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商嘉禾在前开道,一个个敢上来截杀围堵的永贞殿巫师剑士被打得纷纷飞起,不能迟滞三人分毫。

    陆叶祭出天德八宝炉,朱雀凌空翱翔,挡下此起彼伏的巫术仙宝轰击。偶有漏网之鱼,陈斗鱼拂尘一扫也就飞荡出去。

    凌花婆婆身经脉受制动弹不得,索性听天由命闭目等死。突然她睁开眼睛,前头一座十三层金色高塔正与自己飞速拉近距离,不由怒容满面嘶声喝道:“放开我,祖灵塔是神殿禁地,你们竟敢擅闯!”

    随着她的嘶吼,一群群神殿门徒冲了上来不顾一切地试图截杀三人。

    然而所有的义无反顾,在商嘉禾面前都只是螳臂当车。她甚至不用看来的何人来自何方用的何种招式,一拳到底锐不可当。

    三人带着凌花婆婆势如破竹,转瞬间冲到了塔底。

    暴风骤雨的攻杀遽然消失,天地仿佛在一刹那宁静定格。

    拱卫者们面容悲愤,咬牙切齿地盯着这三个入侵祖灵塔的异域男女,却不敢越雷池半步。

    陆叶在入塔时,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心头触动滋味莫名。

    他对这群要与自己拼个你死我活的敌人肃然起敬。拥有百死无悔坚定不移的信念与信仰,纵使明知飞蛾扑火也义无反顾。他们望着祖灵塔泪流满面,失声痛哭,只因为守护了万年的心中圣地遭到外来者的玷污。

    陆叶忽然想起了爹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始终相信,人间有律法。律法之上有道德,道德之上有信仰。在信仰之上还有什么呢?有我们头顶的星空。”

    是的,道德之上有信仰,信仰之上还有我们头顶的星空。

    “你们胆敢触犯巫域祖灵,我诅咒你们永世被恶灵缠绕,生受千刀万剐,钻心剜骨,剥皮抽筋!”

    凌花婆婆的恶毒目光扫视过陆叶三人,突然朝着塔外的信徒声嘶力竭地喊道:“杀啊,就算为此粉身碎骨也不能让他们践踏祖灵……”

    陈斗鱼挺秀的眉毛微微蹙起,弹指将她点晕,飘身进入到祖灵塔中。

    充盈纯净的巫祖灵气宛若温泉水一样霎时将四人包容,没有一丝一毫的隔阂排斥涌入到体内,顺着经脉游走周天化为滚滚元气注入丹田,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甘霖豪雨。

    陆叶觉得当下的这感觉很像万年玄潭的潭底,但这两种灵气截然不同,甚而巫祖灵气还要略胜一筹,显得更醇正幽远,如同深埋地下许多年的陈年老酒,入喉熏然飘飘欲仙。

    众人精神大振,定睛观瞧祖灵塔的底层空空荡荡,除了四壁上年深久远的彩绘图画外别无他物。

    但就在这时那些彩绘画卷上的人物与仙禽圣兽流光灿灿,竟似要活了过来。

    陆叶凛然掣剑,便听陈斗鱼清冽如泉般的嗓音低念出一段连他也听不懂的巫门真言。

    下一刻,彩绘画卷停止了躁动,焕发的光华亦徐徐黯淡下来。

    商嘉禾奇怪地望着陈斗鱼道:“你怎么知道如何破解祖灵塔的巫法禁制?”

    陈斗鱼反问道:“嗯,想学?”

    “听着挺好玩,但我很忙,没空啊。”商嘉禾很认真地想了想,遗憾地拒绝道。

    塔外人影一闪,丁鹿德、靳东来、鹿朝闻、李圣婴和靳朝夕五人鱼贯而入。

    陈斗鱼眸光一凝,语音冰冷地喝问道:“谁准你们进来的?”

    陆叶怔了怔,觉得陈斗鱼此刻说话时的语气神态蓦然变得有点陌生,仿佛又恢复到自己初次与她见面时候的模样,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鹿朝闻等人与陈斗鱼今天才认识,自然不会有类似陆叶的感觉。但入塔的这五人都算得上巫域首屈一指的无上至尊,乍听陈斗鱼用训斥的语气说话,心里顿生反感。

    陈斗鱼好似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善,略略缓和道:“此处是永贞殿的禁地。”

    靳朝夕冷哼道:“你能进,我们不能进?”

    塔外响起肇方秤的声音,说不上是欢喜悲伤还是惆怅解脱,也许只有他自己能分辨,带着几分颤抖道:“原来你是祖灵等着的那个人?!”

    “什么?”所有人中除了肇方秤外只有日月神殿天巫鹿朝闻面色大变,难以置信地凝视陈斗鱼,“怎么可能是域外之人?!”

