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轰!”

    两股沛然莫御的巨力被压迫到了极致,终于砰然炸开。

    同时炸裂的还有方圆数百丈的虚空,就像一颗脆弱的琉璃球般一块一块地萎缩剥落,消失了光彩,露出背后的混沌空间。

    魏枕和陆叶的身影迅速淹没在澎湃的光澜中,各自向后抛飞。

    这时候别说普通人,就是金铁投入其中也会在瞬间消融化为水汽。

    魏枕胸前的红线迅速扩大,但真正可怕的是透入体内的天帝剑意,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过他的护体关防直袭灵台道心。

    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洞天紫府在垮塌崩溃,百多年九死一生的修行成果仿佛泡沫般幻灭。

    他惊怒呼啸,头顶绽放三色华光,拼命祭出本命元神,试图垂死一搏。

    孰料元神甫从头顶冒出,还来不及完舒展,汹涌的光涛里骤然掠来两柄飞剑,一朱一碧并驾齐驱,犹如神兵天降刺入魏枕元神的双目。

    “嗬——”魏枕发出一声悠长而痛楚的嘶吼,刚刚从肉身之中冒出小半截的元神在天玑飞剑和碧鸳飞剑攒刺之下剧烈扭曲土崩瓦解,化为一缕缕光烟涣散。

    人死如灯灭,他的身躯立时僵直失去了所有的生气。

    “师兄——”徐如萱失去了魏枕的气机感应,不由魂飞天外声嘶力竭地呼喊道。

    她奋不顾身地逆向突进,接住了正往下坠落的魏枕尸首。

    人刚走,尸体尤有余温。

    徐如萱像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呆若木鸡地凝视着魏枕的脸庞。

    在临死前的一霎,魏枕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然在劫难逃。他依然以为纵使元气大伤,仍能够躲逃出生天卷土重来,就像从前每一次陷入绝境时一样。

    但这一次真的不一样,他没有机会了,永远没有机会了。

    所以他的脸上有惊讶,有疑惑,有愤怒,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与绝望。

    徐如萱仍旧不能相信,怀中的丈夫已经走了。

    百多年的夫妻恩爱患难与共,在这刻恍若一梦。

    想到青春年少时的海誓山盟,想到双双踏入仙人境的意气风发,还曾相约携手闯关天关,千年万年比翼双飞。

    就这样,统统破灭了,毁在了陆叶的手里。

    徐如萱好像捱了一记闷拳,神智恍惚感觉不到伤心和痛苦,只是反反复复在默默地念叨:“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转眼的工夫,魏枕的容貌迅速苍老,头发变得灰白脸上现出皱纹和老人斑,肌肤失去了光滑细腻,身躯也松弛下来。

    徐如萱突然觉得怀中人有些陌生,然后就有一滴热泪洒落在了他的脸上。

    “师兄……”她的胸口感到了疼,慢慢意识到已经发生的事,眼中泛起了滔天的杀意,直射向数十丈正在光澜中载沉载浮随波逐流的陆叶。

    “贱种!”徐如萱咬牙切齿,晃动身形穿梭过澎湃激荡的光流,弹指间追到陆叶身后。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报仇!

    有人杀,就有人救。

    陈斗鱼已然撑开了琅琊剑境,竭尽力地向上空伸展,千百朵青瓷般美丽的剑花漫天飞舞朝着徐如萱涌去。

    徐如萱看也不看,唯恐稍一分心陆叶就会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寒声喝道:“滚开!”

    陆叶遍体鳞伤,好在均非致命。看到徐如萱疯狂地扑来要为魏枕报仇,而陈斗鱼也毫不吝惜真元损耗开启了洞天来救自己,登时振作精神沉声道:“我可以!”

    这句话他是对陈斗鱼说的——他不愿陈斗鱼卷入到自己与雪岩宗二老的恩怨中。不管怎样,陈斗鱼是悬天观的弟子,与雪岩宗同属于道门,可不比与天魔教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何况,父仇不能假手于人,必须亲自了断。

    “唿——”徐如萱体内神光绽放,悍然催开了洞天“雪魂天”。

    陆叶的面前顿时变得白茫茫一片,时间和空间仿似远去,只剩下虚无缥缈的寂寂大雪。

    每一瓣雪花就是徐如萱的一缕剑气所化,看似轻飘飘的毫无分量,实则蕴藏着千钧地仙真元,无异于一座小山当头砸落。

    陈斗鱼的琅琊剑境顿感压力难以寸进,在半空中与雪魂天之间形成了一条青白分明的界线,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步步向她逼迫。

    徐如萱见自己的洞天压制住了陈斗鱼,双目须臾不离紧盯陆叶,狞声道:“我看你还有几道天帝剑意!”

    陆叶不答,他觉察到徐如萱眼中的伤心与愤怒,还有一抹疯狂的决绝。

    原来失去亲人的痛苦,对谁都一样,无论是仙是人,是奸是恶。

    他深吸口气,开始燃烧绿色元峰,准备破釜沉舟使用最后一道剑意。

    就在生死一发之际,雪魂天上方的天幕宛如窗户纸般被人轻轻揭起一块小角,从里头地伸出只雪白无瑕的纤手,匪夷所思地穿透过洞天遮拦,屈指弹在徐如萱刺出的青霜仙剑上。

    “叮——”那一声真好听,犹如琴弦被风拨动轻轻发出颤音。

    青霜仙剑光芒吞吐颤动不定,顿时坏了剑招节奏,继而影响到徐如萱的道心。

    她的身形略显凝滞,怒喝道:“是谁?滚出来!”

