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城东外坊,乾字街上,一座挂着“钱府”牌匾的宅邸庭院幽深,内里却飘扬着悦耳的丝竹之声。

    青纱垂幔的帐下,人影绰约,随风摆柳,那是几名身姿妖娆的舞女正穿着轻薄的衣衫翩翩起舞。

    钱万利坐在上首,几名宾客模样的男女各作傀儡师,武者,术士装扮,在堂下一起欣赏。

    “好!”

    一曲舞毕,几名男宾轰然叫好。

    叫得最大声的那个,是一名身材高大,但却长得尖嘴猴腮,头发也是谢顶的猥琐中年。

    他两只眼珠如同老鼠般乌溜溜的打转,目光贪婪的在几名舞女身上巡弋,一副口水都快流出来的猪哥模样。

    “哈哈哈哈,各位,莫道清源郡清苦,可也是盛产美女的地方,怎么样,我钱家养的这些舞女都还不错吧。”

    钱万利大手一挥,几名舞女便各自走了下来,向各位门客敬酒。

    她们犹自酥体发热,薄衫沾着微汗,身上似有别样的诱人魅力,几名男宾都只感觉口干舌燥,不禁又多喝了几杯。

    “来,小美人儿,我乌丁也敬你一杯。”

    谢顶的猥琐中年突然一把抓住向自己敬酒的舞女小手,嘿嘿笑着,朝她递去。

    “大人……”

    这名被他抓住的舞女是名十六七岁的少女,见状不免有些惊慌,但却还是忍着不适,强颜欢笑。

    “我,我不会喝酒……”

    “喝酒哪有不会的,就这么一饮,不就干干净净的?”猥琐中年似乎格外欣赏舞女慌乱的姿态,不紧不慢道。

    舞女闻言,只好接过酒杯,低头轻啄。

    “哈哈,好,够给面子,来,再喝。”

    乌丁借口喝酒,但却始终抓着她的小手不放。

    舞女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却不敢得罪这位主人请来的贵宾,只好又再喝了几小口,不一会儿,两腮便如同染了胭脂一般通红。

    钱万利在堂上把乌丁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笑言道:“乌先生看中这芳儿么?若是有意,我把她送给你,先生尽管享用便是。”

    那人是他近些时日招揽到的游方散修,名叫乌丁,早年曾得奇遇,在东海岸那边捡到过异大陆修士留下的法道传承,因而炼气有成,踏上东胜洲较为罕见的法道之途。

    此道修士,人称术士,又有方士,法修之称,乃是擅长驭使五行元气,施展神通道法的古典修真流派传承者。

    所谓由道而法,由法而术,法修道途,演绎到极致的,是各种各样的神通和法术,囊括它们的法门,便是那通往求仙问道之途的无上阶梯。

    它在东胜洲虽然不是主流,但在其他不亚于东胜洲的异大陆,乃至星空深空深处,瀚若渊海的众多异域之中,却反而更为常见,甚至从古至今,都被视作修真界的源头之一。

    如今时值道途崛起,百家争鸣的大争之世,修真界也从几百万年前的“中古”步入到了如今的“现代”,法道修士地位远不如前,但他们所修之术,却仍然不可小觑,因而哪怕这名“乌先生”只是半道转换根本,而且没有得到过完整传承的半桶水散修,也被视作是奇人异士。

    “这可怎么好意思,在下一介散修,独来独往惯了,也没有夺人所好的习惯啊。”

    乌丁虽然长得猥琐,可也一点都不傻,立刻就明白,钱会首这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钱万利摆了摆手,笑言道:“先生不必推辞,你在本城盘桓的这段期间,也需要人照顾起居,就让芳儿贴身服侍好了。倘若她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尽管和万管家说,让他给你另换几个伶俐的丫鬟。”

    “哦?”乌丁微愣,旋即却是会意的大笑起来。

    其实他还真没有表现出来那般不堪,贪图钱家的几个舞女丫鬟之流,但钱万利的这一番表态,确实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也油然的生出几分飘然之感。

    “还有几位先生也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钱万利当然不会冷落其他几人,当即又再向他们敬酒。

    不久之后,几人便渐渐放浪形骸,各自欢笑畅谈,宾主尽欢了。

    这个时候钱万利才貌似不经意的提起一件事情:“哎,诸位先生,你们看钱某这般,好像天天都能饮酒作乐,逍遥快活,可实际上,也是人前风光,人后颇为不易啊。”

    “那是,我等听闻钱兄为商贾联会会首,上下管辖着几百上千人,兼顾家族甚至城中散修的大小事务,说是日理万机也不为过,今日抽空出来陪我们饮酒,实在是够给面子。”

    “来,我等为钱会首敬!”

    众人又再饮了一杯,却见钱万利摆了摆手,叹道:“家族和商会的那些事情,不过案牍劳形而已,都是庸碌凡人的勾当,实在让诸位见笑。”

    “真正让钱某头疼的,还是时常有盯着我钱家和联会财富的盗匪之徒,也有各路的过往强人,高手,这一层层的刮削下来,谁也顶不住呀。”

    “还有这等事情?”有人似乎品出了几分味道,开口问道,“钱会首最近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乌丁酒意正酣,又有自己看中的小美人儿在身旁倒酒夹菜的服侍,不由豪气说道:“谁他娘的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打钱会首的主意,倘若让乌某见到,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正是,我等定然也会出手相助,钱会首若有需要,尽管开口就是。”

    结果话音刚落,就见外面一阵喧闹响起,似乎有什么人闯了进来。

    “家……家家家家主,不好了,有两个凶神恶煞的人闯进来,前面的护院拦不住他们!”一名青衣灰帽的小厮带着几分慌乱出现,急忙禀报道。

    “何人如此大胆?”钱万利眼中精芒一闪,啪的一声把酒杯摔在桌上,站了起来。

    “还真的有人来闹事?”乌丁顿觉豪气干云,一股极大的自我表现念头生了起来,当场起身道,“诸位莫慌,待乌某把来人给打发了。”

    “你要把谁打发?”

    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前庭响起,李尘迈着大步,与何髯一起走了进来。

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偃者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偃者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