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姐姐,不要杀人了……咳咳咳,也许他们并不是人魈……”

    帘后的谢亚理身体虚弱,大声说话引起了一阵咳嗽。

    黄火土和凯文莱特在实在忍不住之后大口喘了几下,然后又马上屏住呼吸,争取尽量少吸入一些这看不到的真菌。

    不过,他们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涣散。

    齐子桓无视黑洞洞的枪口,开口劝道:“停手吧,现在还能够回头,你难道真想让谢亚理变成和你一般模样?”

    “为什么不行?我已成仙,从此脱离凡胎,永生不灭!静仪就是因为心志不坚才拖至今生仍未圆满,我一定不能让她再浪费这次的机会。”李博文激动说道,称呼中仍然喊着谢亚理上一世的名字。

    齐子桓在不停想着办法,口中也在继续劝说:“脱离凡胎你是做到了,永生不灭嘛也许也可以达到,可是你认为这就是仙?”

    “当然是,上一个双瞳子黄裳就是这样修成了黄大仙的!”

    “且不说黄裳的传说是否真实,但黄大仙能够点石成金、叱石成羊,施丹布药、活人无数,这才能够被香火供奉至今。”齐子桓眼睛瞟到病房内两人再次喘气,更加着急了,“这些你能够做到么?不行!”

    李博文抿着嘴唇不言语,他体内的谢静娴确实没有这些法力。

    齐子桓趁热打铁,语速极快地说道:“据我推测,你无非就是在这世间徘徊游荡的一缕游魂,别说什么神仙手段了,甚至在灵体状态下都会不断削弱、无法持久,所以你才要总是借体修养。这种永生不灭,有什么意义?”

    李博文呆住,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猜得不离十。

    “我不是杀不了你,我只是想尽量避免伤害无辜。”齐子桓盯着李博文的眼睛,“你不要逼我,收手吧!”

    李博文难得地出现了一丝迷茫,沉默几秒后才大声说道:“不!那是我的妹妹,我们双生一体,一定要一直在一起!”

    黄火土他们还在坚持屏息,可是明显已经开始乏力,一个靠着墙慢慢滑至地上,一个双手撑着外侧病床缓缓坐下。

    齐子桓咬咬牙,正准备趁对方有些分神的机会,力施展小腾挪术逃出枪口的路线。

    只要能成功避开第一枪,他就能招剑入手,剿灭对方。

    不过那时可就顾不得轻重,被附身的李博文难免受到伤害。

    就在他马上要动作的时候,突然病房里又传来声音。

    “齐警官,杀了我!杀了我一切就结束了!”

    谢亚理的声音急迫但是坚定。

    李博文也不再淡定,慌张喊道:“你胡说什么!”

    黄火土和凯文莱特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怕是再有一刻便会彻底失去抵抗意识。

    齐子桓眼睛里掠过一抹哀伤。

    病房中最初被用来抵挡钢丸却没有被击中的两只纸鹤再次飞起,从床帘上端疾刺而下。

    一只取头顶正中的百会穴,一只直刺眉梢末端的太阳穴。

    都是人体死穴,只要大力击中其中一处,便是死亡。

    李博文突然毫无征兆地委顿在地,昏迷不醒。

    齐子桓跟着一个箭步冲入病房,来不及将两个成年男子逐一搬出,只能左手抓住墙边的一张椅子,大力往靠院子的窗户掷去。

    框!

    当!

    椅子砸碎了窗户玻璃,又跌倒楼下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今晚夜风较大,一阵风将床帘吹得不断飘动。

    黄火土和凯文莱特正好到了极限,再也坚持不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同时还伴随着咳嗽和干呕。

    与此同时,齐子桓右手一晃,唤出桃木剑,左手熟练地往剑身一抹,剑身刻字泛出了乌光。

    大步向前,一把将床帘掀开。

    纸鹤刚才都已啄到了目标穴位,可就在触及肌肤的一刹那,一股滑润的力量将冲力卸往一旁,两只纸鹤都变成了擦过穴位,撞到了床上。

    和一年前黄美美的中枪情形一模一样。

    谢静娴为了救妹妹,此时正在她的体内。

    齐子桓左手再抖,又拿出木塔,右手掌沿轻按数秒,半个拳头大小的金紫雷电球如同射门一般,生生砸入了谢亚理的体内。

    日耀镜开启,齐子桓能看到谢亚理体内的黑气被雷电炸得淡薄了数分,舒卷着就想逃离体外。

    剑身旋转,成了反手握剑,剑尖垂直向下。

    齐子桓稍作犹豫后避开了心脏,咬牙,大喝,朝着那本就因为培养真菌而血肉模糊的腹部用力插下。

    剑尖势如破竹般穿体而过。

    剑身乌光骤然大盛,但凡触及到的黑气便被滋滋炙烤,消弭于无形。

    一颗晶莹的眼泪从谢亚理的眼角滑下,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姐姐,别怕。”

    乌光渐敛,黑气已经彻底消散。

    “我也不怕,要勇敢。”谢亚理看着齐子桓,像是已经极其疲乏,眼睛慢慢合上。

    齐子桓默然地看着这个瘦弱的姑娘。

    她为人两世都被姐姐嫌弃心志不坚,却在最后关头无比坚决地求死。

    宁愿去死,也不愿再杀人,也不愿成为在世上游荡不灭的鬼。

    刚才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真正从李博文持枪要挟黄火土他们进房开始算起,也才不过几分钟而已。

    这时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保安才反应了过来,走廊上传来许多凌乱的脚步声。

    李博文昏迷、黄火土昏迷、凯文莱特昏迷,后两者还同时伴随着呓语、抽搐和呕吐。

    谢亚理意外的暂时还未死亡,但也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

    一张张活动病床被推出了病房,送去了急救室。

    君怡带着黄美美也赶了过来,正好看见黄火土躺在病床上,被两名护士往电梯口推去。

    “火土!你怎么了!火土,醒醒啊!”君怡扯着女儿跟在病床边,焦急地大喊

    沉默一年的黄美美也终于开声,嚎啕大哭中喊着:“爸爸!”

    “爸爸!”

    齐子桓站在走廊上,看着远去的病床。

    他知道,就为了这声女儿的呼唤,哪怕黄火土的魂魄已经飘到了天边都一定会再回来。

    人呐,有时会为了一个理由去死。

    有时也会为了一个理由而活。

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鬼众魅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纸皮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皮青蛙并收藏百鬼众魅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