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今天开始喜欢你+番外 爱搜书 今天开始喜欢你+番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番外一】南穆跟家里的那个女人吵架了, 这是那个女人搬到这个家一个月后, 她们第一次吵架。起因是因为她住了她妈妈的房间。她妈妈走后,房间就一直空着,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住人了。至少在房间空着的时候, 这个家里的女主人还是她, 可那个女人一声不响的就这么搬了进去,动了原有的东西,这让她不能忍受。她们大吵了一架,如果不是保姆拦着, 她大概就要动手了。她老爸回来看到这个情况,不由分说的就站在了那个女人身边,默认她是对的。南穆想, 大概这个家已经容不下她了。她一路狂奔,现在是晚上十点一刻,去江远家的话太麻烦他们家人,那她要去哪儿?在街上兜兜转转, 直到她被一群小混混围住……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陆鸣。一片混乱中, 唯有他临危不惧,徒手撂倒了七八个小混混。“谢谢。”她活动了一下手腕, 刚刚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男生回头,皎洁的月光下,他那张脸格外的俊朗。长期待在帅哥堆里,见到长的还不错的男生,南穆已经不至于像其他女生那么大惊小怪了, 可在看到他的时候,那一瞬间,南穆觉得眼前一亮,就连心里的阴霾也散去了不少。她承认,自己是个颜狗,可爱看帅哥有错吗?谁不喜欢长的好看的人?男生的长相偏冷,是那种天生的冷,就连他扬一下眉梢,扯一下嘴角,都让人觉得寒冷刺骨。男生伸出修长的食指,将她脸上的口罩勾了下来,然后淡淡道:“你哭了。”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都在他这三个字中爆发了,南穆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居然一头扎在了一个陌生男生的怀里痛哭流涕了起来。男生起初很嫌弃,推了她几次,发觉她力气很大,便作罢了。等她哭声小一点后,他才说,“哭完了吗?松手。”吸着鼻子,南穆把手松开,再次道了谢。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提出请她吃宵夜,被他冷漠的拒绝了。“有时间吃宵夜,你还是去趟医院吧。”说完,他丢了一包纸巾过来,轻轻的戳了戳她的脸颊。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血正在往外渗。.陆鸣离开的时候,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传过了一道划破天际的惨叫,顺附一句“我的脸”。他抽了抽眼角,把伤到的手收回兜里。刚才看到一群大老爷们围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他看不过去上去帮了一把,谁知道那哪儿是个小白兔,分明就是个大野猫,没有他,她估计也能把那几个混混打的屁滚尿流。那自己为什么要上去帮忙呢?可能是因为她长的好看,也可能是因为……她打架的时候,神情冷漠,他却看到了她脸上的泪水吧。管那么多,就是顺手的个事,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殊不知,他这个闲管的,跟“惹祸上身”没什么两样。那之后,他就被这个叫“南穆”的丫头给缠上了。“同学,陆鸣在吗?”听到脆生生的这道声音,陆鸣眉头一敛,不动声色的起身打算溜走。却见前门的那个男生冲他挥手,“陆鸣,有人找。”陆鸣:“……”“陆鸣,你还记得我吗?就那天在小吃街那边……原来你也在三中呀,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呢?学校的帅哥全都在我的大脑里啊,不应该啊……咳咳,我是说,我们能在同一个高中,是多么美妙的一段缘分,你说是吧?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南穆,南方的南,□□的穆。”她说起话来,表情很生动,几乎每句话都有不同的情绪,却自始至终都是笑容灿烂。她说话叽叽喳喳,聒噪不堪,却让人想继续听下去。陆鸣觉得,自己大概是孤独太久了。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里,整天被老妈逼着,除了学习只有学习,他都快要成为一个机器了。于是,那天他本来想告诉她以后别再来找他了,到最后却什么话都没说,还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撒娇乞求,把自己的从不外借的笔记借给了她。.“我单方面宣布,我恋爱了。”南穆托着脑袋对着一个笔记本发呆,嘴里念念有词,典型的一副思春模样。后桌的江远闭着眼睛睡觉,闻言后,抬了一下眼皮,“哪个班的帅哥这么倒霉,又被你盯上了?”南穆哼了声,“这次我是认真的!