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时空旅舍 爱搜书 我的时空旅舍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5月9号,周三下午。

    四个人分成两组,都穿着防护服,一人拿着一柄细长的重剑,正在练习着实战剑术中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两项,刺和闪躲。

    在教导他们的过程中,那曲将剑术分成了几部分,每天训练不同的部分。

    首先是距离意识,这一点无比重要,是科学剑术的基础。只有对自己和对手的作用范围有精确了解,才能更好的保证自己的攻击奏效、躲避及时,也包括根据这一点在对战过程中采用不同的应对战术等等。然而这个太难获得了,是必须经过长年累月的严苛训练才能具备的,那曲对学员们的要求没那么高,有距离的概念就行,不必保证太精确。

    然后是刺击、闪躲、步伐、劈砍和格挡,还包括体能训练。

    一周下来,众人几乎都练了两轮以上,祝嘉言和戚蔓蔓更是练了四轮了,他们对那曲的剑术已经有了初步了解。

    此时程烟和戚蔓蔓一组,祝嘉言和刘长威一组,那曲正在不远处带一个新人,于是他们只能自己掌控节奏。

    按照那曲的规定,两人中一人可以连续进攻三次,对手只能闪躲,不能格挡,三次后攻躲对换。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步伐可言,能记住踩剑术步伐不乱跑就不错了,根本对躲闪没什么帮助。而且闪躲动作也掌握得不多,有限的几个动作做出来都如大老爷们第一次学跳舞一样僵硬。所以他们通常采用的方式都是想办法脱离对手的攻击范围,再者就是大动作闪躲。

    幸好对手的水平也很低,这么垃圾的闪躲,居然偶尔也能躲过去。

    但是程烟是个例外。

    她有格斗底子,本身就具备很好的闪躲意识,也会散打步伐,身体素质又好,而戚蔓蔓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体能和进攻意识实在太差,动作迟钝加变形,基本上戚蔓蔓的进攻她都能轻松的躲过去。

    但程烟还是十分意外,因为在前几天的时候戚蔓蔓都根本碰不到她,现在居然偶尔能击中她了!

    而且这姑娘心极狠,每次都刺中要害!

    好不容易,程烟再一次完躲掉了戚蔓蔓的一轮三次进攻,看见这姑娘虽然累得不行但也丝毫不气馁,她的脸上也不由扯出一抹笑容,说道:“休息下吧。”

    戚蔓蔓点了点头,取下面罩,里面一张娃娃脸红扑扑的,发丝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她对程烟说:“你真厉害!”

    程烟点头说:“你进步很大!”

    戚蔓蔓笑容很乖巧,难以想象这个姑娘在对战中每次都照她喉咙上刺:“可能是因为我每天都来练一整天吧,你应该以前学过相关的东西吧,我看你半天的学习效果都比我们一天更好。”

    “我玩过格斗。”

    “难怪!”

    “你不上学吗?每天都来。”

    “我在上大一。”

    “我也是,为什么你们这么空闲,我逃那么多课都没你来的时间多。”程烟觉得自己怕是上的一个假大一。

    “我……我主要是在公司实习,很少去上课。”戚蔓蔓尴尬的说。

    “公司实习也不用去的吗?”

    “我请了假……”

    “噢!”

    程烟稍微想了想就明白过来了,这姑娘多半去的是自己家的公司。

    平常人在公司上班当然不可以天天请假,但是这个俱乐部里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也许只需要说一声‘爸我出去一下’就可以一整天都不用上班了。

    两人便席地而坐,看着祝嘉言和刘长威两人对练。

    其实他们俩的身体素质都算很好的,毕竟平常就爱好运动,但是祝嘉言基本和戚蔓蔓一样天天都来,而刘长威还没有程烟来得多,加上学习态度的差异,于是才短短一周时间,两人就体现出了极大的差异——祝嘉言没有戚蔓蔓那么狠,但是各种骚套路和假动作层出不穷,一会儿刺腹部,一会儿刺腰间,一会儿刺面罩,有时候还特意向下刺大腿,让刘长威应接不暇。

    没看一会儿,戚蔓蔓瞄了眼不远处的那曲,主动说:“我们也继续吧。”

    这时换程烟进攻。

    程烟速度极快,爆发力量也很强,几乎不用任何迷惑动作就能刺中戚蔓蔓。

    而戚蔓蔓躲避动作很僵硬,相比起之前程烟一偏身一摆头就能躲开她的刺击,她的躲闪动作不仅大,费力,而且收效很低。想来她以前也没怎么接触过格斗或对抗,对于剑术就更是毫无了解了。

    三次刺击,中。

    戚蔓蔓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曲老师会对‘真实决斗’那么执着,平常教课的时候仿佛一切都按照真实决斗来,但戚蔓蔓知道如果按照那曲老师的说法,她已经死了三次了。

    虽然知道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那样的决斗,最多打打兵击交流赛,她还是觉得自己太差劲了,要加强训练和锻炼才行。

