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影帝重生之途+番外 爱搜书 影帝重生之途+番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艺术节举办的场地就选在即家老宅所在大院周边的B市大学,开幕式表演舞台则建在了B大的文学系广场中,因为毗邻皇家园林,周围风景非常好,放眼望去房屋皆是复古的红楼建筑,独立在花木园林中,极目绿芜照眼,使人看得不由身心放松。

    开幕式的上午是各大领导讲话和参观展览时间,和学生无关,下午才开始艺术节汇演。

    到了午后,阳光渐渐被白云遮挡,透露出一股闷闷的不舒服感觉,却影响不到国内外各个前来参加表演的学生代表的心情。

    学生们年纪从十五到二十五岁不等,看去长相普遍比较出众,再不济也是五官端正,起码上镜无障碍,大家在后台化妆聊天插科打诨,更多的还是在反复排练节目,有唱歌跳舞的,有表演话剧情景小品的,也有和即陵一样演奏乐器的……能从各自的学校脱颖而出,代表校方来参加盛典的大都不是什么平凡人,叶长时随意地往左边一瞟就认出了那几个表演小品的人中有两个是十几年后常驻春晚的大师,而在他们旁边一位穿着黑西装眉清目秀的少年十年后则会成为名誉世界的钢琴大家。

    照理这要换他自己,现下就去结交一番为以后铺路了,不过如今参加开幕式表演的是即陵,身为一个透明人自然没他什么事,况且说来,即大神以后的发展可比这些人厉害多了!

    趁着未来大神化妆的空档,叶长时出去逛了逛,艺术节表演在下午一点正式开始,节目单贴在化妆间门口,他特意去瞥了眼,见即陵的表演被放在了压轴位置,心里满意地想看来这些人还挺有眼光的,知道好的东西要留到最后欣赏。

    他无所事事地围着露天舞台走了一圈,尔后穿过拥挤人群,往台下排排坐的领导面前晃过,明目张胆地走到了台上一个正在表演魔术的学生身后,看着他如何面不改色地忽悠人,顺便吐槽这魔术哪里不够严谨露出了马脚……

    随着时间流逝,一个个节目往下进行,日头彻底被浓云遮蔽了,四月初的天气,没有阳光照拂,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风起带来周边绿树林子里清新的草木香气,混合着丝丝凉意朝脸颊和脖颈扑来,在台下坐了许久闷热得流了不少汗的领导脸上终于看到了舒服的笑容。

    他近距离站在台上观赏了好几个表演,等一个小品落幕之后出来民族舞的节目,叶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便绕过这些身姿曼妙的女学生回了后台去。

    在外面逛这么久,即陵早化完妆了,此刻正盯着一个方向发呆,叶长时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见是那个表演魔术的小伙子满脸盎然地在和看起来像他母亲的妇人聊天,再看即陵,脸上表情淡淡的,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渴望或羡慕的心思!

    他悠悠踱步到发怔的青年身边,试图引开他的注意力,张口道:“你饿不饿,从早上准备到现在还没吃东西,要不我出去给你买……”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想起自己是个隐形人,买不了东西,顺口改道:“要不我给你咬一口。”

    “……”

    即陵无言抬头看他,白皙面颊有定了型看起来非常顺滑的黑发映衬着格外隽秀,那双眼瞳黑得纯粹,倒映有头顶的灯光,闪耀着柔和悦目的光明,看得叶长时心头微动,非常想捧着那张俊脸亲上几口,不过他到底还记着眼前人只是个孩子,硬是忍住这种冲动感,没有做出掉节操的行为。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度过了等待的时间,事实上都是叶长时在说,即陵偶尔不动嘴皮地应一声,毕竟后台还有人,要是被别人看到他对着空气自说自话,还以为是见鬼了。

    ……

    眨眼表演已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待轮到即陵上场,天色差不多暗下来了,不知是到了黄昏还是即将下雨的缘故,阴云开始聚拢漂浮在半空不散,蜻蜓飞虫于众人头顶盘旋,天空由白转灰成了水洗抹布之色,看似不太妙了,好在已进行到了最后一个表演,没有人会在这时候离开。

