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伽椰子日记》

    7月26日

    今天,这个叫村上的业务员带着他一家人搬进我的房子。他们冒冒失失的闯进我成长的家,一副这里是属于他们的模样,将家里我精心布置的一些细节改得面目非。还把在我出生之前就种在庭院里的柿子树,以及底下埋葬着“小黑”的樱花树都给砍掉了。

    7月30日

    村上家的这些人,竟然敢把我在小学的时候所做的花坛给拆毁了,还将我在中学时候种植的蓝莓树整株拔起。

    8月4日

    村上一家是我的敌人!这些家伙成天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看得我异常恶心。就是因为有这些独占幸福的人,幸福才不会眷顾到我!

    ……

    神尾精神萎靡地走进医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他家住得远,这几日又值晚班,索性就在警察局的单身宿舍凑合几晚。

    可能是最近身体太过疲劳了,以至于产生幻听还是什么原因,他睡觉时总是觉得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在空荡荡的宿舍里反复回响,空洞得有些渗人。

    但真去开门,永远没人。

    这声音吵得他两天都没有睡得舒坦了。

    还有饭冢这小子也不知怎么了,已经两天没来上班,电话总是无人接听,去隔壁宿舍敲门也没人。

    不过前阵子听那小子说在老家谈了个女朋友,近期要来东京看他,也许这两天是偷懒陪女人去了。

    要不了多久,他也会从隔壁的单身宿舍搬走了吧。

    神尾一边想着一边打听到了铃木信之的病房。

    推门而入,病房里除了铃木信之和他的姑姑,还有一个看上去很衰气的中年男子,正一脸忧愁地坐在病床边。

    病房里无人说话,只有偶尔谁发出一声叹息,气氛十分压抑。

    信之靠坐在床上,对神尾开门进来的声音毫无反应,低垂着头,不短的黑发刚好遮住眼睛,手里抱着一个看上去很旧的布娃娃,臂弯轻晃,嘴里还低声哼着一些轻柔的调子。

    他本就是个长相秀气的男孩,再加上这样的动作,看上去真像是一个在哄宝宝睡觉的女性一般。

    “信之还好么?医生说了是什么情况没有?”神尾越看越觉得怪异,于是开口打破沉默。

    中年男子看清了神尾出示的警官证件,快步走来鞠了一躬,客气地说道:“警官你好,我是信之的父亲铃木达也,那天晚上我正好在加班,劳您费心了!”

    响子也起身打着招呼:“神尾警官辛苦了,饭冢警官没有来么?”

    “啊,饭冢他这两天请假了。真看不出来,信之这么大了还喜欢玩布娃娃啊?”神尾收起了证件,来到病床前仔细观察信之,可他仍自顾自抱着娃娃,并不抬头。

    “唉,也不知道怎么了,从那晚开始就一直对外界的动静毫无反应,叫他也不会答应。”达也跟了过来,唉声叹气地说道,“而且不知他从哪里找来了这个布娃娃,整天整天抱着不松手,他小时候明明不喜欢玩这些的。”

    “做过检查了吧?医院的结论呢?”

    “部都检查了一遍,医生说身体指标一切正常,很可能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造成大脑暂时屏蔽了外界的信息。”

    “那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呢?”

    “医生也无法确定。”

    神尾拿着小本记录,也不知是否错觉,他刚才看到信之手上的布娃娃眼睛动了一下,像是瞄了他一眼。

    “那晚信之独自在家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有谁知道么?”

    “我当时在公司做事,因为最近都很忙,所以信之经常晚上一个人在家,他也挺习惯的。”达也认真地回答着,“我也回家检查过,除了电视机坏了,其它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

    响子也努力回忆了一番,说道:“当时我和齐先生到达的时候,齐先生就是上次您见到的那个年轻人,信之是倒在电视机前面的,看上去应该是和平常一样在看电视。不过当时电视已经是雪花屏幕了。”

    “对了,这个齐先生不是日本人吧?他住在哪里呢?”

    “他是华夏人,听说近些年一直在东京写作。他刚买下了我们公司的一处房产,就在东京近郊,具体地址是这里。”达也顺手用一张苹果的包装纸,将地址写给了神尾。

    神尾拿过地址一看,顿时愣住了。

    又是那处前几日才和饭冢讨论过的邪门房子。

    ……

    神尾回到了局里,头脑里一直在想着房子的事。

    佐伯家、小林家、村上家到现在的铃木信之,这些不正常的事件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呢?

    他想和饭冢一起再商量一下,看对这个房子是否有必要进行深入侦查。

    想到这,他干脆起身朝局里宿舍楼走去。

    都脱岗两天多了,这小子也该回来了吧。

    “饭冢!饭冢你在不在?”神尾大声拍着门,依然无人应答。

    他站在门口,摸出一支香烟点上,对饭冢的杳无音讯感到有些气愤。无论去哪也应该跟搭档说一声,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拨打饭冢的手机,仍然是无人接听状态。

    正要挂断电话时,他突然觉得好像哪里有手机铃声在响着,声音很微弱,但毫无疑问就在附近。

    竖着耳朵仔细分辨着声音的方位,他的视线跟着缓慢移动,最终停留在饭冢宿舍的门口。

    再打了一个电话,确定了铃声来自门内。

    手机在宿舍里?

    那饭冢人在哪?

    神尾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他立刻跑到后勤科,从管理宿舍的同事手上取到了饭冢的宿舍钥匙。

    “饭冢!我是神尾,你再不说话,我就要开门进来了!”

    神尾大喊一声,然后用钥匙打开门锁。

    这间屋子在背阳处,此时又没有开灯,显得特别阴暗。

    神尾眯着眼睛适应了一阵。待他看清屋内情况时,这个一辈子见过不少尸体的老警察登时被吓得后脊冰凉、头皮发麻。

    他知道自己每晚听到的敲门声是什么了!

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鬼众魅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纸皮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皮青蛙并收藏百鬼众魅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