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你跟他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江远:“……叫什么。”南穆“啧”了声,“这该死的男人间的胜负欲。告诉你也无妨。陆鸣。名字好听吧。”江远眯眼趴了起来,想了一会儿后,若有所思道:“那个书呆子啊。他长的有我帅吗?你什么瞎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我劝你还是别打他主意了,会受伤。”南穆这个恋爱脑,一遇到这种事就不会抓重点,她激动的抓住江远的袖子,问,“你认识他?你知道他什么?快点说,我多做做笔记,争取早日把他拿下!”江远:“……”这次,南穆自己也发现了,她是真的掉进了陆鸣的坑里,再也爬不出来了。在这之前,就跟江远说的那样,她对长的好看的男生都有过“欣赏”,可从来没有心动过,直到遇到陆鸣。他打架的样子让她心跳加速,他戴眼镜专心学习的样子,让她分分钟想上去扒了他的衣服蹂.躏一番,他吃饭的样子让她觉得菜都没他好吃,他打完篮球擦汗的时候,让她禁不住吞了吞唾沫。总之,她真的是被这个人迷的神魂颠倒。.陆鸣也很苦恼。他觉得自己没办法拒绝南穆带来的快乐。往常有女生找他问题,她都是随手把答案丢给她们让她们自己去看,可到了南穆这儿,即便她能看懂,他也愿意给她再见一遍。打完篮球的时候,上来送水送纸巾的女生也很多,自从她出现过一次后,他每次都很期待,期待她来给自己送水。他喜欢她每天跟在自己身后叽叽喳喳喜欢她一有什么事都给自己抱怨,喜欢她说话时灵动的模样,喜欢她的眼里只有他。他知道,自己彻底陷进去了,如果问原因,大概是因为她身上有别的女生没有的那份灵气,有别人不能带给他的那独一份的快乐。他想试着跟她再走一点,可他妈妈却不允许。那天周末,她找自己出去看电影,被他妈妈堵在了门口…….“阿姨。”南穆第一次见陆鸣的妈妈,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更好一点。女人冷笑一声,“就是你吧,南家的那个孩子?你还真跟你妈妈一样不要脸爱倒贴。以后离我家陆鸣远一点!”南穆宛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却还是挺着最后一口气告诉她,“我妈妈没有倒贴!请您不要这么说她!”说完,咬着牙忍着眼泪转身就要走。陆鸣却在这个时候抓住了她。“妈!请您道歉!”自己儿子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冷淡过,这是第一次,还是为了别的女人。女人恨铁不成钢,“道歉?为什么?我说错了吗?你自己问问她,她妈妈是不是小三,是不是——”“请您道歉!”陆鸣打断她的话,斩钉截铁。南穆震住,她头一次见他发火,这种凉到骨子里的寒意,让她害怕。道歉自然是不会有的,女人当场表演了一个晕倒。那天南穆回家后接到了陆鸣的电话。他告诉了她自己的过去。陆鸣的妈妈是第三者,她插.足了别人的婚姻,怀上了陆鸣,辗转多年,带着陆鸣成功的做了陆家的太太。他妈妈很敏感,但凡沾上“三”这个字,她都会莫名其妙的发好大一通脾气。陆鸣说,他妈妈去医院做检查后,医生说她有抑郁的现象。他事事都顺着他妈妈,因为他知道她这么多年带着自己遭受了多大的非议,吃了多大的苦。他妈妈让他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就是为了陆家的那份家产。那个家里还有前一个女人留下来的一个孩子,比他大两岁,她不想让自己儿子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陆鸣清楚他妈妈已经偏执到了一定的地步,所以他埋头苦学,并不是为了那个在他心里可有可无的家产,只是想自己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争取自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这个故事好像跟自己家里的情况有点像,可又不是很像。南穆知道陆鸣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她了,虽然原因有些让人接受不了。可陆鸣不一样,他是他,他妈妈是他妈妈。那之后,南穆收敛了一点,至少没有再去过陆鸣家了。再后来,她跟陆鸣坦诚公布在一起后,每天都能笑醒,家里那堆屁事在她这里的影响也渐渐淡化了下去……【番外二】“宝贝,起床了。”陆鸣准备好早餐,起来叫南穆起床。南穆翻了个身抱着他的胳膊蹭来蹭去,“再睡一会儿嘛,我现在是孕妇。”每次都拿她撒娇没办法,陆鸣只好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后,抱她去洗漱,“你今天不是要去面试吗?”南穆不情愿的刷牙,含糊不清道,“我能不面试了吗?你养我好不好?”她冲他眨眼,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依旧跟多年前一样灵气十足。摸了摸她的脑袋,忍不住从身后抱住她,陆鸣在她耳朵上咬了一下,“好,我养你,养一辈子,咱不去面试了。”说话间,他已经一路往下亲了下去。察觉到自己衣服被掀开,胸部凉了一下,南穆红着耳朵擦了嘴,转身环住陆鸣的脖子,在他嘴上碰了一下,制止住他不安分的手,“不可以哦,我现在怀着孕,你要学会忍耐。”