    舞台上,主持人报完幕后退场,穿着雪白衬衫的青年拿着昨天才收到的那把红漆小提琴步伐稳健站到台中央,他的脸色冷淡,并不见笑容,只低头对台下人示意了一下,等场内差不多安静下后,伴奏的钢琴声缓缓流淌而出,他轻阖起了眼开始拉琴。

    几乎是第一个调子成形之时,现场已是一片寂静,叶长时站在台上最前面中央的位置,所有领导观众都在他的身后,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周围人都在顷刻间消失了,天地之下仿佛唯剩自己与台上之人。

    他看着男生全神贯注进行着演奏,身体伴着那舒缓的音乐律动,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在二楼往下看时那个忧郁的身影,心里蓦然涌上一股悲戚情绪来,惹得整个人的每一个器官都静默了下来,莫名其妙的,他说不清这情绪从何而来,不过音乐本身就是一种能让人感同身受演奏者心里喜怒哀乐的东西,更别说眼前人还是他的心上人,有这种感觉不足为奇。

    天空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绵绵细雨,分明二人相差不过两三米的距离,透过薄薄雨雾去看白衣人,视线却像是被牵扯到了千米外的远方……

    演奏没有被天气打断,还在继续,琴声进入了高潮,伴随着下雨的声音更感动人了,落雨打湿了园林泥土,鼻尖是泥土与青草的淡淡香味,刹那令人感觉乐声是从遥远山林飘来的,悠扬缥缈带着诗和雨的味道……

    雨渐落渐大,现场却无一人起身离开,即便视线被雨帘遮挡,他们仍眯着眼凝视着台上人,目不旁瞬,时间仿佛变慢了,眼前画面本该让人感到焦虑,但这一刻,他们只看到了音乐的美妙……

    雨水无法对叶长时造成影响,便连湿雾也无法沾染到他身上,可台上人的衣衫却已被打湿浸透了,水珠一滴滴沿着眉额脸颊流下划入衣襟,那股子孤独感更为深重了,他仍闭着眼,睫毛上凝结了小颗的雾水,一颤便掉落而下。

    慢慢的,琴声终于进入了尾声,远近流动起一层乳白色薄雾,随着最后一个音符延绵着消失在了雨幕之中,演奏者缓缓睁开眼,径直接触上了台下人凝眸的目光,他微微愣了愣,继而扬起嘴角,对着来自遥远未来的他的未婚夫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

    表演结束,即陵鞠了个躬后便抱着琴到后台擦干,叶长时过去时,只见一个浑身湿淋淋的人坐在凳子上用纸巾小心地擦着小提琴上面的水珠,裤管与几缕头发滴着水珠,在水泥地上积了小小一滩,被雨淋湿的白色的衬衫都黏在了身上,过堂风一吹,整个人冷得打颤。

    叶长时皱起了眉,大步过去一把捉住了他擦琴的手,接触到的肌肤果然冰得可以,不禁咋舌道:“这么大雨,琴肯定要受影响,坏了就坏了吧,你别把自己搞生病了!”

    即陵抿了抿唇,停顿片刻后堪称乖巧地点了下头。

    叶长时有些惊诧于他这么固执的人竟没有挣扎,眉头一挑,松开了手,对方没看他,草草擦了琴上水珠后就将其放进了琴盒,看样子是不打算挽救它了。

    “回去吧。”即陵提起琴盒,面无表情道。

    叶长时捏不准他现在是什么心情,明明刚表演完的时候还很腼腆地对自己笑了下,现在又成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无可奈何,只得应了声“好”。

    即陵出门时啥也没带,走路回去不切实际,也不能叫司机来接,二人就打算打车回家,然而这时候正值下班高峰期,他们在路旁傻站了许久仍没有打到一辆车,叶长时私以为会造成这种情况是因为站在路旁已经被雨淋得浑身湿透的即陵太过邋遢了,没司机愿意载他,弄脏自己的车子。

    天空在此时完全阴沉了下来,气温下降了好几度,冷风吹在湿漉漉的身上带走了一层层温度,又等了几分钟,叶长时眼看着身边人嘴都快冷得发紫了,心里有点着急,他自己倒没什么,反正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雨碰不到他身上,就怕即陵一不小心给淋出问题来,生了病自己没法送他去医院,于是一皱眉头,强拖着人去到了附近的公交车站台。

