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爱搜书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冯圆满突然找不到爷爷了,脸上惊慌不已,“爷爷?”

    仿佛整个世界都黑了,甚至是安静了下来了,只留一连串的脚步声,冯圆满四处寻找,“爷爷?”

    “圆满。”

    时隔四个多月,再次听到如此熟悉的呼唤,冯圆满顿时泪流满面。

    “爷爷。”

    远远的走来多出了一抹身影,步履蹒跚,若是平常她一定会害怕,可是现在她一点也不害怕。

    因为她知道那是爷爷,是最疼她的爷爷。

    “圆满不哭。”

    “爷爷,我想你了。”在外的每一天,她都想,想的睡不着觉,哭了一场又一场。

    “圆满,爷爷要走了,你是爷爷最放心不下的孩子,如今看着你找到了喜欢的人,爷爷很开心。”

    “可是……”

    “又钻牛角尖,爷爷都不在乎了,你还死抓着做什么?”

    很少能够听到爷爷这么严厉的训斥自己,冯圆满茫然无措的看着渐渐清晰的面孔,又是一阵流泪。

    “我家小宝贝一哭,爷爷的心都快碎了。”

    “爷爷。”

    “圆满,把握住当下,爷爷希望你幸福,而不是抓住过去死死不放,你难受,宋阳也总有一天会累的。”见孙女不说话,冯家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件事情的确是宋阳不对,气一气就过了,以后不可以拿着这事儿吵架。”

    “爷爷,你才见他一面,怎么就被收买了?”

    “谁让我的孙女眼光那么好呢?”

    冯圆满娇羞着一张小脸。

    “圆满,你的事儿一了,爷爷也就可以放心去投胎了。”

    “爷爷,圆满让你担心了。”虽然不舍,可是这世间的规律法则如此,她知道这是爷爷最好的归宿。

    “宋阳是个好孩子,爷爷特别满意这个孙女婿,我们圆满要幸福。”

    爷爷的声音渐渐远去,冯圆满从梦境中惊醒,看着床榻上睡着的宋阳,略显失神。

    还握着他的大手,他比之前瘦了不少。

    梦里,爷爷来向她告别了,自从跟在嫂子身边,她也遇见过不少事情,她知道梦里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知道宋阳所做的一切,还有爷爷的开导,她反倒是从泥泞之中挣扎出来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小声的说道,“就这么原谅你了,下一次再遇见季晓彤,你是不是又把握不好尺度呢?”

    宋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的,甚至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厚重的遮光窗帘让他不知道现在是黑夜,还是白天,尤其是怀里还搂着娇软的小女人,他更加不敢动,生怕她醒了扭头就走。

    清醒的时候,他差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若不是她不耐烦的嗯哼了一声,让他听出了怀中躺着的人就是冯圆满,他还以为自己酒后乱性了。

    吓得他当时就是一身冷汗,现在吧,阿满搂着他的胳膊侧卧,偶尔会用头蹭了蹭他的手臂,没重量的小腿搭在他的身上,温软的触感让他又燥热的一身汗。

    冷热交替的滋味儿不好受,但是他宁愿这么难受着,都不想让她这么快醒过来。

    冯圆满是被热醒的,身旁的男人和火炉没什么区别。

    她温软的小手,在黑暗中探向了宋阳的额头。

    他的呼吸都重了几分,只听冯圆满轻声呢喃着,“不会是发烧了吧?”滚烫的热度令她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下一秒却被宋阳一把搂在了怀中,将她压在了身下,换来冯圆满的惊呼。

    他更快一步获取她唇上的芳香,以前他的吻轻柔,偶尔带着点捉弄,但是现在这个吻却带着丝丝的,还有些许的放纵与惩罚,恨不能将她融入自己的骨子里去。

    活了二十年,冯圆满还没被谁这么亲过,尤其是吻自己的人还是她喜欢的人,起初的挣扎在他的热吻下也浑身无力了,黑暗遮挡了她此刻娇软的媚态,才没能让宋阳化作一头凶猛的野兽。

    他的大手滚烫灼热,所经之处燃起了丝丝热量,冯圆满感觉自己的身子火热煎熬,甚至瘫软无力。

    扭动着身子,排斥他的亲热。

    宋阳的眼眸再次暗了暗,仿佛能够看见深深的旋涡。

    他手伸到冯圆满的背后,只听拉链唰的一声被拉了下来,冯圆满的理智回归,非常果断的喊了一声,“不要!”

