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哟,真香啊,这是在弄什么好吃的,让我来瞧瞧,这是绯纹虎?”

    当何髯与乌丁回到工地时,厨工已经做好饭菜,招呼着工人吃喝了,他们也连忙放下刚刚打到的两头獐子,加入到这场盛宴当中。

    不久之后,吃饱喝足,他们在另外一旁的山岭上寻到盘腿而坐,观望下方工地的李尘。

    “李老弟,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李尘道:“我在看这设计图纸,想想看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到位的地方。”

    何髯感叹道:“你现在也像是位福地之主了。”

    李尘却道:“不,我是在为你们考虑。”

    何髯愕然道:“我们?”

    乌丁也诧异的看向李尘。

    但随即,他们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神色变得莫名惆怅起来。

    李尘道:“是的,这处地方是宿阳的,是允山的,如今也成了我的。”

    “但终归,它还是你们的,是你们子孙后人的。”

    “我不会在此地停留太久,就算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于凡人,可称是一代人成长的时间,但对筑基修士而言,并不算太长。”

    “筑基之寿二百余,倘若追求极限,有缘得到各种延寿之法,还会延续到更久。”

    “而我真正的目标,是成就大匠,去往结丹以上的世界看看。”

    “天地如此宽广,如何能够让这一隅之地限制了自己?”

    何髯道:“如果是别人对我说这话,我准得觉得他胡吹大气,不切实际,但是李老弟你……真的能行的。”

    乌丁也不由得点了点头:“是啊,一地豪强,并非你应有的格局,结丹以上,偃者大匠才是。”

    李尘淡淡一笑,神情平静,不多作解释。

    但实际上,结丹,大匠,又何尝是他的志向?

    何髯黯然道:“如果我们一直无法筑基,你就会离开,把这里送给我们是吗?其实不必的,你可以在此地娶妻生子,留下血脉,或许,我们也可以试着辅佐他,成就一方势力。”

    如今百日筑基之期已到,他仍然没有成功,甚至感觉药力消耗无踪。

    一步之差,便是天涯,再加上年纪已老,真的不服都不行。

    或许,如此便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李尘道:“不必,若我有子,自会有其他安排。”

    平淡之中,强大的自信再次溢于言表。

    他是真的不把这地方的所谓基业放在眼里。

    乌丁却突然问道:“那倘若我们成功筑基了呢?”

    李尘道:“道友同行,共闯江湖,无限欢迎之至。”

    乌丁紧紧注视着他,肃容说道:“那好,十年,十年之内,我必筑基成功!”

    他双眼之中仿佛冒着精芒,斗志昂然道:“我老乌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也不想被李老弟你看扁了,如今我才五十余岁,离老得走不动还远着呢!”

    何髯又是伤感又是好笑,打断道:“得了吧老乌,就凭你?仗着比我年轻几岁,就想那么容易筑基,抛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么?”

    乌丁如同被踩到尾巴一样尖叫起来:“什么‘就凭你’,你什么意思,老乌我很差劲吗?”

    “我再怎么样也是临海域人,从小各种妖魔精怪见惯了的,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肉还多,见过尸体比你见过的人还多。”

    何髯道:“你脑瓜壳子被李老弟开过瓢。”

    乌丁脑门青筋暴涨:“老子十岁的时候就跟偃者大匠握过手说过话,人家还夸过我聪明呢。”

    何髯道:“你脑瓜壳子被李老弟开过瓢。”

    乌丁把拳头攥得紧紧:“我可是大福缘大气运之辈,三十多岁了,都还能够捡到异大陆的传承,这放在传奇话本里面,妥妥的主角待遇好吧?”

    何髯道:“你脑瓜壳子被李老弟开过瓢。”

    乌丁气得大叫:“你能不说这事么?”

    何髯幽幽道:“你被人卖了猪仔……”

    乌丁如同打霜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算了,你还是说回脑瓜壳子开瓢那事吧。”

    何髯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你脑瓜壳子被李老弟开过瓢,对了,你还谢顶。”

    乌丁顿时垂头丧气,再无斗志。

    李尘在旁看着他们斗嘴,隐约感觉,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抒发着难言的苦涩。

    但人生在世,谁还没个不称意的时候呢。

    遗憾终归还是会有的。

    李尘已经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到时候能够筑基就一起走,不能筑基,就让他们留下来。

    这处地方的基业,他是真心要交给他们,也不枉相识一场。

    至于另外一个不便为外人所道的目的,却是他深深明白,为了利益兄弟反目,亲人成仇的事情多的是。

    与其自己高高在上,作为此地主人,雇佣他们干活,不如当成共同的事业,让他们为他们自己干活。

    自己只拿该拿的那份,亦可省心省力。

    经营一方势力是非常费心费神的事情,他既不想操劳过度,也不想亏待朋友,那就只有如此安排。

    倘若今后,自己真的成为了一方大能,麾下部属无数,门客如云,弟子门人俱皆听命,盘剥利用,也将变成顺理成章之事,那就再无这种待遇了。

    人迟早是会变的,不同交情,不同层次的利益,造就不同的选择。

    “难怪常人都说,相识于微末苦寒,感情才最真挚。”

    “微末苦寒……”

    他不由得又想到了无辜枉死的老侯,还有为了救自己而死的老游。

    “渡尽劫波兄弟在……我真的会有渡尽劫波,成就强者大能,弥补遗憾的那一天吗?”

    “不好了,李师匠,不好了!”

    突然,一阵惊呼传了过来。

    李尘向下看去,却见盆地中,一名筑工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慌慌张张禀报道:“厨子张的婆娘,厨子张的婆娘,她,她和她女儿一起被人杀死在外边了!”

    李尘勃然色变,寒声问道:“是谁干的?”

    但不等到对方回答,他就明白是谁了。

    李尘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筑基气机于远方掠过,猛然抬起头,双目之中怒火燃烧。

    “车荣,我不去惹你,你偏惹到我头上来,你这是急着找死么?”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偃者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偃者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