    站台上的座位挤满了一排人,二人堪堪躲在檐下避开雨滴,目光惘然看向远方,整条城市街道的建筑同车辆皆被围裹在了细雨与湿雾中。

    大约五分钟后,路过即陵家别墅的公车开了过来,车前两盏灯的灯光在雨幕之中模模糊糊的,并不明亮。

    叶长时又拽着冻得有些傻乎乎只知抱着琴盒的即陵上车,好在对方还知道要付钱,手脚有些僵硬地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的纸币塞进了投币箱,司机大叔正好转头看到这一幕,发现后边没人了,便对他道:“小伙子,你钱给多了啊,一个人两块就够了,我找你钱吧!”

    即陵瞥了他一眼,又看向叶长时的方向,摇摇头说了句“不用”,司机见状也不多说什么,只当他人傻钱多,关上门就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雨天公车上乘客较多,座位早被坐满了,即陵随意站到一边抬手握住了拉环,靠近他身体座位上的女学生一见有个浑身湿透的人站到旁边,连忙向里靠了靠,似是怕沾染到什么东西般避之不及。

    叶长时看着好笑,心说要是十几年后有人告诉这女生她曾与即大神在公车上有过这样一种缘分不知会是个什么心态。

    车子在雨雾里缓慢行驶,玻璃窗外边挂满了水珠,里面则凝结了一层薄薄白雾,前面有个乘客大约是不适应这车里人挤人的闷热,皱着眉头拉开了窗户,冷风呼地刮了进来,还伴随着细细的雨珠,顿时整辆车都清爽起来。

    叶长时看到即陵在风吹进来的时候明显颤抖了一下,脸色更为苍白了,抱着琴盒的那只手的手臂上都冷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抿了抿唇,心里突然闪过一些念头。

    他想,假如自己没有回到十五年前来,那么十八岁的即陵是不是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傍晚独自一人孤零零回去的呢?且依他那固执的个性,很可能宁愿站在路口淋半小时的雨等出租也不愿意来坐公交,等回到家小提琴都泡烂了,那场面要多凄凉有多凄凉……难不成这就是之后十几年即陵再没有演奏过小提琴的原因?

    叶长时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转头看身边人,发现对方嘴唇已经被冻得发紫,却不自知地正出神看着车窗,他潮湿的发丝差不多被前方车窗刮来的冷风吹干了,随风斜斜地飞扬着,露出了大半干净的额头,微微眯着眸,显得睫毛更长了。

    叶长时真想拿出手机来给他拍张侧面照,目的不论是记录下爱人的昔日美颜还是作为他来过这里的纪念都好,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带过来。

    风还在刮着,窗户哗哗作响,前边的乘客终于下了车,他一走,有个大妈连忙占据了他的座位,低骂一声直接把窗户给关上了。

    “冷不冷?”叶长时问。

    即陵微怔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在和自己说话,刚要点头,忽然背后紧靠过来一阵温暖,一双手就环绕到了自己的腰间,覆上了他抱着琴盒的手,耳边热气伴随着话语传来:“我不会沾到这里的雨水,抱着你的话,应该会暖和些。”

    车内没人能看到这对狗男男背后抱的姿势,僵硬的自然就只有即陵一人,几乎是意识到自己被抱住的瞬间,他的耳朵刷的一下整个都红透了,与身后人接触的地方温度一点点传来,分明是正常的体温,却烫得他的心跳得砰砰然,脑子里晕乎乎的,许久都平静不下来。

    十八岁的即陵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这个姿势,这还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人以这样的方式的亲近,照理说被一个男人抱着,应该是会排斥的,可大概是在这天里受到的风雨太多,身上太冷,有个温暖的地方就忍不住想要去靠近了……

    车子开过了一站又一站,大约半小时后,二人成功回到家,偌大的别墅在此时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唯有寂寞雨滴声。

    进入屋内后,叶长时催促着即陵快去洗澡换衣服,对方动作慢吞吞的,脸上有点发红,反应也慢半拍,放下东西的片刻时间就打了好两个喷嚏。

    “感冒了?”叶长时问着,伸手去探上了他的额头,手背感受到的温度是不正常的烫人,心里一咯噔,嘴里念叨:“竟然发烧了,要死,我这隐形人一个怎么送你去医院?”

