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下方滚滚升腾的烟气中,一座大城遥遥在望。

    陆叶往下俯瞰,黑色的城池里许见方,赫然升腾在数十丈的虚空中,犹如浑然一体的巨型防御法宝在红月底下闪耀着森冷的金属光泽。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呼吼声飘忽着传入耳际。

    铺天盖地的阴魅犹如群魔乱舞,从四面八方疯狂地扑向城头。

    城池底下的地面上,至少还有两三千的阴魅因为受到护城法阵的压制无法飞起,仰面朝天张牙舞爪,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城头上的守军经过连日血战,目测只剩下不到四五百人,人人负伤依旧在浴血奋战。

    许多受困滞留在城内的幽渊游侠和居民帮助守军和突入城中的阴魅战成一团。一旦城池被破,除了少数人可以通过祭坛转运到邻近一层的幽渊侥幸逃生外,大多数人势必死无葬身之地。

    一个身高马大的鬼将立在城楼上和麾下的十几个亲兵结成个小型圆阵搏命苦战,虽然他以一当百勇不可挡,却也激发起阴魅更凶狠的围攻,情势岌岌可危。

    “是将军!”阿文拔刀就要往下冲。可没奔出几步,腰间一紧系着的绳索又把他拽了回来,急得他回头乱砍,朝商嘉禾怒吼道:“放开我!”

    商嘉禾没理他,望向陆叶、龙俪煜和卫似远道:“比比看,谁先杀上城头?”

    “背面的阴魅交给我。”陆叶一笑,当先认领任务。

    “左边我来!”卫似远面露杀气。

    商嘉禾瞟了眼卫似远道:“俪煜,剩下右面的给你。”

    阿文和三眼蛤蟆急了,齐齐问道:“那我们呢?”

    商嘉禾收了魔兵,道:“你俩跟我冲!”话音未落,揉身杀向酆都城正面密密麻麻的阴魅大军。

    阿文和三眼蛤蟆只觉腰上一松绳索消失不见,两人凌空跌下,仗着皮厚在地上滚了几圈也没伤着,抖擞精神掣动兵刃追赶商嘉禾去了。

    外围的魑魅魍魉和阴物察觉到有人靠近,而且闻着气味正是他们最喜欢的阳间血食,立刻争先恐后转过身来扑向商嘉禾。

    商嘉禾的右手五指凝攥成拳,一边冲一边轰。

    “呜——”幽暗的天地之中遽然亮起一道青色的华光,如澎湃汹涌的光焰之河碾压虚空凿穿混沌,一瞬间将数以百计的阴魅扫荡干净,无声无息地化为丝丝黑气消融泯灭。

    “哇啊?”三眼蛤蟆张大嘴,难以置信地瞅着眼前这一幕,从骨子里生出一缕寒意。

    要知道在幽渊,任何法宝和法术的远程攻击都徒劳无用,会被混沌之力扭曲消解。所以此刻攻守双方都没有使用阳间常见的弩炮弓箭,酆都城本身亦不惧怕会有高等阶的阴物抑或魑魅魍魉居高临下对准城池薄弱部位狂轰乱炸。

    在这里最实用的战法,永远都是短兵交接近身搏杀。

    然而商嘉禾的这一拳贯穿长空,浩浩汤汤犁庭扫穴。丝毫没有受到混沌之力的牵引。

    三眼蛤蟆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辍到她的身后,看到景象更加清晰,一拳击出的青色光河宽逾三丈,一路笔直往前挺进锐不可当,直接将一束混沌乱流拦腰冲断!

    刹那间拳锋势如破竹从阴魅大军的阵列中穿透而过,二三百号魑魅魍魉和各种阴物拳下成灰,气贯长虹不休不止直朝城墙砸去!

    “啊呀完了!”阿文失声惊呼。

    虽然酆都城是五岳庙集数千年天地精华之气炼铸的幽渊至宝,实战中足以挡下真仙一击,可目睹商嘉禾的拳锋神威,阿文仍禁不住心里打鼓。

    城头上的守军也看到了,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眼睁睁看着青色的光河轰来已不及躲闪。

    “唿——”眼看拳锋即将砸中城头,恢弘的青色光华蓦然涣散,如同缕缕青烟从人们的面前吹拂而过,渐渐融化进虚空里。

    所有人看着这神奇的一幕,一霎间变得鸦雀无声。

    商嘉禾面含冷笑从那条用拳头打通的宽阔大道当中走过,阿文和三眼蛤蟆左顾右盼亦步亦趋紧跟在后不敢落下半步。

    “桀桀戛戛……”

