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郁少漠将擦汗的毛巾扔在一旁的椅子上,发热的身体狠狠压在宁乔乔身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她精巧的下巴,鹰眸死死盯着她:敢嘲笑我,嗯?不收拾你你还来劲了是不是?信不信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反正正好他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满足,不如现在补上!

    郁少漠说着就去扯宁乔乔的裙子,宁乔乔吓得尖叫,手忙脚乱的阻止他:郁少漠你别发疯啊!我不要!一会你还要上班呢!

    怕我没体力?郁少漠更加危险地盯着乔乔,鹰眸微微眯起。

    很好!这小丫头居然敢怀孕他的‘能力’!看到他很有必要用行动证明一下了!

    不是呀,郁少漠你先放开我,我跟你说你……

    眼见裙子就要被郁少漠撕破,宁乔乔赶紧阻止他,着急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闭嘴!郁少漠滚烫的呼吸扑在宁乔乔耳边:留着力气等会叫给我听!

    郁少漠……

    宁乔乔越反抗,郁少漠就越兴奋。

    面对俨然已经进入状态的郁少漠,宁乔乔简直哭都哭不出来。

    这家伙真的就不怕纵欲过度、精尽而亡吗?

    叮当!

    就在郁少漠要撕掉她的裙子的时候,门铃恰到时候响起。

    宁乔乔一怔,压着她的郁少漠也停了下来,偏过脸眯起眼盯着门口,鹰眸布满杀气。

    对于宁乔乔来说,这门铃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宁乔乔赶紧推了推郁少漠:郁少漠,你起来呀,有人来了!

    郁少漠低下头,鹰眸还是猩红色,皱起眉有些不悦地盯着宁乔乔:管他做什么,我们继续!

    敢大早晨跑来烦他的人,除了柯嚣也没有别人了,现在这小丫头眼见就要吃到了,他哪顾得上理柯嚣。

    别呀!是真的有人来!宁乔乔奋力一把推开郁少漠,站起身快速整理衣服。

    谁来?郁少漠皱起眉盯着宁乔乔。

    陆尧呀!宁乔乔整理好衣服,朝郁少漠说道:我专门叫他来的!

    ……

    郁少漠俊脸顿时黑成了锅底,为了跟她独处,他都不允许陆尧早上给他打电话叫他起床了,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还把陆尧叫过来!

    欲求不满的郁大总裁,鹰眸里顿时只剩下三个字:神经病!

    陆尧跟宁乔乔打过招呼,进门后就感觉到一阵浓烈的杀气朝他扑面而来!

    陆尧愣了一下,发现那道杀气是来自自家总裁,顿时有些莫名其妙。

    这两天他没做错什么事呀,漠少干嘛要用这种眼神看他?像是恨不得将他踢出门去似的!

    漠少。尽管满脸莫名其妙,陆尧还是恭敬地朝郁少漠打招呼。

    郁少漠冷冷地笑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朝楼上走去,只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陆尧更觉得莫名其妙,转过脸疑惑的看着宁乔乔:宁小姐,漠少早上怎么了?你和他闹不愉快了吗?

    宁乔乔愣了一下,她当然不敢说郁少漠为什么会不高兴的真实原因,有些不好意思的清咳一声,看了陆尧一眼,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陆先生你吃过早餐了吗?我们一起吃吧。

    不用了,我来之前已经吃过了。陆尧笑了笑,将带来的档案袋交给宁乔乔:宁小姐,这是你要的东西,全部资料都已经在里面了。

    宁乔乔伸手接过来,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看着陆尧说道:陆先生你稍等一下,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说罢,宁乔乔便转过身朝楼上跑去,陆尧有些疑惑的看着宁乔乔的背影,只好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

    也不知道宁小姐和漠少今天都怎么了,好像两人都有些不对劲?

    卧室里。

    宁乔乔刚从钱包里拿出信用卡,身后便传来开门的声音。

    宁乔乔回过头看去,只见郁少漠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的腰间围着白色的浴巾,没擦干水的胸膛上水滴随着他走动的动作朝下滑去,顺着八块腹肌的线条莫入引人遐想的地方……

    这男人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宁乔乔脸一红,赶紧转过身去,将钱包放好。

    殊不知郁少漠一看到宁乔乔,便大步朝她过来,一把扯掉浴巾,从身后紧紧抱住她,温热的呼吸扑在耳边:陆尧走了?那我们继续!

    还没有!宁乔乔赶紧推郁少漠:他还在楼下等我呢!

    被这么一搅合,他真是什么兴致都没了。

    郁少漠皱了皱眉,结实的手松开宁乔乔,有些不悦地皱起眉,烦躁地坐在床上。

    他身上唯一的一块浴巾掉在地上,郁少漠也不在意,反正在宁乔乔面前,他的尺度一向很大。

    但是这不代表宁乔乔的尺度也很大呀,宁乔乔看都不敢看郁少漠一眼,匆匆留下一句:你快穿衣服吧,小心感冒。便匆匆往下跑去。

    楼下。

    陆尧听到有些匆忙的脚步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从楼上飞奔下来的宁乔乔。

    怎么回事?有东西在追宁小姐吗?

    陆先生。刚跑下来的宁乔乔有些微喘,站在陆尧面前,将黑卡递给陆尧,说道:上次我去的那个村子你还记得吗?麻烦你帮我捐一些钱给他们,就不要透露我的名字了。

    捐钱?陆尧有些诧异的看着宁乔乔,微微皱了皱眉,没有接过黑卡,而是抬起头朝楼梯上面看去。

    宁乔乔也抬头看过去,只见郁少漠正缓步从上面走下来,不是刚才围着浴巾的妖娆模样,穿着黑色的西裤和浅蓝色衬衣,又恢复了衣冠楚楚。

    宁乔乔眼眸一闪,赶紧低下头去。

    她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容易对着郁少漠犯花痴了,以前也不觉得他有这么帅呀,难道是因为确定了关系,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漠少,宁小姐说她要给白花……

    陆尧马上请示郁少漠,宁乔乔说她要捐钱的事。

    按她说的做。郁少漠还没听完就打断陆尧,说道。

    很显然漠少对这件事是知道的,陆尧这才接过宁乔乔手里的卡,又有些疑惑的看着郁少漠朝餐桌走去的背影,问道:那捐多少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