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缕橙红夕阳的晖光温柔而悄然地轻抚在了陈斗鱼的俏脸上,如同一抹透明的霞彩。她黝黑而细长卷曲的睫毛轻微地颤了颤,缓缓从入定中醒转过来。

    面前的篝火已经熄灭,只剩下一堆灰烬冉冉飘着青烟,上头还架着半只烤熟的羚羊。

    陆叶和商嘉禾兀自在安静打坐,树上的落叶无声无息地飘下来,在即将要落到他们身上的时候被一丝微风带走。

    怎么会入定了将近三个时辰?

    陈斗鱼看了眼天色,心中生出困惑,却是蓦然一呆。

    不知何时温煦的阳光正透过树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晶莹美丽,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照射下来的光影,若隐若现的左右悠扬地晃着,四周的景物变得光亮而通透,在夕阳中散发出瑰丽的暖色。

    林子里很静,一点风吹过的声音也没有,偶然有松鼠在把松苞咬落地上,或者鸟子在骤然拍下翅子。

    仿佛在一刹那之间,上天象是忽然微笑了,发射出阳光来,向着朦胧的森林间,贯注着一道明亮的金色,每一片绿叶都欣欣向荣,拈黄的落叶变成黄金色,萧瑟老树的灰色树干也闪出亮光。本来是造成阴影的物体,现在都成了发光的东西。

    海子在阳光照射下,闪耀出金刚钻、绿宝石般的光芒,耀得眼睛睁不开。那平静的、玻璃似的、虹色的湖面,与其说是像水,不如说是浓得像油——像熔化了的玻璃。满盈盈的湖水一直溢拍到岸边,却又温柔地退回去了,像慈母抚拍着将睡未睡的婴儿似的。

    如同换了人间。

    陈斗鱼惊讶地站起身,刚准备唤醒陆叶和商嘉禾,隐隐约约地醒悟到了什么,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独自走向湖边,那里立着一条飘逸出尘的婀娜背影。后者忽然侧过脸,望向陈斗鱼。

    一瞬间,陈斗鱼就像看到了三十年后的自己。

    她的容貌几乎和陈斗鱼一模一样,只少了几分青春少女的灵动,平添了一点成熟雍容的风韵。

    她身着夜狼族独有的服饰,头顶五彩羽冠,月白色上衣衬起红坎肩,腰间系有绣花飘带,下着一条蓝色宽裤,脚穿绣花的白节鞋。

    温婉的一笑,她向陈斗鱼招呼道:“你是在找我么?”

    陈斗鱼宛若在做梦,不自禁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巫青昙。曾经我是云州神照宫的开山祖师,后来羽化飞升成为天后,再后来兵解转世,只留下这一缕元魄等你来见。”

    云州神照宫与未央宫、万象宫并称于世,是洪荒天下巫道总领,独尊南荒五千年,历史悠久犹在陈斗鱼的师门悬天观之上。

    至于“巫青昙”这个名字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光辉,引导南荒各族筚路蓝缕创立神照宫,开启洪荒天下的巫道文明。直至今日,在云州各大氏族依旧将她奉为神明,供奉祭祀的神庙遍及南荒,称颂缅怀的诗歌传说数不胜数,传唱了数千年。

    陈斗鱼的眸中泛起一层朦胧水雾,凝视巫青昙道:“这么说,我的梦是真的。”

    “那些都是前世的记忆,等着你一个个唤醒。”

    “前世的记忆?”陈斗鱼的眸光闪烁。

    “因为你,就是转世后的我。”巫青昙含笑解释道:“等你记忆彻底苏醒,我们便是同一个人。或者说,你就是天后巫青昙……”

    陈斗鱼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巫青昙,然而对方神容宁静目光坦然,分明不是开玩笑。

    她的芳心顿时乱作了一团麻,讶异、不解、怀疑、恍然……千丝万缕纠缠在一起,直到浑身冷透,从心底里燃起一簇焰苗。

    她以为她是陈斗鱼,命中注定的悬天观天才,很可能超越过开山祖师顾华醒顾真人,成就不朽的大道天途。

    突然间,有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来告诉自己,她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的转世今生。

    她叫巫青昙,是五千年前的神照宫宫主。

    如果陈斗鱼不是陈斗鱼,或许此刻早该欣喜若狂,庆幸自己得到如许奇缘,而后的登天途必将一马平川扶摇直上,重归天后仙位也不过早晚间的事。

    但陈斗鱼不是巫青昙,跟不想成为巫青昙,哪怕她曾是天后!