    “叮——”那只纤手再是屈指一弹,正在青霜仙剑之上。

    “叮叮叮……”电光石火之间,接二连三又是五记连弹。

    声声分明声声清晰,好似有谁在剑上演奏。

    徐如萱被纤手接连弹中青霜仙剑,说不出的难受,就像有一柄大铁锤蛮横霸道地打在自己的灵台上。一下、两下、然后三下、四下……硬是砸开一丝心灵破绽。

    只见整座雪魂天随着青霜仙剑颤栗紊乱的节奏,也变得颤晃摇坠起来,纷纷扬扬的雪花完失去了准头,像一群群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徐如萱不禁骇然,她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用这种方式轻描淡写地破解自己的洞天,且如入无人之境完违背大道常理。

    眼看对方屈起一指又要再弹,她当机立断撤身横剑,同时一收洞天,强忍悲愤叫道:“我不管你是谁,若要执意阻拦老身为亡夫报仇雪恨,便是我雪岩宗的死敌。老身纵然化作厉鬼,也饶不了你们!”

    任谁都听得出来,她的语气虽然凶悍,但气势已经明显不足。

    “烦,想多睡会儿怎么那么难。”虚空里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那只雪白的手慢条斯理地收起。从揭开的小角后,跳下一个黑衣少女。

    她固然美到了极点,却也懒到了极点,那只刚刚打得徐如萱晕头转向脾气无的手捂住红唇打了个哈欠,眼角居然还有一滴半梦半醒的泪水溢出。

    “小姐姐!”陆叶惊喜地招呼道。

    他刚才看到那只手就猜可能是商嘉禾到了,可又不敢十分确定。

    上次两人见面时,在浮羽岛联手恶战东岳真君华君岳,商嘉禾尽管已晋升地仙阶,但应对起来仍异常吃力,最后是老龙现身才解围。

    这才分手不到半年的工夫,她和徐如萱同阶对战,俨然高出一筹大有碾压之势。虽说徐如萱是地仙里的弱角色,可也不是谁都可以掐的软柿子,更何况报仇心切力发动的雪魂天,绝对是超实力发挥的作品。

    结果商嘉禾就凭一只手,轻松自如地弹几下,就逼得徐如萱生不如死,这修为进境着实骇人听闻。

    所谓人比人气死人,想想自己好不容易才爬到封山阶,看看商嘉禾若无其事就稳站地仙巅峰,陆叶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好。

    “你是南海商嘉禾?”徐如萱比陆叶更吃惊,看着眼前明眸皓齿豆蔻年华的小姑娘不由一阵凌乱!

    商嘉禾总算打完了哈欠,点点头当作回答了。

    徐如萱二话不讲,抱起魏枕的尸首身形一闪遁入虚空,遥遥冷笑道:“终有一日,我要你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陈斗鱼追之不及,蹙眉道:“哎呀,怎么让这老虔婆跑了,后患无穷。”

    商嘉禾非常无辜地道:“我怎么晓得她这么没种,听到本姑娘的名字扭头就逃?”

    陆叶道:“她是担心自己战死,无法将魏枕的死讯传出,所以宁可丢尽脸面,也要选择不战而逃。”

    商嘉禾不以为然道:“跑就跑了,大不了我跟去把她捉回来。”

    陈斗鱼哼了声道:“她是小陆的杀父仇人。”

    商嘉禾道:“那正好,下趟我陪他一块儿杀上雪岩宗。我负责打架,小陆负责报仇。”

    陆叶刚要开口,猛听底下房书平喊道:“干爹好厉害,紫青双修剑落花流水屁滚尿流逃跑啦!”

    商嘉禾瞥了房书平一眼,问陆叶道:“这马屁精是谁?”

    “他么……原先是东海珍珠湾的巡海夜叉。”

    商嘉禾“哦”了声:“不愧是我大龙宫的人,有眼色嘴也甜。”

    房书平听商嘉禾夸他,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开了花的房书平很快就和陆叶分道扬镳了,这边三人要去寻找陈斗鱼所说的仙缘,房书平怀里揣着推荐信回转东海去当小头目。

    “干爹,我在东海日思夜想等你来啊。”

    “干爹,我不在身边嘘寒问暖,你可要多加留神保重贵体。”

    “干爹,江湖险恶,人心不古,我回到东海会为你日日焚香祷告,祝你名利双收大杀四方。”

    “干爹,我真的真的要走啦……”

    房书平碎碎叨叨一步三回头,陆叶最终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进了复流的大柳河里,算是送了他一程。

    陈斗鱼瞟了眼天空中明亮绚烂的朝霞道:“此地不能久留,云窦寺的人说到就到。”

    商嘉禾问道:“那咱们去哪儿?”

    三人之中只有她能够炼虚合道,利用虚空转化抹去踪迹,以最快速度抵达目的地。

    陈斗鱼回答道:“云州,哀牢古森。”

    陆叶轻吐一口气,从越州的大柳河畔到云州的哀牢古森百万里之遥,远到对于包括自己在内绝大多数人而言,那只是个传说中的地方。

    身上的血迹未干,又将踏上新征程。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