    看着持剑轻松站立的程烟,身材高挑又神情高冷,她不由有点羡慕。

    当那曲教会新人几个简单动作让他练习后,便又过来继续纠正他们的发力动作,以让他们的剑刺得更快、更稳、更精准。接下来还有每天都要进行的对抗,在那曲的注视下,双方可以用上任何技巧,直到击中对方。对抗结束后,那曲会在他们犯的众多错误中挑出最低级、最基本的几个,教他们改正。

    程烟练到下午四点,就向那曲告别回宾馆了,此时祝嘉言和戚蔓蔓还在接着练习。

    直到那曲下班去健身房了,戚蔓蔓才离开,而祝嘉言仍然待在击剑馆重复着一个个刺击动作,熟悉着进退步伐和躲闪动作。

    这样是很无聊的。

    击剑的乐趣主要在于双方对抗,一个人独自练习太枯燥了,而它又不像传统武术一样有那些只要做出来就连自己也会觉得很帅、很有成就感的招式,它只有一个个极为精简的动作,甚至不找人对抗的话自己都很难察觉到自己的进步!只是祝嘉言还是在持续的练习着,仿佛已深深沉迷进去。

    到晚上九点,他才准备离开。

    走到一楼时刚好遇上已经换上干净衣裳,坐在休息区拿着一张纸低头努力看着的那曲。

    祝嘉言立马露出一个笑容,走过去道:“那老师还没回去吗?”

    那曲愕然抬起头,随即也笑了笑:“还没。”

    “我送您回去吧?”

    “不用了,你自己回去吧。”

    “那老师您在看什么呢?”

    “我……哦,我在看这个表。”那曲盯着纸上的表格皱了皱眉,有点为难,很快他又看向祝嘉言,有些窘迫的说,“这个我不会看,你知道怎么看吗?”

    “什么?”祝嘉言眼睛一亮,连忙走了过去。

    “就是这个表……”

    “我看看,哦排班表啊!”祝嘉言拿起这张表格扫视一番,发现上面什么都写得清清楚楚,但他依然不动声色,问道,“您是哪里看不懂呢?”

    “这上面写的是我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休假吧?”

    “是的!您是单休,但不休在周末,是这周周四休假,下周是周三,再下周也是周四。”祝嘉言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去年大一参加校志愿者去到养老院一样,他当时给那些头脑浑浊、视线不清的老人们讲话也是这样,什么都要说清楚,“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我看看吧,是周三,您明天休假。”

    “明天休假?”那曲其实并不想休假。

    “嗯对,下周周三也休假,就是一个星期后。”祝嘉言解释道。

    “一个星期……”那曲闭上了嘴。

    “对!诶?”祝嘉言看见了那曲的表情,忽然愣了下,接着他悄悄咽了口口水,思考半天才说道,“您也觉得这样很麻烦、老是记不住吧!我觉得也是,你说把一年分成十二个月我能理解,一个月有三十天或者三十一天我也能理解,毕竟这是按照四级轮转和月晴月缺来置顶的,就连每个月的长短分配不均匀我都忍了,但这一个星期七天是怎么回事?不管一个月还是一年除以七,都完除不清嘛!”

    一边说他一边打量那曲的表情,心里却更加震惊了——这位大佬对他说的这些似乎完不知道!尽管那曲表情中带着掩饰,但还是被他看出来了!

    他是真的对此不知情!

    这个世界上哪有不知道月份和星期的人啊,如果是戚蔓蔓在这里,肯定惊呆了。

    不过祝嘉言早就坚信大佬们的身份了,让他感到吃惊的是——

    大佬们的世界对于时间的划分和他们这个世界不一样!

    这也许意味着他们这个世界并不是完根据大佬们那个世界的某些规则而创建的,或许这代表着两个世界存在某些他无法知道的更大、更多的差异。

    这些想法在他脑中只是瞬间闪过,很快他又继续说:“不过星期的划分对我们来说还是有点好处的,比如一个星期最后的周六和周日不用上课,很多上班族这两天也休假,只是咱们俱乐部就周末这两天生意最好,所以工作人员们就算休假也往往会根据客流量调整到其他五天的工作日里面。”

    那曲只点着头说:“是啊……”

    他默默记住了很多个关键词,组合起来已足够增加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了。

    祝嘉言则皱起了眉,忽然有些担心自己刚才是不是说得太刻意了,比如在‘周六和周日’前面加个‘最后’,在‘工作日’前面加个‘其他五天’,怎么听都有点别扭。

    如是想着,他已出了点冷汗。

    看到那曲似乎并无异状,他才暗暗松了口气,又说:“我也老是记不住今天是星期几,还好有手机……不过俱乐部前台的显示屏上也有写着的,进出多看看就不会忘了。”

    “说得对。”那曲记住了这句话。

    “啊我突然想起我家里还有一块多的表,放在那也没有人戴,不如就送给那老师吧……”

    “这怎么能行!”那曲连连拒绝。

    “没关系的,放在那也是放着,不值钱,我老早就想拿出来送人了。”

    “这不行不行……”

    “我明天给您带过来吧,我就先回去了。”

百度搜索 我的时空旅舍 爱搜书 我的时空旅舍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的时空旅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色茉莉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色茉莉花并收藏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