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陆叶将商嘉禾横抱在胸前,缓步浪迹在灰败的虚空中。

    没有日月晨昏的变化,也没有春夏秋冬的更迭,他无从知晓两人在这座混沌天地里流浪了多久,还要流浪多久。

    “每天”,他就这样抱着她不停地往前走,宛如逆旅游客。

    累的时候就停下来打坐修炼,练掌习剑,再参悟“青龙刀诀”的悲欢离合画卷。

    这是一座死寂无人的绝境,没有空间的变化也感受不到光阴的流逝,更寻找不见来时的路。

    陆叶沉下心来,不着急不绝望,一边前行一边耐心地守候商嘉禾苏醒。

    这一次,她是真的睡着了。

    联想到第一次相逢时,她便是在重伤之后进入俞伯伯的青台灵境中沉睡疗伤,陆叶反倒期望商嘉禾能够睡得稍久点儿,彻底将伤养好痊愈如初。

    幸亏在水晶洞天里他整整独自渡过了三年,所以眼下这般孤独一人的情形也不算太难过。

    况且,他还抱着一个人,抱着能够走出这座绝境的希望,万一呢,刚好那时候她忽然醒来。

    爹爹在世时曾经说过,人世间最高的智慧便包含在了四个字里:“等待”和“希望”。

    就在这等待和希望中,他不断前行。

    他一次次在悲欢离合的画卷里徜徉游历,点点滴滴的感悟犹如万涓成河,不单单是对刀诀的掌控修炼,更是道心的打磨与精进。

    如果换个人,就这么漂泊在灰败虚空里,十有早疯了。但是陆叶却总能把枯燥寂寞的日子过的充实,不荒废一刻光阴。

    若干年之后回首,陆叶会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这段孤独修行的岁月对于他是何等的珍贵与关键。让他有充裕而平静的机会,沉淀数年所学,梳理诸般绝学,融会贯通厚积薄发。

    不管是俞西柏还是顾华醒,都曾经指点过陆叶。

    种种际遇与形势使然,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已从辟海阶提升到封山阶。

    或许对于陈斗鱼、商嘉禾这样的天纵奇才,这样的速度还是太慢。而对于陆叶而言未必是好事,甚至会留下根基不稳道心不固的隐患。这种隐患在归元阶甚至金仙阶之前都不会有太大问题,然而当他要向天君、天帝宝座乃至始祖发起冲击时,便很可能成为致命软肋。

    天路漫漫,虽然长远但容不得一丝差池。

    修炼行路的闲暇之余,陆叶不停地思索如何离开这座绝境。

    如果商嘉禾苏醒,或许凭借她的青阳钟能够打破虚空桎梏重返幽渊,自己却好像没这能力。

    但陆叶从来不是轻易服输的人,在反复推演思量之后,他决定试一试凤凰双翼。

    无论如何,至少可以试一试。

    他凝起一缕意念唤醒在“人间世”元峰巫祠中沉睡的凤凰元胎,两股浓烈的热流顿时升腾,透出双肋在背后撑起一对长逾六丈的彩翼。

    灰败的虚空里顿时亮了起来,缤纷的光彩如水波纹一般往四面八方扩展,直至接近方圆十里才达到极限戛然而止。

    陆叶心无旁骛地感受着四周时空的异动。虚无的空间里,好像有一缕细微的清风悄然拂起,原本混沌的天地犹如轻纱般被微微掀起一丝缝隙。

    他不由一阵欣喜,连忙聚精会神地运用天眼神通继续观察,就“看到”那扬起的缝隙之后,又是层层叠叠的混沌,无序的糅合卷裹成一团,仿佛没有边界。

    陆叶倒吸口冷气,刚刚生出的欣喜与期待立刻荡然无存。这座混沌绝境的广阔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以自己当下的修为和凤凰双翼破碎空间的能力,可能花几辈子的光阴也无法破茧而出。

    何况,施动凤凰双翼耗损的真元过于庞大,也根本不可能支撑他无休止地往外开拓。

    他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岁月里,每天坚持不辍地修炼,可怎么也无法得到丹田气海的一丝响应,只能在黑暗中奋力而无望地摸索,相信天道酬勤,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只是那时候,有父母的陪伴与鼓励,有未来无数可以憧憬幻想的日子。而此时此地,他孑然一身流落到虚无深处,甚或感觉不到明天在哪里?

