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呵呵……”

    李尘也猜到自己此言一出,对方对自己的印象必然不好,但却仍然选择如此。

    这固然是身为师匠,不求于人,有逞自己痛快的底气,也是有些看这鱼游仙不顺眼。

    美若天仙,出身高贵,那又如何?

    上来就使御下权术,失却真诚之意,不可为友也!

    李尘对她的第一印象也不见好,但让他颇感意外的是,这鱼游仙竟然忍住了,看起来倒也还算有几分涵养。

    鱼游仙道:“音律之道,博大精深,更通有情众生才能领悟的情感意志,技近于道,可以修真,靠着人造智能之物来演奏,甚至创造新谱之事,我亦曾有所听闻,但杨师匠可知琴声十六法?”

    李尘老实道:“不知。”

    鱼游仙眉头微挑:“既如此,焉敢轻言?”

    鱼游仙似乎不满于李尘论断,教育道:“轻,松,脆,滑,高,洁,清,虚,幽,奇,古,澹,中,和,疾,徐,此十六法者,技巧根本也,然琴心所寄,心意贯通,方为入道,以机关巧计演奏和创造出来的,都是没有灵魂的。”

    李尘道:“如何就没有灵魂了?且先不提较难的创造部分,单只以演奏而论,轻重缓急,间断连续,俱皆如一,任是谁来都听不出演奏的区别,岂不同人之功?”

    “你所喻者,没有灵魂,应该只是暂时未明真理,无法做到完一致的程度吧。”

    他说到这里,想起了自己曾经听说过的一个被称作“中文屋”的实验。

    “我们假设有一屋,密封不透,除却一个窗口可以传递纸条,再不允许其他内外交流手段,如何?”

    鱼游仙不明其意,秀眉微蹙。

    李尘继续道:“屋内设一囚,只懂甲地文字,不懂乙地文字,但屋内设有对照字典,或者可以用作翻译的机关奇物助他翻译。”

    “如此,若有外人依照规则从窗口传入纸条,以乙地文字与之交流,他顺利传出乙地文字回复,又待如何?所费时间,字迹不工之类的细节意义不大,暂时排除。”

    鱼游仙迟疑道:“外人不知内情,必以为其通乙文!”

    李尘笑笑道:“正是如此。”

    虽然那一实验,是用来论证其他东西的,但光是看着这个成功翻译的结果,也足以说明许多东西。

    天造地设的智能,和人工创造的智能,区别究竟在何处?

    只要结果相同,此和彼,难道真的有区别?

    鱼游仙是以天造地设的黑盒为本,调整自身,求取更佳的输出结果。

    李尘所言人工智能演奏,创造之事,却是研究黑盒本身,尝试打造一个黑盒了。

    但无论如何,只要输入输出一致,都是相同的。

    “这就好比自身所施展的神通法术,或借助外物施展,只要能够御敌防身,克敌制胜,就是好手段,绝无高下贵贱之分,难不成你也要像古修那样觉得,自己施展出来的神通法术才有灵魂,神通机关器喷射的法术就没有灵魂?那何以同样触之者死,见之者伤?”

    “无论自身,还是敌人,神通法术的判断标准,都应是杀伤力,消耗,作用范围,持续时间这些实际的东西才对……”

    “当然,神通法力,神魂意志,都拥有唯心之变的影响,或能为此带来不同,但机械和智能,同样可以模拟这一切,因为人之根本,原本也可以看做是天造地设的机械。”

    “你之前说,有情众生才能领悟情感意志,我实在不敢苟同。”

    “造倡秘法当中的捉影炼魂,点化通灵,乃至传说之中的呵气成活,都是为此而生的,情感意志,亦可为人造!”

    “说到底,艺术本身,推及神通法术,天地万物,终究也只是造化的产物,而理工之学,探究的乃是造化神功,意图掌握造化本身,取而代之!”

    李尘同样亦想起了“以无厚入有间”,“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凡人技艺,推及至修真之辈,“通玄入化”,“炼虚合道”,种种高深莫测手段。

    那些东西,赋予了武功招式或者神通法术与平常技巧截然不同的内涵,但实际上,同样也只是相对高明的技巧而已。

    常人或许暂时无法模拟出那种技巧,但绝不应该推给不可知论。

    修真者,应有打破黑盒,窥见真理的兴趣和野心,而不应对着黑盒跪拜焚香,供奉若神!

    鱼游仙闻言哑然,好一阵才哼道:“吾等道不同,不相为谋也!”

    李尘提醒道:“其实还是相同的,只是道友可能走了小小的弯路……”

    鱼游仙再次哑然,但这一次,却出奇的并没有反驳。

    因为她突然意识到,的确还是相同的。

    她的音律之道,同样深受偃者道途影响,力求穷尽机理变化,技近于道。

    区别只在于,她所倚重的探索工具和探索手段,是天造地设,现成的自我灵性和智慧。

    而李尘所重的,则是人工制造的智能。

    仅此而已。

    但分歧往往也是这般产生的。

    剑道,法道,武道……终究都是想要去往同一彼岸之人,各人脚程有快有慢,沿途所见风景美恶有异,最终才在不断的选择和取舍之中分道扬镳。

    但就算如此,各大道途仍然还是殊途同归。

    “你才走了弯路!”反应过来,鱼游仙也不再故作高深了,她的豪门贵女,特使形象已然轰然崩塌,索性恶狠狠的瞪着李尘,毫不客气道,“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去往参加庆典的请帖了?”

    李尘道:“当然想。”

    “那就拿去,哪来那么多废话!”当即抛出一方锦盒,飞向李尘。

    李尘接过看了一下,里面是本大红烫金的帖子,还有玉制的信物兼通讯法器,果是自己所需的东西。

    “我还要赶往内陆各地投帖请人,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今年年底之前,在颢海域的海眼城找到本门馆舍,在那里等我!”

    金阳门的开派庆典在三月中旬的十五日举行,海眼城去往那边还有一段不短的行程,故此需要提前出发。

    她说完,又白了李尘一眼,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百度搜索 偃者道途 爱搜书 偃者道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偃者道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问苍生问鬼神并收藏偃者道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