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不可能喜欢他 爱搜书 我不可能喜欢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盛星河是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人,贺琦年软绵绵的一撒娇,他就没辙。

    当天晚上,两人再次躺在了一张床上。

    平白无故折腾了一晚上,盛星河毫无睡意,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赵天煜张牙舞爪的嘴脸。

    ——他之前就有过前科!为了赢,他什么事做不出来?

    他拼命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赵天煜的胡言乱语罢了。

    但是没用。

    大脑还是不受控地联想到了很多事情。

    刻板印象一旦形成,很难改变,在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眼中,他就是服用违禁药物被发现,禁赛一年多的运动员罢了。

    大家的生活节奏那么快,这条信息就这么定格在了一群人的脑海之中,没有人会想要了解他为什么会被禁赛,过去和未来是什么样子,每当有人提起盛星河,总会有人接一句,“哦,那个被禁赛的啊。”

    至于背后的原因,没人了解也无法深挖。

    就像他刚进T大校园时,大家所津津乐道的一样,每个人都自以为了解真相,在传播真相,伸张正义。

    他不敢想象这辈子如果无法跳过2米31那道坎,该抱着怎样的心态退役,该怎么面对为他牺牲了那么多的边教练,该怎样度过接下来的人生。

    自从年初的国际赛结束之后,心态就一直处于不太理想的状态,一次又一次地质疑自己的水平。

    是不是真的跳不过去了?

    其实以前也有不少人打击过他,试图从各方位各层面剖析,就为了告诉他,过了一定的年纪很难再有什么大突破,但他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直到被禁赛,直到身体状况有了明显的变化,直到过完了二十八岁生日仍然没有进步,他才开始惶恐。

    如果有人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他,你能跳过2米31,那中间受多少罪他都无所谓。

    可是不会有。

    是不是真的跳不过去了?

    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他只能在一片困顿和迷雾中摸索前行。

    大概是天冷的关系,后腰的旧伤总是隐隐作痛,他开了会空调,贺琦年从浴室出来了。

    贺琦年冲了个澡,浑身香喷喷的钻进被窝,往盛星河身侧挤了挤。

    “我都快被你挤下去了,”盛星河用胳膊肘抵住他,“过去点。”

    “我冷……”贺琦年把被子拉到鼻梁位置,只露出一对眼睛,“嘶,为什么南方的冬天这么冷,我每次脱衣服都要巨大的勇气。”

    盛星河淡淡地回应,“我也不知道,我也不喜欢冬天。”

    贺琦年转过头看向他。

    人的情绪就算隐藏得再好,也会在不经意间向外释放,再加上贺琦年本身是个挺敏感的人,一下就察觉他的情绪不对劲。

    “你不太开心?是因为赵天煜的事情吗?”

    盛星河迟疑了好一会。

    他虽然没有直接答复,但贺琦年已经接收到了信号。

    “他那个人就是嘴比较贱,你看他那些话里有几句是真的,别放在心上,明天报告一出来,估计你都看不到他了。”

    盛星河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你是不是上回跟我说过,他在省运会上只能跳2米13,在国大奖赛上就跳了2米23?”

    贺琦年点点头,“对,就是他,当时我就觉得挺意外,但因为药检过了,这个想法就被压下去了,他之前说这个是新药,很可能还检测不出来。兴奋剂的发展比检测手段的更新要迅猛得多,永远都是先有药再发现。”

    盛星河回忆赵天煜当时的表现,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况且要真有那种药,代价肯定不小,就为了那么一点奖金,不值得。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盛星河皱了皱眉,“之前是有人在背后帮赵天煜。”

    两人的视线对上。

    细思极恐。

    检测的步骤是取样,运输,出报告。他们可以在这三个环节中的任何一环做手脚,调换早已准备好的正常样本,之前也不是没有出过这种事情。

    只不过那时候网络媒体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那些新闻报道鲜少有人知道。

    “那赵天煜当时那么卖力地演戏说那玩意儿是新药,只是为了骗我们上当?”贺琦年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有些恐怖,“这人心机怎么这么重。”

    盛星河很想说,这世上多得是你无法想象的黑暗,也没有绝对的公平和正义,越往上走,越是这样。

    一枚奖牌能带出巨大的商业价值与效益,总有人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不停摸索,寻找漏洞,庞大的利益驱使着一些人不择手段,他们就如同阴暗里的老鼠,伺机而动,而那些处在光明里的人是看不见的。

    在一切没有曝光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自己享受着最公正的待遇。

    可他不愿意把这些话说出来。

    贺琦年的心灵是非常干净纯粹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一直乐观地保持初心,保持良好的心态去迎接每一天,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是失望。

    盛星河说,“不想那么多了,反正我们还是坚持底线,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用那些不正当手段取胜的迟早会被发现。你看过08年奥运会吗?”

