮你……”

    “我不想再这样自欺欺人下去。这三十年为虎作伥,罪孽深重,必须有个交代。”

    “诸罪在我,唯有以血洗净。或许下一世,我还可以干干净净坦坦荡荡地去见她。”

    “我答应你,会竭尽力送她去来世见你。”

    沐恩和尚终于回转过身,向龙俪煜深深一礼,道:“孙某去了。”

    “喵呜——”奴心蓦然一声哀鸣,不顾一切地扑向沐恩和尚。

    沐恩的脸上掠过一丝踌躇与不舍,旋即将那柄滴血的匕首用尽力扎入了自己的胸膛。

    “唿——”满空的血花飞溅,狰狞的鬼魂、肆虐的烈焰、累累的白骨,还有那沉默无语的白玉佛像统统消失不见。

    唯有血是真实而滚烫的,沐恩向后倒下,奴心扑在他的身上叫的撕心裂肺。

    沐恩放开匕首伸手抱住了它,爱怜地轻吻它眼中滴落的泪珠,含笑道:“来世,你一定要来见我。”

    当他倒下时,禅房的景物重新回来,窗外春雨淅淅沥沥,院落里桃花盛开,在雨中芬芳吐艳。禅房里清香渺渺,几案上兀自摆放着一盏冷茶。

    沐恩的身体倒在那幅《百善图》上,殷红的鲜血迅速浸透了画面。只见画卷尾端的空白处,缓缓现出一幅画来。

    画上的僧人依然是月白僧袍,左手拥着白猫,右手紧握插入胸膛的匕首,盘腿坐在禅房之中。眼角,依稀有半滴泪珠。

    这便是《百善图》的最后一图。

    龙俪煜和游龙双双对视须臾,回想起先前在禅房中的问答。

    ——龙俪煜问:“不知缺的一桩是什么?”

    ——和尚不语,右手按住胸口。

    ——游龙不以为然道:“和尚的心里未必有佛吧?”

    ——龙俪煜微笑道:“我若成佛,心中何须有佛?”

    这一刀下去,破除心魔,终究成了佛。

    “照顾她——”沐恩眸中的光渐渐黯灭,双手抱起白猫递给龙俪煜。

    奴心呜呜悲鸣挣扎,不想离开他的怀抱。

    龙俪煜抱住白猫,道:“你放心。”

    沐恩和尚合上双目,嘴唇轻翕念诵道:“终日看天不举头,桃花烂漫始抬眸。饶君更有遮天网,透得牢关即便休——”

    禅诗诵罢,再无声息。

    “唿——”窗外有风吹来,摇落树上桃花,片片花瓣飞入禅房落在沐恩的身上。

    游龙望着沐恩的遗容,感觉自己就像在一场不真实的梦中。

    他一死解脱,留下一只寄养了自己情人魂魄的猫,还把她送给龙俪煜和自己。

    这就是所谓的“有缘人”?

    游龙的心底里蓦然生出一种出门被鸟屎砸中脑袋的感觉,怎么就中彩了呢?

    忽听到龙俪煜在耳畔低喝道:“发什么呆,快!”

    游龙一醒,立刻拔开手里小酒壶的盖子。

    壶中一束蓝光喷出,正锁住从沐恩体内冉冉升起的三魂七魄,转瞬间凝铸成一颗小小的光丸缩回到小酒壶里。

    “当、当、当、当……”

    月娥庙里响起了低沉的钟声,一记接一记不绝于耳,在春雨里杳杳飘散。

    天地之中仿似有一瞬的恍惚,只见满寺院亮起了金色的佛光,远处响起善男信女的惊叫欢呼声。

    “轰!”金光在大雄宝殿的上空凝聚成束,蕴含着沛然莫御的力量彷如一道彩虹向着月娥庙后那座乱坟岗掠去。

    龙俪煜怀抱奴心低声道:“身在黑夜,心向光明。你终究还是当年那个月娥爱上的白衣书生……”

    一滴泪落到了龙俪煜的手背上,那是奴心在哭。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