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慈悲的天父,今日我们在此,要为艾米丽阿尔森姊妹献上祷告,他已经走完了世上的路程,被主接去。我们深信,由于主耶稣基督救赎的大功,凡一切相信主,接受主,照主真道而行的人,他的灵魂必蒙主救赎,在天家得享安息……”

    在牧师的祷告中,艾米丽一袭黑衣安静地躺在棺材中,双手交叠,身上放置着几支带着露水的白玫瑰。

    不得不说,亨利化妆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艾米丽原本惊恐圆睁的眼睛已经阖上,张大的嘴巴也已经恢复如初,仿佛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只是在深秋的午后突然有了些困倦,就这么睡着了过去。

    周围零零散散地站着十来个人,都着黑衣或者黑裙,表情肃穆。

    杰米的身后站着一位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身材纤瘦高挑,虽然黑纱笼面但仍能看出有着一副精致冷艳的面容。

    这个女人叫做埃拉,是杰米的继母,也是他父亲所娶的第三任妻子,他前几天回到家中才第一次见到。

    由于他父亲在新婚不久后就中风瘫痪,所以只能由妻子代为出席葬礼。

    ……

    “求安慰人心的主,安慰我们,更安慰他的家属,使他们内心的力量刚强起来,更好的奔前面的路程。这都是靠着我主耶稣基督的名而求。阿们。”

    爱德华在不远处的另一片小墓园里,驻着铲子静静聆听牧师的祷词,跟着一起低声念诵。

    嗯,虽然他抽烟、喝酒、邋遢、武断,但他仍是个好基督徒。

    其实镇上还是有一些好心人,在玛莉萧死去后没有草席一卷扔到乱葬岗上,而是在镇上公共墓地旁边开辟了一块新的土地,专门用来埋葬她和她的娃娃,两个墓园用一排高高的针叶树木隔开。

    爱德华打量着眼前树立着的密密麻麻的墓碑,其中最大一块上写着“玛莉萧,1879-1941”,其余都刻着诺米、小绒球之类的木偶名字。找寻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了小比利的墓地,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反正撸起袖子就是干。

    也许是因为葬的木偶,当年并没有埋多深,爱德华才挖开了半米不到铲子就碰到了棺木。

    棺木也是小小的,上面有个黄铜铭牌,刻着比利的名字。

    揭开棺盖,果然是空无一物。

    爱德华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沉默地看了半晌后,又开始挖起了旁边的坟墓。

    诺米,空的。

    小绒球,空的。

    小丑杰克,空的。

    玛莉萧,空的。

    爱德华总共动手挖开了十三个木偶,以及玛莉萧的坟墓,部只有棺木,尸身和木偶都已不翼而飞。

    就在他坐在石阶上喘气时,旁边的葬礼已经举行完毕,参加的众人在来到杰米身边低声劝慰几句后便陆续离开。

    一身黑衣的老亨利站在两个墓园交界处,半个身子靠着老树,眼睛定定望着被爱德华挖出的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坑洞,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明明只有比利……怎么会都没了……”

    ……

    继母埃拉留在了最后,等其余人都走光了,才款款来到杰米的身旁。

    “你的父亲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来参加葬礼。他让我向你表达歉意。”埃拉的声音很好听,可惜音调没有多大起伏。

    杰米还是不太适应当这个年轻女孩的继子,偏头回避着她的目光,轻声说道:“没关系,反正艾米丽并不认识他。”

    杰米很多年都没有回家过了,包括结婚时也只是通知了一声,并未邀请自己的父亲参加。

    “听说你住在汽车旅馆里?其实没必要的,我们随时可以为你收拾出一个房间出来,你应该回家多住几天。”

    “不必了,等过几天我查清楚艾米丽的死和这个镇子究竟有无关系后,我就会离开这里。”杰米环视了一圈绿草如茵的墓地,“下次再来,估计就是参加我那个父亲的葬礼了吧。”

    “杰米!”埃拉声音抬高了一些,可脸上的表情仍是淡然,“他毕竟是你的父亲,现在虽然中风瘫痪了,但是总的来说身体各项指标还是平稳正常的。”

    杰米终于抬头,直视着埃拉的双眼,慢慢说道:“埃拉,相信我,如果他能够比你先死绝对是件好事。”

    “他其实已经变了许多,不再像你印象中那样了。”埃拉还在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孤独寂寞的瘫痪老人。”

    “你入住那幢冷冰冰的大宅子后,有没有留意到一楼到二楼之间的楼梯旁,挂着几幅画像?”

    “嗯,每一幅都画着你的父亲艾诺德。”埃拉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和他结婚后,他还特地找来了画匠,为我俩也画了一副,现在正挂在那一排的最后。”

    “不知你认真看过没有,第一副画上,我父亲和一个小孩分别站在椅子的两旁。”

    “那个小孩应该就是你吧?杰米。”

    “对,那个站在椅子旁微笑的男孩就是我,而那个空椅子上,原本坐着我的母亲。”杰米苦笑着,缓缓说道,“我的母亲一直在那幅画中,直到他将我母亲逼得自杀!”

    “那第二幅画中?”

    “第二幅画中,我已经长大了一点,坐在长条沙发的一头,本来没有表情的,是画匠擅自给我画上了微笑。而沙发的另一头,则坐着他的第二任妻子……当然,现在的画里也是只剩下了空着半边沙发。”

    埃拉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杰米加重了语气,道:“所以我才说,他如果死掉将会是一件好事。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请画匠来将你涂掉了。”

    “好吧……请你节哀,我先回去了。”埃拉准备告别离去。

    杰米犹豫了下又交待一句:“麻烦你回家后告诉我父亲一声,呆会我会回去找他的,我有些事情必须找他问清楚。”

    “你现在不和我一起回么?”埃拉停住脚步问道。

    杰米扭头望了眼树木另一头的小墓园,爱德华还坐在那抽烟喘气。

    “我现在嫌疑在身,必须要等等那个挖木偶坟的家伙。”

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鬼众魅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纸皮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皮青蛙并收藏百鬼众魅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