    即陵淡淡瞥了他一眼,说了声“不去医院”,接着便自顾自拿着东西上楼回房间。

    “不去医院先吃点药,吃完药再洗澡。”叶长时熟练地找到医药箱翻出退烧药跟在后面说道。

    即陵没有回应,明摆着抗拒吃药,进了房间后迅速拿起睡衣就往浴室躲,结果关门前被叶长时眼疾手快地给揪了出来。

    “听话,吃了药先,否则洗个澡弄得着凉更严重了,我得演一次鬼寻医了。”他劝说着去倒了杯水,然后一手拿药,一手拿水摊在抗拒吃药的小孩面前,表情是无可转圜的坚决。

    即陵抿了抿唇,没有办法,拿起药囫囵吞了下去,因为发热而绯红的脸变得苍白了些。

    叶长时拍了拍他的背,神色缓和下来,安慰道:“好了,吃了药就是好孩子,乖,去洗澡吧,干爹去给你煮点粥喝。”

    即陵:“……”

    ……

    等洗完澡出来,天色已成黑黢黢的了,窗户外附着了一层水珠,划过去留下一道道水痕,耳边能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落在房檐上啪啪作响,听久了还觉得挺有韵律的。

    可能是药效起来了,即陵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也不想吃饭,出了浴室后直接躺倒在了床上,没一会意识就模模糊糊的了……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惚只觉得身上一直冒着汗,背后腿间黏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他刚一脚踢掉被子,身上才凉快一下,又被谁把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顿时热得焦躁,却虚弱得挣脱不出,他紧皱着眉睁开眼,视线在黑暗中扫过,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人背对着床脱了件衣服,躺到了自己身边,旋即动作自然地把一条手臂搭在了他的腰上。

    那人身上的肌肤凉凉的,即陵觉得很舒服,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没犹豫伸手将人整个捞过来抱进了怀里,耳边隐约传来一声轻笑,模模糊糊听到男人问:“喜不喜欢我?”

    他低哑的声音答:“喜欢。”

    ……

    叶长时在十五年前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了这一声“喜欢”上,一闭眼再睁开时,已回到了竹楼,他站在那古旧的青铜轮盘前出了好一会儿的神,心里不免担忧十八岁的即陵发烧的热度有没有退,生病了有没有人照顾,醒来看不到自己会不会不高兴……他忧虑许多,想再回去看看,然而伸手去碰那去轮盘中央的黑字符,却已没了反应。

    他叹了口气,不得不接受现实,心说回来也好,既然现在的即陵没事,当初那病应该也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影响。

    叶长时整理了思绪,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他在过去待了半个月,这里只过了一小时不到,倒是不用担心某人回来看不到他生气了。

    转身走到书房关上了密室的门,他打算出空间打个电话给即陵问问他有没有多出关于十五年前自己的记忆,然而刚走出竹楼院门,就看到来人还穿着一整套的西装从竹林小道急匆匆地过来,皮鞋快步落在石头小道上发出“踏踏”声,听节奏也能想象出它主人现在的紧张的表情。

    即陵脸上焦虑的神色在转弯看到叶长时的瞬间平复了下来,随即呼出了一口气,步伐也减慢了。

    叶长时站在原地没动,等对方走到自己面前后,仰头问:“你是不是想起了一段往事?”

    “恩。”即陵应声,突然冒出那段记忆此刻清晰得就好像发生在不久前,那种一觉醒来发现人走楼空的感觉实在太不妙了,以至于他直接从活动中半途退出赶过来确认人还在这。

    叶长时扬起嘴角,在他脸上亲了口,退后两步又将不久前趁人迷糊占人便宜时问过的话拿了出来:“陵儿哥喜不喜欢我?”

    即陵看着他,微微颔首,低声道:“喜欢,都喜欢。”

    竹林素净清雅,整片看去好似一片绿玉,男人的微笑也被映衬得温柔无暇,足以镂刻在心版上一生。

    他们爱上了一个人,然后爱上了这个世界。

    【番外完】

    TXT免费下载吧----引领电子新时尚

    :et

    手机版:et

    会员(清莹莹的水)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

百度搜索 影帝重生之途+番外 爱搜书 影帝重生之途+番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影帝重生之途+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散扶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散扶柒并收藏影帝重生之途+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