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幻术,自古有之。

    不说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这种志怪书籍,就连拳拳到肉、刀刀见血的《水浒传》都曾提到过:“偶游崆峒山,遇异人传授幻术,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

    其实直至现在也有不少传人。

    低端的手插油锅,高端的运气伤人。

    甚至在你还流着鼻涕的时候,就将整个世界交给了你:你是朝阳,你是花朵,你是接班人……

    齐子桓身负破妄明镜,自然不怕一些遮人眼目的把戏,可是否又真能看透那种能迷惑众生、望生忘死的幻术呢?

    比如爱情。

    比如接班。

    话说回来,这人的种瓜之术倒是简单,齐子桓也懒得非要窥破,完就是跟着众人一起图个乐呵。

    在听到身旁明显带着倭国口音的和尚出言点破之后,齐子桓的眼睛突然像夜里的萤火虫一样,亮了。

    他总算明白自己在哪个世界了,也知道身边这一个和尚和一个书生模样的男人是谁了。

    空海和白居易。

    白居易自不用说,仅仅名头前缀就可以写一个自然段,逼得当年的小接班人们语文课背完《卖炭翁》后还要在历史课上背他倡导的新乐府运动。

    至于空海和尚,他作为遣唐使来大唐求学,拜在惠果大师门下,并在长安学习密教,回国后创立佛教真言宗,在11区历史上的地位非常之高,甚至和唐僧一样属于超级大ip。

    这里说的真言宗就是传说中的东密,也就是把齐子桓所学的九字真言抄错误传的那个流派。

    卖艺人刚才听到了和尚的点破之语,在众人涌上参观的时候,抱着一个切开一小半的水灵西瓜就走到空海和白居易跟前。

    “这位大师,要不要吃瓜?”

    “没有带钱。”空海淡淡微笑着。

    “瓜要钱,幻术不要钱。你既然看透了,当然不敢收你的钱。”

    卖艺人倒也豁达,直言自己就是幻术。

    “那些瓜里只有一个是真的吧?”

    空海这时还未学成佛法,还不懂人艰不拆的道理。

    “嘘!”卖艺人竖起一根指头,左右瞟了一眼才说道,“听你的口音是倭国人吧?既然有缘,这瓜就送给你了。”

    说完,热情地将西瓜塞入空海的怀中,豪爽大笑着转身而去。

    齐子桓看着空海抱着西瓜与白居易缓步离开西市,嘴角扯出一丝微笑。

    他知道呆会这个西瓜会在白居易的惊呼声中变成一个咸腥的鱼头,而就在空海以为自己早已看透之时,才发现鱼头不见,西瓜还是西瓜。

    真真假假,说不清的。

    齐子桓再看桥头,围观群众在靠近竹架准备摘瓜验证之时,忽然眼前一晃,竹架依然是空空荡荡,那些熟透的西瓜部消失不见。

    又是一阵叫好,有阔绰者往场中掷些银钱,算作给卖艺人的打赏。

    众人散去,卖艺人开始收拾东西,将竹架一一解开,捆成一捆。

    齐子桓缓缓走近,笑着说道:“先生真是好本事啊。”

    “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的。”卖艺人抬头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口中连连谦虚道,“也就用来博大家一乐,公子看得可还高兴?”

    齐子桓从腰间钱袋掏出一点碎银递过去,诚恳说道:“不仅看得高兴,还很希望再和先生多聊聊这幻术,想在晚上宴请先生,不知可否赏脸?”

    卖艺人停下手中活计,站直了看着齐子桓,仿佛在揣测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的真实意图。

    半晌后,他突然咧嘴一笑,问道:“有酒喝吗?”

    “有。”

    “有肉吃吗?”

    “不仅有肉,还有女人。”齐子桓冲卖艺人眨了眨眼,给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哈哈,好。在哪?”

    “傍晚,胡玉楼。”

    ……

    齐子桓早早来到胡玉楼前,看着雕栏画栋、富丽堂皇的华丽建筑,以及走廊间穿梭嬉笑的莺莺燕燕,不禁感慨之前十多天真是浪费了人生。

    这也怪不得他,谁知道说大唐的电影那么多,他进的世界竟然是《妖猫传》。

    这电影虽然背景设在大唐长安,可基本就是讲的外国人的故事。

    看看里头的人设,空海和尚是倭人,安禄山是胡人,杨玉环是一半胡人血统的混血儿……

    甚至就连成妖作祟的那只黑猫眼睛都是黄铜色的……嗯,是一只孟买猫。

    既然导演喜欢拍胡姬,自然去平康坊这种传统红灯区是遇不着主角们的,因为整个长安最能展现异域风情的地方就是西市。

    胡玉楼正在西市附近,与平康坊的优雅内敛不同,这里红墙碧瓦、曲声明快,加上一些穿着明显更为开放的美伎与胡姬,直让人想流连其中,醉生梦死。

    齐子桓随着殷勤的老鸨上楼,装作无意地问道:“听说白乐天白大人今日也在此处?他在哪个宴厅,小姐儿能否为我带个路?”

    “这……白大人是大才子,素来喜欢清净,这样去打扰不太好吧……”一脸厚重脂粉的老鸨面露难色。

    清净个屁,这时候白居易应该带着空海在欣赏一名叫做玉莲的胡姬跳舞才对,身周满屋子都是下班后的金吾卫。

    他们正在查皇上中邪驾崩的案件,这时已经查到了有只行踪可疑的黑猫当时潜入了皇宫。而坊间传闻金吾卫首领陈云谯家中出现能口吐人言的黑猫,因此他们跟踪到此,顺便蹭蹭人家点的歌舞表演。

    “我叫齐子桓,素来也喜欢写些小诗,特别仰慕白大人,还希望小姐儿行个方便。”齐子桓手上已经握着些碎银塞了过去。

    “哎呀,原来是作出‘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齐公子,失礼失礼。”老鸨捏了捏手中碎银的份量,顿时笑颜如花,“想必白大人也乐于结交齐公子这样的青年才俊,你且稍等片刻。”

    老鸨招手唤来一个龟公,低声问清楚白居易在哪个宴厅后,便扭着粗腰为齐子桓引路过去。

    齐子桓一拍额头,像是刚想起一般说道:“对了,我还有个江湖朋友要来,他会报我的名讳,届时还请小姐儿将他引来寻我。”

    “一定,一定。”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处大厅门前。

    门开,只见空海正与一名皮肤白皙的漂亮胡姬伴随着靡靡之音共同起舞。

    齐子桓啧啧感叹。

    外来的和尚会不会念经他不清楚。

    但至少会跳舞。

百度搜索 百鬼众魅图 爱搜书 百鬼众魅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鬼众魅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纸皮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纸皮青蛙并收藏百鬼众魅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