    怀抱中的商嘉禾睡得安稳,伴随着匀细的呼吸轻微起伏。

    不知何时,她的双臂环绕到他的脖颈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蜷缩在陆叶的怀中。

    陆叶不晓得商嘉禾什么时候会睡醒,但他可以保证当她醒来的第一眼一定能够看见自己。

    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最初相识的情形,在俞伯伯的青台灵境中,一个天籁般的嗓音笑着对自己说:“小姐姐我名叫商嘉禾,没得商量的商……”

    再往前,他问她:“小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她丰润的唇边逸出一丝笑意,回答说:“想知道我是谁?撩姐你还嫩了点儿。”

    陆叶的脸上不觉漾起一抹偷笑的快乐,抬手细心地替她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而后拿出那一小坛红醅酒,小小地啜了一口。

    耳畔,忽然又响起他在巫域祖灵塔顶和陈斗鱼的对白——

    “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商嘉禾?”

    “我哪有,你哪里看出来的?”

    “你看,我都把秘密告诉你了,你可不能骗我。”

    “也许有那么一点点……。”

    “你确定,只有这么一点点?”

    “我也说不好。哎,我可不想做你的情敌。”

    “我改主意了,我决定以后喜欢你。”

    “你喜欢过我吗,多不多?有比商嘉禾多一点儿吗?”

    “快点儿说,我都告诉你了!”

    “我不知道。”

    “那就是没有咯?”

    “我,我也不确定……应该也有那么一点点吧?”

    “一点点是多少,到底有没有比商嘉禾多一点儿?”

    “能不能容我好好想一想,等想好了回头再告诉你?”

    “你慢慢想,想明白了。但是,不准比她少!”

    “什么?”

    “什么什么……反正我不能比她少!”

    想到这里,陆叶不禁笑了。

    很久不见陈斗鱼陈真人了,她在巫域还好吧?

    陆叶不清楚她执意留在巫域究竟为什么,但想等自己完成这次幽渊之行陪着商嘉禾前往三清山时,说不定能够重逢。

    一想到会再见到陈斗鱼,他的心情立时变得敞亮起来,凝定意念重新展开凤凰双翼,真元汩汩绵绵地流淌灌注,双翅拍击虚空掀起一蓬绮丽的光澜向无尽之处翱翔。

    这一次,陆叶明显感应到了虚空的波荡。在彩翼光芒的映照卷涌之下,混沌世界的面纱终于被一点一点揭开,令他不再有无论怎么跋涉始终停留在原地的错觉。

    可惜代价惊人,陆叶自感只支撑了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就不得不收敛双翼停下休息。

    他吞下一大口杨枝玉露,开始就地调息打坐,运转天德八宝炉弥补真元的亏损。

    一颗颗金津玉液宛若滂沱大雨般泄落,滋润哺育着浩渺无垠的丹田气海,只剩下小半截的金黄色人间世元峰艰难地徐徐壮大抬升,天晓得过了多久才重新露出了海平面。

    虚空中的混沌之力为天德八宝炉提供了永无枯竭的浩瀚源泉,也使得他的真元之中隐隐多了一缕极阴之气。

    等元峰差不多抬升到顶点,陆叶收功起身打开凤凰双翼继续启程。

    就这样,他飞行了一小段时间,又耗费千倍万倍的辰光来修炼恢复。到后来陆叶也懒得去计数自己到底飞了多远,又在这座虚无绝境里困了多久。

    奇异的是,唯有在舒展凤凰双翼飞翔的时候,他才能隐约感受到光阴的缓慢流淌,而混沌的虚空亦在一点点地漂移。

    只要一收起双翅,一切立即回复到最初的情形。

    如此循环往复了十次百次千次,陆叶施展凤凰双翼能够坚持飞行的时间越来越长,所需恢复的速度亦越来越快。

    他的五座元峰被轮流着一次次损耗殆尽,又一遍遍凤凰涅槃般的重生,千百次打磨锤炼下来变得超乎异常的坚凝纯净,如同一把千锤百炼的宝刀即使藏在匣中也依旧能够感应到风华初露的锋芒。

    这一日风雨如晦,天上蓦然飘起了丝丝细雨,湿冷刺骨洒落到陆叶的身上。

    陆叶突然纵声长啸,怀抱着商嘉禾像个疯子般在无人的虚空中蹦跳翻滚,任由雨水打湿衣发,湿润了眼眶。

百度搜索 太上仙歌 爱搜书 太上仙歌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太上仙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牛语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语者并收藏太上仙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