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孔子有曰,人配衣裳马配鞍,狗配铃铛跑得欢。

    那齐子桓作为新时代小镇青年,首先需要配置当然就是房子。

    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就经常和对面黄老头边下棋边念叨,说要多攒些钱买套小房子,以后给子桓和小惠做新房用。

    现在齐子桓虽然把女主人弄丢了,可毕竟还是达成了买房成就,并借此一举闯入了小学同学张小花未来夫婿潜力榜的前五十名,成为本月度最大黑马。

    买房置业这么大的事儿,齐子桓觉得于情于理都应该和爷爷汇报一下。

    反正店中依然没有生意,他索性关门几天,回了趟山区老家。

    ……

    在老宅后院烧了些纸钱,又陪着爷爷絮絮叨叨说了会话。

    齐子桓回忆起几个月前从这挖出木箱的那天,那也是他人生命运转折的开始。

    本以为纸人纸马开坛做法都是些骗钱混饭的伎俩,没成想才一年不到,这些已经成为了他谋生保命的手段。

    东西既然是爷爷留下的,爷爷是否也曾练习过百鬼众魅图的功法?

    可如果爷爷明知人鬼妖魔并存于世,干嘛还要在他初中数学物理两科不及格时,生生按着他打断了一条戒尺呢。

    想到这,齐子桓就觉得自己非常委屈。

    那父亲呢?总在昏黄灯光下安静看书的父亲是否也接触过这些?

    虽然父亲很小就离他而去,但不可否认的是,每当齐子桓偶尔想起父亲模糊的身影,都会有种要立刻出发去寻找的冲动。

    血脉的传承从来都是深值入骨,无法磨灭。

    所以齐子桓去了村西口二爷爷家。

    二爷爷比齐子桓爷爷小了几岁,好像俩人还是堂兄弟。在齐子桓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二爷爷就经常突然从背后抓住他的腋下,一个晃荡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让他骑着高马耀武扬威地满村子溜达。

    现在二爷爷老了,两个儿子都常年在外打工,老伴前年去世先走,只留下老人独自守着空宅。

    二爷爷看到齐子桓很高兴,欢喜的将他迎进家来,拿了些瓜子花生招待,嘴里不住问着齐子桓在镇上的近况。

    唠了一会儿家常,齐子桓才开口问道:“二爷爷,当年村里就您跟我家来往最多,我想问下,当初我父亲究竟为什么要离开?”

    “你父亲?”二爷爷闻言一愣,皱起布满岁月沟壑的脸,仔细回忆着,“具体情况你爷爷不肯说,谁也不清楚。其实你父亲从小和你一样,也是跟着你爷爷后面四处帮忙,当年无论谁家有些小病小灾的都会去你家求些符水,每次你父亲就在一旁打下手。”

    “啊?我从有印象开始,就没见过父亲碰过爷爷那些家什,后面是发生了什么吗?”齐子桓非常惊讶,二爷爷所说的与记忆中的父亲形象根本无法重合。

    “你父亲的转变是从你出生开始的,那时你母亲临盆却突然难产,刚生下你不久就扛不住去世了。也不知为什么,你父亲为此和你爷爷大吵了一架。此后你父亲就越来越沉默寡言,成天只是翻书,而你爷爷也从那天开始只做阴事道场不再画符治病了。”

    “那您知道我父亲离家之后去哪了么?”

    “你父亲抑郁数年,后来突然离去,村里就再没人见过他了。”说起往事,二爷爷也有些唏嘘,不过话又一转,“但是有一次我去找你爷爷说些闲话,你爷爷那天心情很好,一定非得拉着我喝了半宿,在半醉不醉之间曾经透了句关于你爸爸的事。”

    “什么事?”

    “好像是你父亲寄了封信回家,信中说了那时他正在鄂中地区做生意。不过我也喝多了,只有这么个大概的印象,事后再问你爷爷,他就再也不承认了。”

    齐子桓沉默半晌,记住了“鄂中”两字,才又问道:“二爷爷,你说我爷爷当年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是真本事么?”

    “这个谁也说不好,以前的人都迷信,大家若不是破家重病的话,哪怕不找你爷爷求符水也会去邻村找神婆的。但据我看来,确实有些效果的。”二爷爷剥着花生米,慢慢说着,“但你爷爷胆子是出了名的大,有阵子附近几个村都有祖坟被掘的事,我们村也担心,最后还是你爷爷自告奋勇,在那坟山上搭了个棚子,守了整整一个月的夜。”

    ……

    齐子桓最终在二爷爷家睡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到镇上。

    爷爷是练过功法的,这点应该没错,而且各种手段应该比自己现在要丰富得多。可母亲的难产死亡和父亲的抑郁离开是否与此有关?

    齐子桓胡思乱想了好几天,才决定把这些问题先放在一边,如果以后有可能找到父亲再让他亲口解释。

    小镇的生活节奏很慢,年轻人们一旦寻了个有口饱饭的营生也不会太过拼搏,老人小孩更是成天成天坐在家门口晒着太阳。

    齐子桓也是如此,平日每天按时开店,偶尔去寻着阿肥或者李雷他们小聚一下,再就是隔三岔五跑到隔壁看笑笑治疗动物。

    去得多了,倒也看出了些门道。

    小镇真正养宠物的人不多,大部分是单身男青年们在笑笑刚来时跟风胡乱买来的,往往事先在家饿上两天,然后就抱着精神难免有些萎靡的可怜动物来此求医问药。

    笑笑的治疗方法也是简单粗暴,眼睛一瞟心里有了谱,便喂了些维生素片,再指示黑猫又又再旁边一瞪眼,保管无论什么动物都立刻精神抖擞就想往门外窜去。

    偶尔有真生病的,笑笑就会小手轻按在动物身上,手掌间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过了片刻,也大都能治好。

    对于齐子桓,笑笑又恢复到以前腹黑神秘的模样,时不时以撩他取乐,只是不愿意再去他家做客了。

    至于美女邻居顾雨琴,自从上次事件之后对齐子桓的态度便亲切了许多,有时在楼道遇上也会主动聊上几句。据她所说,她是个在网上写灵异小说的写手,习惯了在晚上工作,白天则喜欢到附近爬爬山跑跑步。

    怪不得敢住在凶宅隔壁。齐子桓心中恍然。

    原来是个写鬼的。

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鬼众魅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纸皮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皮青蛙并收藏百鬼众魅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