    宋阳的身形一顿,呼吸重了又重,惩罚似的咬住她白嫩的耳垂。

    她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嗯……疼!”

    轰的一声,宋阳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再多呆一秒,他就能变成畜生。

    下一秒,他便撤离,一路跌跌撞撞,途中不知道撞到了哪里,换来他的咒骂,好不容易找到了卫生间,紧接着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冯圆满长吁了一口气,一张小脸泛着绯红。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们竟然……

    不过听到卫生间的哗啦哗啦的水声,她又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怕冯圆满走了,宋阳冲了一会儿冷水澡,就跑了出来。

    看见她侧卧在床上,抱着枕头又睡着了,当下气的又哼了哼。

    为什么她可以如此淡定的继续睡觉?

    为什么连衣裙背后的拉链不拉上,露出略有肉的雪白背部,看的他又是一阵口干舌燥,扶着门框再次转头冲进了卫生间,继续放水冲凉。

    宋阳折腾累了,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然后在沙发上睡着了。

    冯圆满揉着惺忪的双眼,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看了一眼还没醒的宋阳,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将后背的拉链拉上。

    看了一样枕着她的包睡觉的宋阳,忍不住磨了磨牙,好想问问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摸上自己的包,冯圆满放轻了动作,慢慢的抽出自己的包,眼见大功告成。

    一股蛮力按住她的包,不由得朝宋阳看去,发现他已经醒了,冯圆满有点尴尬,指了指宋阳头下的背包,“我的包。”

    “嗯。”

    “我要走了?”

    “打算躲我一辈子?”

    冯圆满愣了一下,昨天晚上打开了心结以后,就没想过再离开,但是就这么原谅他,好像有点不划算。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季晓彤出现的时候,他是不是又要昏了头?

    “我一夜未归,爸妈他们会着急的。”

    “我已经给你哥打过电话了。”

    冯圆满瞪圆了美眸,“你说你给谁打电话了?”

    “你哥。”

    “你……”

    “别担心,你哥说我敢对你怎么样,就打断我的狗腿。”

    想到昨天晚上他的吻,冯圆满忍不住又红了脸,干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哦。”动手拉了拉背包,宋阳不让,一直扣着。“我要回家。”

    “你向我保证,你不会再走了。”

    “好!”

    “我能让你跑的了一次,就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所……你答应了?”宋阳本以为还要费点功夫,没有想到她这么痛快就同意了,让他有点吃惊。

    “是,我若是再出国,肯定会告诉你。”

    宋阳黑了脸,“你怎么还想着逃离我?”

    “老师的工作绝大多数在国外了,我现在作为他的学生,当然要跟着他走。”

    宋阳愣了愣,今天的阿满好像特别好说话,甚至还向自己解释。

    他有点晕晕乎乎的,甚至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错觉?

    “阿满?”他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半响才憋了一句,“爷爷他挺喜欢我的。”说完他就后悔不已,竟然在这个时候提爷爷,不是纯属找抽吗?

    他变成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死死的抱着冯圆满的包,铁了心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原谅我,但是能不能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大有你不给机会,我就不还你包的架势。

    冯圆满见他还凶起来了,甩手丢了包,“你抱着吧!”扭头就去了卫生间,没一会响起了哗啦哗啦的水声,宋阳好半响回过神来,幻想着她洗澡时的样子,浮想联翩着有色废料,粗喘了几下,他也好想洗澡。

    ------题外话------

    请善待每一个胖子,很有可能变成潜力股。

    比方说,筱萋。

    有票票吗?

    有,就三更。

百度搜索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爱搜书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染筱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染筱萋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