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最强鬼医:暴君宠妻,无下限 爱搜书 最强鬼医:暴君宠妻,无下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终于,薄唇贴在了她的红唇上,那柔软的跟他梦中所梦到的一模一样。

    滑滑的、嫩嫩的……

    月星染睁开眼睛,瞧见面前放大的俊脸,皱眉。

    募的,察觉到唇上的压迫感时,她直接一脚……

    “咚——”

    尉迟寒整个人,连同她身上盖的被褥,一起被踢到了床角。

    尉迟寒扶额,他果然还是低估了她的爆发力。

    月星染坐起身子,望着他,不淡定的问:“尉迟寒,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在这里什么?”

    想到刚才睁眼看到的,唇上感觉到的,月星染的脸,像是煮好的大虾,红到了脖子。

    没带面纱的月星染,脸上娇羞的神情,部被他看在眼里。

    尉迟寒伸手将怀里的被褥拿开,整个人缓缓的朝她爬来。

    他的动作很慢,很优雅,似是一只正在散步的猎豹。

    见状,月星染缩了缩身子:“七爷,你不要胡来。”

    尉迟寒在她脚边停下,琉璃凤眸里闪过狡黠的精光,问:“月儿,你刚才可有感觉?”

    “什么什么感觉?”

    闻言,尉迟寒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唇瓣上,自喃着,但这声音,又足够让她听到。

    他说:“是了,当时月儿吻我时,我也没感觉到。”

    这话一出,月星染羞愤的怒指着他,不淡定了:“我什么时候吻过你了?”

    “月儿,你趁着我高烧昏迷时吻了我,醒来后,鬼畜已经告诉我了。”他说的时候一脸认真,似是丝毫没有察觉到月星染的窘迫。

    月星染张了张嘴,很想为自己辩解两句,然……

    他好似,就是不给她机会。

    紧接着,他又腹黑的说:“我当时昏迷,故而月儿吻我,我没感觉,所以刚才我也吻了月儿,试了试,月儿你也说你没有感觉。”

    月星染红着脸,羞愤的呵斥着:“尉迟寒,你休要胡说八道,我根本没有吻过你。”

    “月儿,我虽然昏迷,但还是有些感觉的。”他双眸炯炯的盯着她的红唇,撩着薄唇,一脸迷恋的说:“我感觉到,月儿的唇,柔柔、嫩嫩、滑滑的唇,贴在了我的唇瓣上,那滋味……”

    适当的,他还为了配合自己的话,唆了一声。

    “你够了。”月星染低喝一声:“你不要再说了,我当时只是在给你喂药。”

    “我明白了。”他凑近,双手支撑在她的身体两侧,月星染的身体往后退,退无可退。

    “你,你别过来了。”

    “那我就这样。”他们身后,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路了,故而他逼迫她再一次在他面前躺下。

    月星染一心想要躲避他的靠近,却忘了,自己正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设计好的路,而进行着。

    尉迟寒居高临下,眸色深邃的凝视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昨晚,他便跟自己说过,今天,他定要在双方清晰下,好好品尝这红唇给他带来的诱惑。

    月星染看着他,总觉得尉迟寒此刻非常危险。

    等她意识到此刻两人上下的位置时,已经迟了。

百度搜索 最强鬼医:暴君宠妻,无下限 爱搜书 最强鬼医:暴君宠妻,无下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最强鬼医:暴君宠妻,无下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韩星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韩星辰并收藏最强鬼医:暴君宠妻,无下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