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辅脑,执行机械心智,模拟决策!”

    李尘给自己脑颅中的辅脑下达了指令。

    “指令确认,分析中……”

    “建议决策:伪装潜逃!”

    辅脑很快得出答案。

    李尘如今所创造的人工智能,根本没有自主思维,一切看似智能的活动,都只不过是按照既定的程序来模拟进行。

    “天璇”拥有着加工祭炼的本领,但一切加工祭炼的程式,都是李尘已经掌握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技术含量较低,容易重复实现的技艺,才能实现完的委托。

    “天枢”和小蝶小莹拥有着高度拟真的情感系统,更是如同游戏当中的宠物,通过大量预设条件区分权重,达到不同的阈值之后,作出不同的反应。

    自然而然,辅脑也不存在什么自主性的思维和决策能力。

    即便通过捉影炼魂和点化通灵加持,使其摆脱了纯粹的机械造物范畴,达到类似器灵的效果,但这一物,仍然还是偏向于机械架构。

    但李尘之所以使用它,却是因为,如此可以排除理性之外的影响,以更为纯粹的心态去进行分析和判断。

    如此一来,没有自主思维,反而还算是一个优点。

    因为它天然便达到了“斩情证道”之中,“太上忘情”的境界,不会被多余的情绪所干扰。

    结果并没有超出李尘的预计,辅脑得到的答案,是无视此去太丘仙城可能获得的机缘和际遇,不管三七二十一,伪装潜逃了再说。

    “原属身份:草莽散修……”

    “原定目标:自由发展……”

    “大人物善意可能:百分之八十二点一,恶意可能,百分之十五点六,未明部分……”

    “善意者大度,原谅行为……”

    “脱离倚仗:摄形画皮法门……”

    “脱离机会:百分之七十六点六……”

    辅脑很快把参与模拟决策的各项因素列举出来,采用的是《偃门书》当中,其他偃者已经调设好的决策模型。

    这一模型非常成熟,完可以视作理性而明智的判断。

    李尘亲自审定了一下,暗暗点头。

    辅脑说得没错,自己更加看重的,还是自由的身份和发展环境,大人物的青睐,并不一定就是好事。

    若那大人物对自己怀着善意,小小冒犯,并不至于一下恼羞成怒,因此伪装潜逃,并不至于陷入危险。

    反过来亦可说,如若只是这样就触怒了他,将来指不定什么时候说错一句话,就稀里糊涂丢了性命。

    伴君如伴虎,可不是闹着玩的。

    更何况,李尘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散修菜鸟,他手里头,可是还有着左昊跟杨师匠的性命。

    虽然都是事出有因,但他并不觉得,别人追究起来,会管那么多。

    就这么以幸进师匠的身份上去仙城,不可控的因素实在太多,与其到时候深陷泥潭,无路可逃,还真不如现在就远远避开。

    而且他也从之前与庄管事的交流之中得知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大人物未必当真关注自己。

    他们只不过是提前把自己弄上去,以备不时之需。

    要走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

    等到大人物明确发话要见,来个口含天宪,一言九鼎,那就真的走不了了。

    李尘操纵傀儡机体,走入一处并无目晶监控的僻静角落。

    再出来时,仍然还是原来的傀儡机体,但隐然之间,精金铸就的外壳似乎变得黯淡灰哑了几分。

    不久之后,一群人经过那处角落,却未发现,落在最后的一人迅速被黑暗角落的影子掠去,片刻之后,就晕倒在地。

    但是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人影却哼着小曲走了出来,神色如常的走向另外一边。

    蜃楼属于公共区域,往来出入的人非常之多,不一会儿,这名修士便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那个李尘莫非是属蜗牛的不成?就那么几十万贡献的任务,交接起来也要费那么久?”

    楼上某处,和在此地任事的熟人喝茶闲聊的庄管事等得不耐烦了,瞄了一眼已经变黑的窗外,站起身来,道:“我去找他。”

    熟人却是轻笑:“散修嘛,总爱斤斤计较,反正你也不急,由得他去吧。”

    庄管事却不想等那么久,道:“叫人催他一下。”

    熟人掏出玉符,道:“好吧,我问问看。”

    不久之后,熟人就收起玉符。

    庄管事问道:“如何?”

    熟人道:“丘师匠那边说他已经交接完毕,还兑换了想要的通用知识。”

    庄管事抱怨道:“那怎么还不见人影?早知此人如此拖拉,就不能放任他自己一人去办!”

    熟人见状,干脆找人以戚家军名义,直接联络李尘本人,但不久之后,他就收到了回馈,不由露出奇怪的表情。

    熟人道:“他……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意思?”

    庄管事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熟人苦恼道:“就是不见了,护卫们也正奇怪呢,为蜃楼安计,正在四处寻找。”

    庄管事霍然起身,对他说道:“我们下楼去看看。”

    结果他们走到半路,就见一群护卫聚集,正在另外一名管事模样的修士指挥下,各自领取搜寻的任务。

    “你们都到四处找找,务必提防对方变化之术……”

    “你们怎么回事?”

    庄管事的熟人是戚家军内的一位管事长老,虽然不是负责内部守卫之事,但亦拥有不小的权柄。

    护卫头目见了,连忙上前道:“我们发现一名散修无故晕倒在地,叫醒之后,发觉他什么都不知,但结合目晶所摄录的影像,怀疑有人假冒于他,意图不轨。”

    “还有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又有人把最新的调查结果发了过来。

    护卫头目按下玉符,更正道:“我们怀疑,那人可能就是之前无故失踪的李师匠!”

    “如此说来,李尘是通过假冒别人,得以逃匿?”

    走廊外是一片开阔的空间,阳台外的窗户半开着,晚风习习,由外而内徐徐吹来。

    庄管事只感觉心里一片乱糟糟的,如同被风吹得凌乱的发丝。

    “这都什么人啊!”

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偃者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偃者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