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提到催眠,有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想起了《催眠大师》,对吧?

    片中不仅有徐峥的光头和莫文蔚的大长腿,还有许多场景是心理医生随手一个响指、墙上随意摇摆的一个钟摆,就能肆意操控别人的心智,从而使被催眠者陷入某些记忆或者幻觉之中。

    在自己无意识的时候,做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这正是一提起催眠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之处。

    其实吧,催眠远没有那么神秘,更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催眠说白了不过就是通过暗示,诱导被催眠的人自身的潜意识去做出某种行为。

    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每个人都有被催眠过的经历。

    别不信,举个例子。

    送礼要送……

    农夫山泉……

    得了灰指甲,一个……

    是不是脱口而出?

    什么,还不信?

    来来来,咱们朗诵一下以下三句话。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

    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嘿咦嘿一二丫!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如果一句都没有唱出来,算我输!

    所以说嘛,催眠并不是什么特别神秘的事情,虽然说专业的心理医生有一些技巧可以让人更快或者更深地接受催眠,但是催眠的发生与人们的意愿密不可分。

    “不愿意接受催眠的人是无法被催眠的。”齐子桓在寂静岭中当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医生,那时临时性翻了一些心理学书籍,其中就包括催眠的篇章,“那女孩和那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姑且不论,可一张好端端的长期饭票,怎么肯能会舍得撕去。”

    女人并没有什么掩饰,很自然地说道:“你知道吗,一开始将她困在这个我制造的空间中时,我并没有伤害她,而是跟我们现在一样,仅仅就是聊聊天。我跟她说了我的一生,以及最后怎么死去,而她也在最初的防备过后,跟我聊了许多她的事情。”

    齐子桓静静地听着,不再说话。

    “她是个很简单的女人,一辈子就是爱慕虚荣,就想要一些能让别人羡慕嫉妒的奢侈品。”女人说到这,摇了摇头,像是有些感叹,“其实我以前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那时能活得更通透一些,那我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的。”

    “不仅仅是你们,男人们不也是一样,口中虽然吐槽,可如果真有机会,谁又不希望成为赵日天呢。”

    齐子桓有些感慨。

    确实该感慨,像他这样连灵魂出窍都不会,捉个鬼还要自杀的lw逼主角真的少见。

    “确实都一样,这女孩为了过上所谓的高品质生活,以前跟过好些个男人,也曾经打过三次胎。现在和姓周的在一起后,又怀了孕。去检查时医生告诉她,她的子宫内壁已经非常薄了,如果这个孩子还出了什么意外,以后就再也怀不上了。”女人不知是否想起了自己,声音有些低落,“所幸的是,这个姓周的因为被查出死精症,本来已经对有个自己的孩子绝望了,所以在验证了女孩肚里确实是他的血脉后,立刻表态要和她结婚。”

    “这么说来,这个孩子对于这两人来说,都是最后的机会了。”

    “是的,而且我还看出来,这女孩虽然私生活混乱,为人骄傲跋扈,但也许因为这一次是最后的机会了,还是经常流露出对肚中孩子有着深深的感情。”

    “你利用了这一点?”

    “对,我利用了这一点。”女人没有什么得意的表情,反而有些萧索的意味,“我在聊天中不停向她灌输姓周的不仅对她没有感情,对她肚里的孩子也是随时可以抛弃。在这个永恒不变的走廊里,单调的环境更容易让人接受暗示。她的信心被我不断动摇,最后为了自我证明,和我打了一个赌,就赌姓周的会不会付出最大努力来寻找她和孩子。”

    “我有在酒店大堂见到过他,他表现出来的样子还是很在乎女孩的。”

    “的确有过。可惜,虽然我不能近身,但还是能够用些手段让他做了个梦……一个梦,就将身怀古玉的他给生生吓跑了。这一逃跑,女孩所有的坚持便部崩塌了。”

    “然后你还给了她最大的打击,对吧?”齐子桓眉头紧紧皱起。

    “嗯,我拿到了赌注……她肚里的孩子……她一无所有了,在我之前不断地暗示下,她这时已经将最大的原因归咎于姓周的男人。”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轻,像是在喃喃自语,“之后的事情你也应该想到了,我放她出去,她找到男人,并且杀了他。”

    “可你毁了这个女孩。”齐子桓面无表情,语气冰冷。

    “是啊,姓周的毁了我,我为了复仇也毁了这个女孩,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去……若不是那块古玉,我也不想这样的,唉。”

    齐子桓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凝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现在话说完了,你准备好上路了么?”

    女人也坐直了,仰头看着齐子桓说道:“我在刚刚逃离那堵墙壁之时,真的很希望自己就此灰飞烟灭,再也不用想起在墙中的感受。可是,在我这空间呆得久了,觉得倒也没那么无聊,偶尔还可以请个人进来聊聊天,就像我们刚才一样。”

    齐子桓不再接话,伸手就往女人近在咫尺的脖颈握去。

    女人一晃躲过,娇笑着,朝空处挥了挥手。

    齐子桓只觉得眼前的景物一阵扭曲,片刻后自己已经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前后左右都有墙壁。

    他身上被东西牢牢裹住,包括他的嘴巴,使得他无法动弹,无法喊叫。

    那女人是想让齐子桓也感受一下她临死前的绝望。

    这是她的空间,她才是能送人上路的那个人。

    砰!

    就像韩泰所描述过的异响一样,空荡荡的走廊响起了墙壁内的碰撞声。

    砰!

    声音更大了。

    砰!

    一个脑袋从墙壁内砸出……

    齐子桓将撑爆的塑料薄膜扔开,有些狼狈地从已经被砸得更大的墙洞中出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眼睛里燃起怒火。

    他捏着拳头,转身对着一扇房门就是用力砸下。

    砰!

    齐子桓前行一步,对着墙壁又是一拳。

    一步,一拳。

    很快,半数的房门和墙壁都已经狼藉不堪。

    走廊上恒定亮度的灯光开始变得时有明灭,甚至连整个走廊所有的景象都会有时闪烁一下。

    齐子桓无喜无悲,走一路,砸一路。

    他经过许多次凝炼强化的神魂,如果连一个刚刚成型的小鬼的空间都无法强行破除,还谈什么帮笑笑抵抗家族。

    终于来到最后一扇房门前。

    门却开了。

    女人站在门口,还是刚才的装扮,只是很明显妆容重新补过,又更加精细了一些,头发也盘出了一个好看的模样。

    和龚玲一样。

    在最后的时刻,她只想自己美一点。

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鬼众魅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纸皮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皮青蛙并收藏百鬼众魅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