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澜榭说你没有权利调动暗卫,是因为你已经不是东澜家的家主了。<a href=&quet="_blank">东澜令看着她,那双眼睛还是和平时一样冷静自持,却又有种隐隐暗藏的锋芒。

    宁乔乔瞳孔一缩,眼神在东澜榭和东澜令之间转了一圈。

    嗡……

    安静的大厅里,手机响起的声音格外清晰。

    宁乔乔拿起来看了眼号码,皱着眉接起:喂?

    你让我查的事情虽然我没有眉目,但是我的人查到那个来我的婚礼上搞破坏的女佣,她之前和东澜家的人接触过!东澜家的人里面由内鬼,我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郁少漠了,但是现在他的电话打不通了。

    电话里传来约书亚的声音。

    宁乔乔瞳孔缩了缩,看着对面两个人:我知道了!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家主,是出什么事了吧。东澜榭还是一如往常一样温和,只是此时再也没有对她毕恭毕敬的神态。

    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阻止过她接电话,气定神闲的像是将她死死拿捏住一样。

    宁乔乔看着两人,有些自嘲的笑了声:我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串通在一起了!可你们这样就能控制我了?别忘了我才是东澜家的主人,福叔,叫外面的人进来!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宁乔乔怎么都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收到这么大个‘惊喜’!

    东澜榭是外公留给她的人,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而东澜令一直表现出的样子都是与世无争,在东澜家存在感很低。

    结果……

    没想到还真是应了那句话。

    越不像凶手的人,才越是凶手!

    这两个人居然混在了一起!

    东澜榭和东澜劲并没有收话,只是全都静静的看着她。

    而站在她身后的福叔……也没有说话,更没有叫外面的保镖进来。

    房间里静了几秒,宁乔乔眼神一沉,转过头皱起眉看向福叔:福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觅儿小姐,他说的对,你已经不是东澜家的家主了。福叔眼神平静的看着她,忠诚的神情像是平时对她的忠诚时一样,只是这次他忠诚的对象是东澜令。

    宁乔乔瞳孔一缩:你也背叛我?!福叔,你别忘了外公临走的时候是怎么交代你的!

    福叔摇了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她:觅儿小姐,我这么说,恰恰是因为对老家主的忠诚!

    你说什么?

    宁乔乔眼里闪过一抹错愕。

    你现在一定很奇怪对不对?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身旁忽然响起东澜令的声音。

    宁乔乔转过头,眼神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父亲去世的时候,因为他的遗嘱你成为了东澜家的家主,其实这是假的,他的遗嘱有两份,在另一份真正的遗嘱上写着,东澜家的继承人,是小赫!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sp;东澜令说道。

    你说什么?!宁乔乔不可置信地皱起眉。

    觅儿小姐,令先生说的都是真的,前家主的遗嘱上的确是这样写的。东澜榭朝她点了点头。

    宁乔乔瞳孔一缩,转过头看向身后,福叔也点头示意,证明他们说的不假。

    这不可能!宁乔乔皱起眉冷冷地盯着东澜令:什么两份遗嘱,不过是你串通了他们拿出来的说辞罢了,凭什么你们说有两份遗嘱就有两份?

    就知道你不会信,所以我让人把遗嘱带来了。就在此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道清脆的的童声。

    只见东澜赫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他还是那个宁乔乔熟悉的小孩,只是脸上再也看不到被功课压榨的疲惫,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稳的锋芒和气定神闲,以及与他的年龄不符合的睿智。

    宁乔乔紧紧盯着他,抿着唇没有讲话。

    把东西给小姑姑看看。东澜赫吩咐道。

    他身后一名保镖拿出一份文件,摊开给宁乔乔看。

    和之前她看到的那份遗嘱上的内容差不多,只是这次东澜家的继承人换成了东澜赫,而且还多加了一行字:‘东澜家任何人不得反对’。

    任何人不得反对……

    为什么你们说这是真的就是真的?我怎么相信这不是你们伪造的?宁乔乔冷冷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因为我没必要伪造。东澜赫淡淡地打了个手势,保镖将遗嘱收起来,他眼神平静的看着宁乔乔:小姑姑,其实我在出生后,就已经被太公选为继承人了!

    这不可能!宁乔乔上下打量着他:如果你才是继承人,为什么外公没有告诉过我?

    他要利用你,当然不可能告诉你了。东澜赫接过话,脸上露出一抹毫无天真气的话。

    利用我?宁乔乔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情绪。

    外公利用她?

    这怎么可能!

    他当然是在利用你!东澜令眼神淡淡地看着她:这件事要从小赫的出生说起了,那时父亲发现现在的这些东澜家的人都无法胜任继承人,所以他让我的儿子娶妻生子,准备再亲手打造一个继承人,这样小赫就出生了。

    宁乔乔看了看东澜赫:那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这几年东澜劲和东澜清斗得越来越厉害,父亲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东澜家的形式开始变得有些棘手,如果再不解决,恐怕还等不到小赫长到独当一面的时候,东澜家就要变成了,但是这个时候你出现了!所以他就用你铲除了东澜清和东澜劲,为我们扫平了道路。

    东澜令道。

    我?宁乔乔浑身一震。

    从解决东澜清到弄死了东澜劲,还有内部的清洗,将那么多核心生意收回来,连东澜灵小姑姑,你这段时间的作所作为真的功不可没。

    东澜赫赞赏地道。

    这话对宁乔乔来说可是莫大的讽刺。

    也对,以东澜家现在的局面来看,比起她刚来这里的时候,她真的扫平了所有的阻碍。

    宁乔乔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眯了眯眼:如果东澜赫是外公选中的人,那为什么外公根本就很少理睬他?甚至都不见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