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凤鸣竹见重要的传承之事已经谈妥,面上神色也变得轻松起来,面带笑意道:“诸位,接下来我们再议一议,如何招纳供奉之事。”

    “过去因为罗道友尚在的缘故,允山一脉并无筑基供奉,只有几位关系一般的客卿,而且大多没有续签,早已外出云游去了,现如今,招纳筑基供奉,护卫门墙,势在必行,也需要由这些供奉长老连同林,庞二人组建长老会,共同执掌允山一脉。”

    “按照城邦联盟的规矩,供奉之契为百年期限,需签订‘因果之契’,立下元神大誓。”

    此语一出,原本热烈急切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冷清起来。

    虽说只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这份契约的惩罚性条件就不会被触发,但亦相当于在众人脖颈间套牢一根绳索,只要有违契约精神,就会收紧。

    到时候,受到何等程度的反噬,就凭各人所签的内容了。

    这种契约,乃是藉由此世之间最为神秘和强大的因果命运之道所生成,一旦签订,莫说筑基,就是结丹,元婴,元神,也未必能够强抗。

    城邦联盟为了制衡如今这些外来的“热心友人”,强制推行此一契约,并制定诸多范本,在整个东胜洲得到普遍共识。

    而且,这种规矩和秩序,也的确是有人自觉维护的。

    好比凤鸣竹,他虽然插手允山一脉的传承更替,但以他立场来说,难免兔死狐悲,想到自己今后的身后之事。

    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必须要作出遵守城邦联盟规范的姿态,严格执行这一套程序。

    他这样的人,就是推行城邦联盟规矩的主力军。

    “这样啊,那还是先按照范本,把契约弄出来吧。”

    众人兴致寥寥,但却又不得不关注此事,因为它是关系着瓜分最大利益的东西。

    不一会儿,供奉长老的契约内容就大致罗列出来了。

    供奉长老需得为允山一脉效力百年,自签订之日起,视同门人,服从允山法统,遵循城邦联盟规范行事。

    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尊敬谷主,善待门人,守护地方。

    当有敌对之人来袭,供奉长老需出面抵抗,筑基以上不可抗力之敌除外……

    供奉长老享有供奉之禄,每年从效力势力获得额定报酬,包括但不限于灵石,灵玉,各类灵蕴宝材,功法秘籍,图谱,丹药,机关傀儡……

    供奉长老享受封建之权,能在属地之内自行开辟道场,享有私人领地,其内一应出产和部属视同私产。

    供奉长老亦享有招纳弟子,栽培己方门徒之权,能从门下学徒之中遴选天才弟子,此名额一般为十年一人。

    ……

    李尘听了一下,觉得这种契约,大致上还是公平合理的,如果一方势力拥有强力的筑基老祖坐镇,就更加公平了。

    如今允山一脉势弱,外来的筑基们,能够在额定报酬一项多加索取,封建之权当中的私人领地,也可以加大,只要总量小于规矩所定的东主一脉即可。

    但对于李尘而言,更值得在意的,反而是那百年之期。

    这似乎就已经是最短的期限了,供奉长老的确立,关乎一家一门之兴衰,不可签订短期,因而没得商量。

    “毕竟还是太长了,一旦签订,至少也要在宿阳落户百年,而且绑定在允山一脉,这到底是划算,还是不划算?”

    “就算打定主意在宿阳安定下来,不继续游历闯荡了,为其他势力效力,也不见得有自行开辟野庐来得自在。”

    “虽说有可能进入长老会,执掌大权,但长老会中,又不是只有自己,还有其他供奉长老。”

    “就连允山一脉,看似衰落已成必然,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保门人手中还有什么秘密的大杀器。”

    “这个供奉长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李尘思索之时,其他几人却是就着具体的条款议论起来,显然他们之前早就已经对此有所了解,如今所关心的,也只不过是自己能得多少好处。

    不一会儿,就有甄濯,林江,莫月河三名筑基散修签订了此一契约。

    其他几名筑基,签订的是客卿之契。

    这种契约较之供奉长老的契约宽松了许多,最关键的,还是没有期限,相当于临时雇佣,或者挂名虚应的关系。

    东主一脉并不干涉客卿自由,无论是要云游四方,还是留下来效力,都是按照多劳多得的规矩行事,每年长老会自有评议,更改俸禄等级和发放相关的功勋奖励。

    即便是以如今的局势,也不可能逼迫一名客卿去对付车荣那样的敌人。

    当然,联络外敌,吃里扒外是大禁忌,那样不单要被声讨,还得为城邦联盟所禁,今后各方势力都会与之敌对,难容于此世。

    李尘考虑再三,终于下定决定道:“我也签订客卿之契吧,但前提是,允山一脉得帮我在宿阳一带寻个资源点安定立足!”

    凤鸣竹看向李尘,浑浊的眼瞳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精芒:“李道友想要成为允山的客卿?”

    李尘笑了笑,道:“闲云野鹤之人,不惯拘束,让众位见笑了。”

    凤鸣竹沉吟片刻,道:“好,立足于此,不需引荐人,只要允山长老会通过即可,那就让甄道友,林道友,莫道友三位作为代表,与你签契吧。”

    和供奉长老需要凤鸣竹等人引荐,并将名单上交,报备城邦联盟不同,客卿之事,允山一脉自己就可以自行决断,这是属于内政的范畴。

    甄濯看向李尘,面色和善:“李道友,请。”

    他一开始还以为李尘这位陌生散修也想掺和一脚,与自己争当供奉,却不想只愿当个客卿,两者之间并不形成竞争,于是态度变得出奇之好。

    林江与莫月河,自然也是笑颜以对。

    反倒他们三个人之间,似有彼此提防和角力之意。

    现在是入驻允山的关键时期,谁能在长老会上得到更多的势力支持,谁就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些同为供奉长老者才是最大的对手。

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偃者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偃者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