    贺琦年摇头,“那会我还忙着上兴趣班呢。”

    盛星河叹了口气,“代沟啊……”

    贺琦年急了,“我可以回去查啊!那么大比赛肯定有视频记录。”

    盛星河说:“当时有一场4x100的男子接力赛,牙买加队突破人类极限,以37秒10的成绩夺冠,直到2016年,奥委会把当时的样本拿出来复查,才发现其中一名成员的样本内含有禁药成分。整整八年,当时新闻爆出来震惊了整个体育圈,当时的奖牌都被收回了。”

    贺琦年也震惊,“还能这样?”

    “嗯,各部门的监管力度在不断增加,总有人站在正义这边。”

    如果你相信这个世界是黑暗的,那它就是黑暗的,如果你还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是光明的,那它就是光明的。

    当晚,两人就着这个话题扯到了很远的地方。

    盛星河不记得自己是什么睡着的,只记得自己做了个梦,还是一个比较微妙的梦。

    他梦见林建洲让贺琦年转进国家队,并且和他分到了同一间宿舍。

    宿舍两张床,贺琦年半夜爬到他床上,还在他耳边幽幽地来一句,“哥,我能抱着你睡吗?”

    他还没来得及拒绝,贺琦年的胳膊就已经伸进了他的睡衣里。

    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燥热起来。

    盛星河四肢蜷缩着,没有动,后背贴着贺琦年的身体,像是贴着一堵自动散热的墙。

    温热的掌心顺着他的小腹一路向上。

    “你身上好暖和。”贺琦年探出舌尖舔了舔他的耳垂。

    …

    睡醒之后,盛星河还真发现自己被人抱着,只不过不像梦里那么刺激,贺琦年的胳膊缠在他脖子里,睡得跟头死猪一样。

    他想翻个身,忽然感觉到下半身有一点点异样,伸手摸了摸,四肢僵硬,欲哭无泪。

    红晕从耳朵尖一直蔓延到胸口,趁着贺琦年还没睡醒,他蹑手蹑脚地跑去厕所换内裤了。

    门一关,他蹲在地上,揪着头发反思。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一定是最近跟贺琦年走太近了。

    脑子里冒出另外一个声音:“能有和秦鹤轩走得近?你两可是天天凑一起训练吃饭的。”

    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不都是好兄弟?怎么没见你梦到过他?”

    秦鹤轩又不是同性恋……

    “所以因为贺琦年是同性恋你就可以胡乱YY他咯?”

    我又不是故意的!!!做梦啊!做梦这种事情能受控制吗!?

    “你要是不想怎么会梦到呢!?嗯?”

    啊啊啊啊!——

    怎么会这样!?

    他无声嘶吼。

    “哥,你干嘛呢?”贺琦年一推门就看见盛星河一脸便秘地蹲在水池边揪头发,马桶盖上躺着条内裤。

    还没等他看清什么,盛星河就以闪电侠的速度从地上弹跳起来,二话不说,一掌将人推出门外,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盛星河低下头,脸红如辣椒,感觉大脑不是中病毒,而是直接跳闸了。

    他甚至在想,要是能顺着某个地缝穿到平行世界多好。

    贺琦年不明所以,摸着隐隐发酸的胸口,站回浴室门口,关切道:“你怎么了啊?”

    “你等着!我马上好!”盛星河的声音听起来万分焦急,火烧火燎。

    刹那间,仿佛有一道闪电劈过他的后脑勺。

    贺琦年茅塞顿开。

    ——教练也是有生理需求的,难怪今天起得比他还早。

    其实在贺琦年眼里,这种事情算不了什么,男人嘛,活动活动手指,多正常的事情?

    但盛星河这人脸皮薄,上回换衣服被看到都能给他一顿锤,这种事情被撞见,确实尴尬,没当场把他碎成尸块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好意思,”他低声道歉,“那那那,那我不打扰你了,我,我先去买早饭。”说完就飞奔出房间,连外套都忘记拿。

    要是不道歉还好,这一道歉,盛星河简直想往自己胸口扎一刀子。

    心惊肉跳的一个早上。

    贺琦年买完早点回去,发现盛星河已经走了,微信上留了条消息。

    我先去田径馆,一会见。

    贺琦年坐在小沙发上闷笑,不知不觉地干掉了两份早餐。

    …

    跳高决赛名单上少了一个人的名字。

    赵天煜退赛了。

    贺琦年在热身时才听到有人在讨论赵天煜用药被举报这件事情。

    大家聊到这个话题时,并没有太多意外,因为昨晚在酒店大闹一场,很多人目睹经过,一传十十传百的,大家都有预感。

    人一旦被发现用药,免不了被质疑过去的成绩。

    “他上次大奖赛的冠军估计也是作弊拿的,鬼才相信他能跳到2米23。”

    “太恶心了这种人。”

    “他说是教练逼迫他的。”

    “谁知道呢,教练逼他用他就用了吗?都是一丘之貉罢了,我永远看不起用药的。”

    “就是,侮辱了赛场……”

    盛星河走过的时候,一群人忽然又都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定格了半拍,又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只是有人会时不时地偷瞄一下他。

百度搜索 我不可能喜欢他 爱搜书 我不可能喜欢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不可能喜欢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隐并收藏我不可能喜欢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