    如果她成为了巫青昙,那陈斗鱼又去了哪里?

    心底里的焰苗迅速化作了铺天盖地的怒火,她冷笑着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仙缘?”

    巫青昙怔了怔,察觉到陈斗鱼的反应并非自己预料中的欢喜,反而充满忿然乃至敌意。

    这是她没想到的,错愕道:“你不喜欢么?”

    “在你看来,我是不是就像一只在奔腾大江里拼命挣扎的小蚂蚁,拼命想游上岸去。然后你就可以俯低一点高贵的头颅,告诉那只小蚂蚁说:别害怕,我会让你变成一只凤凰,扑棱下翅膀就能飞过这道小水沟。”

    “可是你怎么不问问那只小蚂蚁愿不愿意成为凤凰?愿不愿意变成谁谁谁?”

    巫青昙笑了,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你从来都不只是小蚂蚁,天生便是一只翱翔蓝天的凤凰。你也不用变成谁谁谁,因为你就是我呀——只不过因为转生暂时被封印了前世的记忆,等到你勘破天关晋升仙位,便不会这么想了。”

    “凭什么我一定要是你,而不能你就是我?”

    “什么意思?”

    “有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千年多前有个叫庄子的人,有一天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梦醒之后发现自己还是自己,于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梦到老庄的蝴蝶呢,还是梦到蝴蝶的老庄。”

    巫青昙哑然失笑道:“那不一样。何况不管你愿意与否,我的记忆都会一点点苏醒。你无法拒绝,而且也没有必要拒绝。你这二十余年的记忆并不会因为我的觉醒而被抹杀,只当是行走人间又多了一番阅历而已。”

    陈斗鱼漠然道:“是么,走着瞧吧。”

    巫青昙微微蹙眉,完没有预料到和自己的后世之身相见会是这么一种尴尬局面。

    不错,自己转世已然大功告成,只要陈斗鱼不半路夭折,花点时间,再次登天不是难事,到那时,一切还可以从头来过。

    她轻轻叹息声道:“我明白了,你不想走别人安排的路,其实我又何尝不是?但凡有一线生机,我又何苦冒万世沉沦的凶险,踏上兵解转世一途?就像你说的,岁月悠长世事无常,走着瞧吧。”

    陈斗鱼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又如何能将这缕元魄留在人间多年?”

    “别着急,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等你记忆苏醒,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何必故弄玄虚,无非是有人暗中襄助你罢了。”

    “不错,离题不远。”

    她转回身面对波光粼粼的湖水,轻声道:“这故乡的海子,怎么看都不会厌倦啊。当年我离开这里,去天上找寻不朽之路,究竟是对是错,是不是值得?也许,这个问题需要等你来帮我回答了……”

    默然半晌,遥望远方天际最后一线即将隐没的晚霞,巫青昙问道:“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少年叫陆叶,是陆饮雪和叶还虚的儿子?”

    陈斗鱼怒道:“你偷窥了他的记忆?”

    “我只想弄清楚和你在一起的人究竟是谁。你好像很着紧他,那你想不想晓得他心里最在乎的人是谁?”

    “无聊。”

    “再无聊,也是命啊。如果我说你前世欠他太多,今生或许要以命相偿……你会不会后悔认识他?”

    “我为什么要后悔,至于你有没有欠他的,与我无关。”

    巫青昙不置可否地垂首轻笑道:“嘴硬!回头不妨告诉他,想见他娘亲就早日登天。还有那个姓商的小丫头,可能和你一样也是转世之身。不过,她的身上有丝危险的气息,你不要和她太亲近。”

    陈斗鱼诧异道:“你认识叶还虚,她还活着?”

    “你果然最关心的还是他的事。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叶天后,若非因为她又岂会兵解转世?顾华醒不是还躲在东海小渔村里么,还有未央宫的凤来仪,云窦寺的彼岸雪庭和尚,南海琼崖剑派的廖悠然……”

    她的眼中隐约闪烁着一点兴奋的光芒,徐徐道:“他们开创的宗派你和他尽可去得百无禁忌,当然也包括我的神照宫。”

    陈斗鱼听巫青昙轻描淡写地说着,心头震撼无以复加,忍不住追问道:“你们之间藏着秘密?”

    “天不生叶还虚,万古如长夜——你只要晓得这点就好,更多的,现在还不到时候。总之,这少年,或许能像这月亮……”

    她望着将将升起的明月,轻笑道:“你看它的光彩,都是因为那太阳在燃烧。”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