陆鸣被打断后,绷着脸,“亲一下总行吧。”南穆偷偷一笑,垫着脚尖吻上了他的唇,“亲是可以亲的,但不能做。”陆鸣不给她多余的说话机会,搂着她的腰,深深的吻了下去。十分钟后——“穆穆。”陆鸣把喘着气的南穆抱上了洗手台,仰头看着她,“可能你得帮我解决一下了。”他说话的时候,耳尖泛红,那张天生面瘫的脸上难得有了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此刻,那双眼睛正带着浓重的欲望盯着自己,似乎下一秒就会把她吞进去。南穆咳嗽了几声,替他解开了腰带……不得不说,她的眼光很好,陆鸣不但长相出众,就是体力也是一等一的好,在她怀孕之前,只要她身体没什么不舒服,他恨不得拉着自己天天做。不过她也是很愿意的,对着陆鸣这么一张脸,她是怎么做不到拒绝。更何况每次跟他做,都有不一样的快感。虽然这样说很羞耻,但这就是事实呀。眼下,她觉得自己手都要废了。可能未来的日子里,陆鸣吃不到她,就会让她动手了……“下午的聚会,你别忘了。”南穆穿戴整齐,准备出门的时候提醒。陆鸣亲了亲她的额头,“知道了,我下班就来接你……算了,我还是送你去面试吧,我不放心。”现在,南穆不单单是一个人了,她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宝宝,虽然他不太习惯这个宝宝这么早降临,影响他和南穆的性福生活。早知道,当初就把措施做好一点,也不至于……说多了都是泪啊。南穆没有拒绝。车上,陆鸣提到他妈妈最近要过来。察觉到南穆的紧张后,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别担心,妈妈的病已经很多了,她就是想过来看看孙子。”南穆对陆鸣露了一个笑容。这么多年过去了,陆鸣的妈妈也学会了放手。陆鸣大三的时候就被一家互联网公司看上了,毕业后就高薪聘请,他家里那个哥哥也做了自己感兴趣的行业,并没有继承公司,他哥哥对陆鸣挺好的,就是不太喜欢陆鸣妈妈。这几年里,陆鸣妈妈接受医院的治疗,抑郁症也缓解了很多,顺带着看开了很多事情,她虽然没有对当初对南穆过分的态度而道歉,但时不时寄过来的一些吃喝穿用的东西,都足以看得出她的抱歉。这样挺好的。南穆面试的是一家广告公司,她是搞设计的,面试结果很不错,公司让她三天后就开始上班。下午陆鸣下班后就来接南穆了。两人到达天仙居的时候,郑斌跟刘瑞已经到了。“哎哎哎,南穆你小心点,快过来坐着,别乱动。”郑斌扶着南穆坐稳。刘瑞帮她倒水,“你现在是有宝宝的人了,别像以前那样干什么事都风风火火的。”南穆被他们这一套一套的搞的哭笑不得。“江远跟南陆呢?”陆鸣见他俩还没来,便问。郑斌拿出手机翻到日历,“看看今天什么日子。”陆鸣看了眼,八月七号。高戴的忌日。“他们等会过来,我们先吃吧。”郑斌让服务员把菜上齐。陆鸣坐在一边帮南穆挑鱼刺,听南穆跟他们两个聊天,时不时的也插句嘴。“等会儿老大来了我有事要说,你们尽请期待一下。”刘瑞卖着关子。陆鸣挑眉,“你要结婚了?”刘瑞丢了几粒花生砸过来,“去去去,我说陆鸣你怎么现在变得跟你媳妇儿一样贫了?我还早着呢,诗诗才大一,我得等她毕业。再说,我们这儿,有谁结婚能早得过你俩?”郑斌也接话,“对啊,你俩啥时候办喜事?我这边好准备礼钱。”南穆撑着脑袋看陆鸣,“你问他。”陆鸣笑的无奈,“快了,等她工作稳定,我们就结。”他最近正计划着买一套新房。他要给南穆最好的一切。被喂了一把狗粮的两人默默闭上了嘴。半小时后,南陆跟江远姗姗来迟。见到南穆这个孕妇,两人也是夸张的嘘寒问暖了一番。南陆这几年越来越被江远同化了,两人一唱一和,活生生的怼死在场的其他人。“你不是有话要说吗?”南穆避开旁边两位的狗粮,问刘瑞。刘瑞擦了擦手,从包里取了几张请帖过来,“来来来,都拿着。”看到请帖的第一瞬间,郑斌就我了个草,“操!你这个禽兽!你他妈刚刚不还说人家姑娘小吗?果然,你也要结婚了,全场就我一个单身狗!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刘瑞嘴角抽搐,没控制住手,给了郑斌后脑勺一巴掌,“你他妈看清楚了,这是我姐跟二狗哥的请帖!他俩在Z城,我姐又有身孕不好过来,请帖就让我带发了。”南陆翻开请帖一看,果然是刘觅跟二狗。二狗这个人,明明说就随便处处,结果一处就把人家姑娘给套到手了。好在,他现在有了份正经工作,也不用让刘觅每天提心吊胆。南穆也很欣慰,仿佛所有人都拿到了最好的剧本。大家这一步步的走来,经历了太多太多,好的不好的,哭过也笑过,紧张过也刺激过。或许,这就是青春吧。过往的青春已经流逝,美好的未来才刚刚开始。幸好,大家都在。幸好,每一个人都过得很好。幸好,他们都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这便好了。这一生有你们,足以。

百度搜索 今天开始喜欢你+番外 爱搜书 今天开始喜欢你+番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今天开始喜欢你+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榴莲香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榴莲香菜并收藏今天开始喜欢你+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