    肇方秤走进祖灵塔,摇摇头道:“域外之人?她不是!”

    他来到陈斗鱼的面前,好似一身的敌意、怒意、悲凉都被留在了祖灵塔外,神容平和恭敬谦逊地俯身施礼道:“拜见青昙天巫!”

    陈斗鱼侧身让到一旁,避不受礼,冷冷道:“我不是巫青昙。”

    肇方秤侧身再拜姿势不变,执拗道:“能够以‘长明咒’操控祖灵塔禁制的,只能是历代天巫。青昙天巫,神殿欢迎你回来。我们守护着祖灵,已等候了你五千年——”

    陈斗鱼的眉宇间浮现出一丝罕见的烦躁,嗔怒道:“我说了,我不是她!”

    众人安静地听着两人交谈,心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对于巫域众人而言,天巫巫青昙的名字如雷贯耳。在近万年的岁月里,她是唯一一位羽化飞仙的天巫,堪称传奇中的传奇。

    靳东来惊疑不定地打量陈斗鱼,深吸口气咕哝道:“怎会……”

    陆叶连日来的许多谜团豁然解开,凝视着陈斗鱼那双深深隐藏一丝惊惶与愤怒的明眸,徐徐道:“心中斗鱼,梦里青昙。本无一物,何来尘埃?”

    陈斗鱼心弦剧颤,记起了那天晚上在哀牢山的湖畔,听陆叶讲起的那个故事。

    心中斗鱼,梦里青昙;真实在我,幻梦归她。

    原来,自己从神魂坠入那个循环往复的怪梦起,便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而世间,本不是非黑即白。

    陈斗鱼也好,巫青昙也罢,不过是大道物化一场幻梦。

    她就是她,此刻她就是陈斗鱼,哪怕所有人都当她是巫青昙。

    这就够了。

    她的执念既消,轻轻地舒了口气,陈斗鱼向陆叶绽开出一抹只有他才懂的微笑:“我真是梦见了蝴蝶的老庄。”

    商嘉禾在一旁晒然道:“我倒觉得蝴蝶若是梦到了你,是它天大的不幸。”

    丁鹿德眨眨眼,满是好奇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听上去很有趣的样子。”

    陈斗鱼不答,一拉陆叶道:“走,我们去塔顶。”

    众人或心事沉重或满腹疑窦,还有几分尴尬地尾随陈斗鱼一路来到祖灵塔的塔顶。

    塔顶有间约莫方圆三丈的斗室,正中的神龛里供奉着一尊巫祖金身像,与人等高栩栩如生。

    金身像的面容无奇,唯独眉心有一处微微凸起,隐隐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神龛前有一座丈许方圆的小祭坛,底层四方上层浑圆,四周矗立着十二根上白下黑的铜柱。从塔尖泄落下来的黑色圣瀑笔直地倾泻到祭坛中心一盏悬浮的玉盘里。

    玉盘色泽光润焕放出柔和的乳白色雾华,边沿上有一小朵巫域常见的曼陀罗花。

    无论多少的巫祖灵气从天而降注入到这浅浅的玉盘里,却像是永远也不会盛满溢出。

    和底下的十二层不同,顶层的四壁没有任何的图画,也未曾察觉到特殊禁制的存在。但没有人敢肆意走动,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地放轻了。

    这里是整座巫域最神圣的地方,是奉养巫祖留在世间最后一缕元魄的圣地。万年以来从未有人踏入,而今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

    鹿朝闻、靳朝夕、李圣婴、靳东来、丁鹿德,这五个叱咤巫域的神教至尊们此刻一个个颤抖着双手虔诚地五体投地,向神龛中那尊静默了万年的金身像顶礼膜拜。

    陆叶和陈斗鱼也用洪荒大礼向这位舍生取义再造巫域的奇人默默致敬,唯独商嘉禾背负双手站在最后面,漆黑的眸子忽闪忽闪环顾四周,最终又落到巫祖的金身像上,眉头微蹙困惑地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陆叶抬起身,低声道:“巫域的本境福主庙里很多地方都会供奉巫祖神像,你是不是在那里看到过。”

    商嘉禾抿着唇,摇摇头自嘲道:“或许我也做梦了。”

    肇方秤三叩九拜念念有词,足足花了半柱香的工夫才祷祝完毕。

    忽然,金身像上的那处凸起渐渐亮了起来,随即纯净的光华如涟漪般缓缓蔓延到整尊金像。

    众人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凝视着。

    一道淡淡的光影慢慢从金身像里走出来,踏落到祭坛之中,一脚踩在那悬浮的玉盘上。

    “呜——”从塔尖流淌下来的黑色飞瀑顺势流入到光影里。光影逐渐凝实,变得和真人几乎一模一样,看向陈斗鱼微笑道:“你终于来了。”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