    两旁的阴魅闻到精血气息,凶暴气焰愈盛,竟然舍下围攻的城池,幕天席地扑向商嘉禾。

    阿文和三眼蛤蟆顿感眼前一黑,宛如被排山倒海的潮水吞没。自己伫立在混沌虚空之中,和两块孤零零的礁石没两样,不由得为之色变。

    “呜、呜、呜——”耳畔拳锋呼啸如惊涛拍岸,一道道青色的拳芒刺穿千百阴魅直透苍穹。

    炫目的光焰完掩盖住酆都城护城法阵所焕放的光彩,将半边幽空照得亮如白昼。

    一道道黑色的阴魅影廓在强光里如汤沃雪灰飞烟灭,商嘉禾骄傲地屹立在青色的光海之心,娇躯不动如山睥睨四野,很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抱怨道:“怎么一个像样点的阴神鬼仙都没有?”

    阿文和三眼蛤蟆哑口无言,霍然发现自己的身周已然空荡荡看不到一条阴魅踪影,激荡席卷的青色光澜彻底覆盖了酆都城正面的百里虚空,好似大雪无痕青茫茫一片落得干净。

    城头寂静了须臾,突然爆发出一阵石破天惊的欢呼声。

    几乎不分先后,在他们的身后,酆都城背面的城头上亦是欢声雷动——

    陆叶的身影切入酆都城背面的阴魅大军阵列。

    他的修为境界与商嘉禾相比望尘莫及,所以也没法像后者那样用拳头轰出一条路来解决战斗。陆叶终于懂得,所谓大道至简,就是最简单粗暴,他晓得如今自己还做不到,但他当然有自己的方式开道。

    天德八宝炉器灵幻化的朱雀在前方飞速掠过,烈焰熊熊所向披靡。源于天界的圣火无疑是幽渊阴魅最可怕的克星,即使如今的仙炉只能发挥出不到五成的威力,对付这些不成气候的幽冥凶顽依然绰绰有余。

    陆叶左手水灵鞭右手桃晶剑,远交近攻风卷残云,阴魅大军鬼哭狼嚎如潮水一样往两旁逃散,却仍旧逃不过碧鸳飞剑和天玑飞剑的来回飞纵绞杀。

    他的杀伤力不如商嘉禾,但打得更好看,各种仙兵魔宝姹紫嫣红流光溢彩,所过之处阴物厉魄成片成片地被抹杀殆尽,就像在田野里收割庄稼。

    偶尔被几个道行深点的扑到身前,陆叶手起剑落一剑一个统统解决。

    他看着走得不快,然而眨眼的工夫已杀透重围来到酆都城前,背后是七零八落十不余二三的孤魂野鬼。尽管还有不下两三百号,却已教陆叶摧枯拉朽的气势压倒,纷纷亡命溃散。

    陆叶的四周骤然一空,拔剑四顾已无敌踪。

    他飘身落到朱雀背上,收回水灵鞭与碧鸳、天玑两柄飞剑,遨游于酆都城的城楼上空,一边向下方欢呼雀跃的守军抱拳致敬,一边将目光投向左右两面战场。

    龙俪煜的骨子里和商嘉禾同样的心高气傲,虽然不声不响可心里的争雄之念异常炽烈。因此她几乎从一开始就力以赴,想第一个抢到城头,至不济也不能落到陆叶和卫似远的后头。

    对面的卫似远倒不在乎快慢,一杆魔戟上下翻飞如大雪纷飞寒光烁烁,三丈之内风雨不透无敌无我,在乱军丛中左突右闪反复绞杀,让人看得最是热血沸腾。

    “援兵来了,杀出去,一个不留!”

    负责镇守城池的鬼将陈遍体鳞伤,高举一柄大斧头从城头一跃而下,朝着溃散的阴魅大军杀去。

    在他身后阴兵鬼卒士气高涨骁勇出击,向城外溃不成军的阴魅发起反攻。

    虽然地面上还有一两千阴魅大军,却是群真正的乌合之众,道行最高的也不过培元阶,早就乱糟糟不知所措地漫山遍野到处窜逃。

    陆叶看到大局已定,索性将朱雀也收了,跃落到城头把崖山桃晶剑随手斜插,拿出应真寺送自己的那一小坛红醅酒,舒畅地抿了一小口。

    酒不多,省着点儿还能多喝几口。

    忽然旁边伸过来一只白净素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夺过小酒坛,径自往嘴里豪迈地灌了一大口,陆叶眼角一抽,叹气道:“这酒太烈,对皮肤不好。”

    这话立竿见影,商嘉禾立即停手,摇了摇空空如也的小酒坛,抱怨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喝急了点儿。小陆,还有没有,交给姐姐好不好?我晚上正缺个东西泡澡!”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