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但是这双干净的眼睛却在用一种看‘强、奸犯’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这让郁少寒多少有些受不了,他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把手机交给她。手机里传来郁少漠的声音。

    你少在这里说废话!出去!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喊救命了!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紧紧看着郁少寒说道。

    喊救命?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要是真想对你做什么,你就是喊破喉咙都没人能听见!省省吧,就你这样前后一样平的也就郁少漠能看得上!哥哥我眼光好着呢!拿去,郁少漠要跟你讲话!

    说罢,郁少寒将手机抛给宁乔乔,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你给他打电话了?宁乔乔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扔在被子上还在通话中的手机,看到上面那串熟悉的号码,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嘭!回答宁乔乔的,只是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卧室里谁没有开灯的,没有了客厅传来的光源,卧室里顿时变得黑暗,只有被人在床上的手机发出淡淡的光。

    ……宁乔乔低着头看着手机,微弱的光将她的小脸照亮一点,看上去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宁乔乔,乔乔……

    虽然没有讲点话接起来,但是因为房间里实在是太安静,所以宁乔乔还在可以听到郁少漠在叫她。

    他的声音那么急切、压抑、好像还有些小心翼翼……

    能讲点话打到这里来,那说明他肯定已经知道她在郁家发生了什么事了吧,但是他现在打电话来想干什么呢?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回过神来,眼神有些嘲讽的看着手机。

    难道现在还想让他帮她出头吗?

    还是算了吧,他现在身边都已经有人了啊!

    乔乔,你听我说,你发生的事我都已经……

    毕竟没有开扩音,所以郁少漠的声音听起来隐隐约约的,如果不仔细分辨的话并不能听出来他在说什么。

    但是宁乔乔现在已经不想知道郁少漠在说什么了。

    她你怔了怔,将手机拿起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盯屏幕上的那一串电话数字,眼神闪了闪,轻轻摁了挂断键。

    安静的环境中,郁少漠的声音随着宁乔乔的动作讶然而止,房间里重新陷入一片死寂。

    法国,总统套房里。

    郁少漠盯着被挂断的手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郁少漠可以肯定宁乔乔一定知道他给她打电话了,但是她不接!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的鹰眸一片冰凉,死死盯着手机上的那串数字,现在这个号码是唯一可以联系到她的,但是他居然没勇气再打过去!

    因为她不会接电话!

    他怕她不会接电话!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皱着眉重新打了个电话出去,没过几秒电话被接通,郁少漠声音冰冷地对电话里人命令道:将明天的合同拿到我房间里,现在安排飞机,我要马上回g市!

    啊?是,我马上就去办。

    陆尧一头雾水的答道。

    到不懂自家总裁为什么刚才还说明天才走,现在又变成要立刻就走。

    另一边,g市。

    郁少寒修长的身体站在冰箱前,手里拿着一罐易拉罐,皱着眉仰头喝了一大口。

    看看!

    这就是做好人的下场!人家不仅没有感激你,还拿你当强奸犯!

    郁少寒仰起头又喝了一口啤酒,很快心里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他:

    不过说真的,还好你没有真的睡了那小鬼,要不然的话她就真的要用那种眼神看你了!

    那种……厌恶的、鄙夷的、瞧不起的、警惕的、恨不得立刻逃离的眼神,啧啧,真像是一把刀子一样,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啊!

    郁少寒黑眸瞥了一眼卧室的门,人家现在正在里面恩恩爱爱的煲电话粥呢,哪像你现在在这里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郁少寒仰起头喝了一口酒,黑眸刚从卧室的门上移开,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到那扇门开了,刚移开的视线立刻又转了回去。

    宁乔乔拿着手机拿走出来,郁少寒黑眸一闪,有些惊奇的看着她:你们这么快就打完电话了?

    按照他的估算,这两人最起码不热聊一个小时才对,竟然这么快就打完了?

    宁乔乔听到郁少寒的声音,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朝他看过来,眼眸闪了闪,讨教朝郁少寒走过来,将手机递给他他,垂下眼去看着地板,温软的音有些低的说道:你的手机。

    郁少寒皱了皱眉,盯着宁乔乔看了一会,忽然说道:小鬼,你该不会是根本没跟郁少漠打打点话吧?

    看着小鬼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跟郁少漠通过电话的样子,很明显她在跟郁少漠赌气。

    宁乔乔一震,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咬了咬唇,将手机一把塞进郁少寒手机,没好气的说道:手机给你,管的那么多干什么啊!

    说罢,宁乔乔转身就朝我卧室走去。

    郁少寒顿时皱起眉不悦的看着宁乔乔的背影,没好气的说道:嘿,你这小鬼还有没有良心!现在嫌我管的多?刚才我救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嫌我管得多?

    宁乔乔一震,刚走到客房门口的脚步停了下来,背对着郁少寒站了一会,忽然转过身,紫葡萄一般的眸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平静的看着郁少寒,说道:喂,郁少寒,你还有酒吗?

    干什么?

    郁少寒挑眉看着宁乔乔,这次变成他的眼神有些警惕了。

    这么回答的意思就是有了,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寒,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便抬脚朝郁少寒走去,走到郁少寒面前,伸手打开冰箱看了一眼,眼神一闪,面无表情的从里面拿了一听啤酒出来。

    两人的距离站得很近,其实宁乔乔现在穿得还很诱惑,因为她衣服湿透了的原因,所以宁乔乔现在身上穿的是一件郁少寒的衬衣,衬衣的下摆知道大腿根部,下面露出两条纤细白雪的长腿……就算是太监都会觉得这幅场面太勾引人!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