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厨娘有点田 爱搜书 厨娘有点田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穆云笙想起自己做过的事,正犹豫着要不要说,赵棉就已经忍不住先一步说了出来:“国公府的世子爷让云笙姐姐帮忙调理老太君的厌食之症,云笙姐姐也答应了每日去他们府里一趟……”

    这说的有些不太详细,穆云笙皱了皱眉继续说道:“对了,人家老太太还给了我一件玉如意当做谢礼。”

    穆云笙拿出手在袖子里的玉如意。

    玉如意质地晶莹,雕刻精致,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赵锦从穆云笙的话里就已经得知对方国公府并不愿意当他们的靠山,如果对方愿意的话,那穆云笙现在就不会是这么一副表情了。

    “那个世子爷郑玉……我也听别人说过几句,京城里的人都说他整日浪荡,无所事事,而且这人喜怒无常,你们和他打交道……”

    赵锦想想都不放心。

    穆云笙哪里不知道他的担忧,安慰的笑了笑,仔细分析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我现在还要帮老太君调理厌食之症,我看你听的那些话,对郑玉似乎有很大的误解,不管这个人怎么样,至少他对她祖母绝对是一片赤诚,所以现在我还有用,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你就放心好了。”

    赵锦担忧的小心思被戳破,有些不好意思:“你向来稳妥,我自是不怎么担心的,我担心的是我这个调皮捣蛋的妹妹!你也知道她向来冲动,要是闯了什么祸,那可真是麻烦。”

    现在担忧这些分明就是太过小心了,穆云笙觉得他们完全不必如此小心翼翼,即使这京城做生意没那么容易,可是相对而言,就算艰难,也还没有艰难到举步维艰的地步。

    穆云笙拉着赵棉:“好了,眼下这些还是先不要说了。”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她指着下面大唐中高高搭起的台子,不解的问道:“你这个是……戏台子吗?”

    赵锦点点头。

    穆云笙想了想,就知道了对方弄这个戏台子的意思,深思熟虑后,不得不为赵锦的打算喝一声彩。

    这娱乐与吃喝结合在一起,确实是一种新的模式。

    至少,她在听别人聊起京城各大酒楼,都没人提到过酒楼里会有什么戏台子。

    “听说这京城有名的戏班子,那可都不便宜,你这打算请哪个戏班子过来驻台?”

    这些个问题,赵锦也还没个定论,反正这事也不急:“这事你也不用担忧,总之不会请了学艺不精的戏班子过来坏事!”

    三人边说边回孙家,一路上讨论着关于酒楼的问题。路过对面那家也在装修的酒楼时,只单单在外面看了一眼,穆云笙便觉得这酒楼的主人也不简单。

    心里想着事,她面上不自觉也带了几分担忧,以至于说话时句句不离那关于以后酒楼经营的问题。

    这倒是把赵棉给乐到了,笑呵呵的打趣道:“云笙姐姐你这也真……,要担心这问题也该是我

    哥哥担心啊!咱们这两个妇道人家,哪里需要担忧这么多?”

    穆云笙面色一窘,低着头恼羞成怒的拍了一下赵棉的手背,嘴里却还担忧的问道:“酒楼刚开始经营绝对不会那么快就有盈利,而且你还要请那有名的戏班子过来唱戏,这又是一笔不菲的花费,咱们手头的银子,够用吗?”

    一路上京,本来就花掉了不少银子,虽然也额外赚了些钱,到底不顶用,更何况在装修酒楼购买地契这些巨大花费面前,那些个小钱,就更加不入眼了。

    赵锦叹了口气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联系上了之前的铺子掌柜,从我之前经营的店铺里抽掉些银子出来还可以顶住,银子的问题,你不用担心。”

    说着已经到了孙家,三人到了后屋去,后堂屋里坐到炕上,不知不觉话题便绕到了家乡。

    提到家乡,活泼爱闹的赵棉一下子沉默了许多,刚才还眉飞色舞的精致眉眼,这会儿耷拉着,怎么看都有些无精打采。

    赵棉蔫蔫的问道:“那家里父母应该都知道我们现在在京城了吧?”

    赵锦想了想,终究是瞒不下去了:“家里父母都知道我们在京城了,还派人捎口信来,把我们两人骂了一顿。”

    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局的赵棉,听到这话并不意外,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换作是哪个父母都绝对会气得火冒三丈的。

    赵锦不轻不重地将这话题揭了过去,完全没有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其实他说的不算完整,故意漏掉了一段。

    那捎来的话中,前一段大部分都是在担忧他们兄妹的安危问题,后面那一大段,都是在骂穆云笙巧舌如簧拐骗了他们兄妹两个离家出走。

    那话骂的很难听,听管家说,还都是自己母亲的原话,没有半句更改。

    他一心想要穆云笙获得自己母亲的认同,不曾想这离家出走的举动竟会彻底惹怒了自己母亲。

    看来这次出来,他还真的非要闯出一番事业,才能让自己父母对他和穆云笙刮目相看,才能让他们认同两人的婚事。

    深夜了,穆云笙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休息,赵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思像一团乱麻,没头没尾的烦的更没个头绪。

    想起自己那个青梅竹马的前未婚夫,听自己哥哥说,他现在娇妻美人在怀,那可真真是过得好不快活。

    相反自己,离家出走之后差不多日日都是以泪洗面,如果不是遇到李盛文,相信现在她还是那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不经意听到的关于前未婚夫的消息,真是让她心中烦躁窝火的很,至于为什么烦躁窝火,赵棉自己也说不出来,呆呆望着顶上的房梁,赵棉扯了扯穆云笙的衣衫问道:“姐姐,你说我为什么听到他的消息,还是那么烦躁?”

    穆云笙可生怕这个傻妹子还惦记着那个负心汉,想了想道:“你只是听到他过得快活而心里不忿罢了,不开心?那也只不过是你在担心李盛文而已!”

    (本章完)

百度搜索 厨娘有点田 爱搜书 厨娘有点田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厨娘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薄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并收藏厨娘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