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你……宁乔皱着眉的看着郁少漠,最初的不理智过去后,她终于发现郁少漠有些不对劲,郁少漠你怎么了?为什么咳嗽的这么厉害?

    宁乔乔忽然想到她刚才带小西父母来的时候,郁少漠也是咳得这么厉害,但是那时候郁少漠告诉她说是因为岔气被呛到了。

    可是这一次呢?咳得这么厉害!

    她以前可从来没见过!

    宁小姐,漠少从几天前就生病了,这几天越来越严重!您就当是心疼漠少,别再和漠少吵架了。漠少这几天心情不好,连饭不不吃,也休息不好,王医生都来过几趟了也治不好。

    郁少漠咳嗽得没法回答宁乔乔,休息室门口却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宁乔乔转过头朝门口看去,只见刚才那个送她出去的秘书站在门口。

    秘书其实是在宁乔乔重新上楼来的时候就发现她了,毕竟总裁室有人来,秘书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但是秘书没有出声,她就盼着宁乔乔进去后能发现郁少漠的病呢,要知道她们如果主动告诉宁乔乔:漠少生病了;那绝对都得完蛋!

    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可是宁小姐自己发现的!那漠少您总不能还怪我们了吧?

    你不吃饭?宁乔乔转过头,紧紧皱着眉看着郁少漠。

    咳咳……出去!咳……郁少漠锐利的鹰眸冷冷地盯着站在门口的秘书,浓烈的杀气迸射而出。

    还真是个个现在都要翻天了?他明确了说了这件事绝不能告诉宁乔乔,需要他们来多嘴?

    秘书当然不会傻到还站在这里等挨骂,反正她现在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是宁小姐的事了。

    宁乔乔将包包随手扔到床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紧紧盯着郁少漠,坐下来给他排背顺气:为什么病得这么严重你都不告诉我!

    能咳成这样绝对不是装的,而且郁少漠根本就没必要装,如果他想表现虚弱地一面给她看的话,早在生病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告诉她了。

    我没事了,你理我远一点,小心传染给你。郁少漠渐渐停下咳嗽,摆了摆手,示意宁乔乔不要再给他拍背。

    什么叫没事啊!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以前你什么时候病得这么严重过!我问你,秘书说你不吃饭、不睡觉是不是真的!

    宁乔乔猛地站起身来,皱着眉黑眸紧紧盯着郁少漠,胸脯剧烈的起伏。

    郁少漠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拽着宁乔乔的手腕,幽暗的鹰眸定定的盯着她,性感的喉结起伏,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宁乔乔,我没想过跟你离婚。

    他这几天最怕的就是这个,生怕她因为厌倦了他的家庭要跟他离婚,怎么可能还自己想提离婚,除非他精神错乱了!

    ……

    宁乔乔纤细的身影站在床边,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郁少漠,咬着唇一言不发。

    她不是傻,在亲眼看到郁少漠咳得这么厉害,还听到他的秘书说的话后,还会以为郁少漠是因为讨厌她才不会不见她。

    这个男人,只是不想让她知道他病了。

    宁乔乔、老婆,我真的没想过要和你离婚,也没有等你提离婚,就算你提了,我也不会答应!郁少漠锐利的鹰眸定定的看着宁乔乔,让她看到他非她不可的决心,只是很快他便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懒得理你!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猛地一把甩开郁少漠的手,弯下腰去。

    宁乔乔!郁少漠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还以为宁乔乔要走,猛地一把抓住宁乔乔的手腕,锐利的鹰眸死死盯着她。

    放开!宁乔乔皱着眉看着郁少漠。

    这男人,抓得她手腕都痛了,抓这么紧她还怎么打电话!

    老婆……咳咳……

    郁少漠才说了两个字便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现在真是恨不得拿枪崩了王医生,要不是他那个庸医,他怎么可能连句话都说不完整!

    你放开我……宁乔乔看了看眼神执拗的郁少漠,他平日里那么有压迫感的鹰眸直直地盯着她,什么高高在上和嚣张感都没了,偏执的像是一个小孩一样,抓着他最喜爱的东西不肯放手。

    即便是再气,看到这样的郁少漠宁乔乔心里都还是心疼的,她宁愿郁少漠还是以前那样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也不想看到他这样。

    你放手啊!不放手我怎么打电话……顿了顿,宁乔乔偏过头去,温软的声音小声的补了一句:我不走。

    郁少漠当然听到了!锐利的鹰眸顿时一亮,紧紧盯着宁乔乔,就连抓着她手腕都手都又收紧了几分。

    狐疑的看了看宁乔乔,郁少漠鹰眸闪了闪,骨节分明的大手渐渐松开。

    现在还是按她说的做比较好,这小丫头现在可不是好惹的,万一她等下翻脸又要走……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漠,低下头将手机拿出来,找到一个号码拨出去。

    等电话接通的时候,宁乔乔不经意的抬头,正好看到郁少漠靠在床头上,鹰眸死死盯着她的每一个动作,连眼睛都不眨。

    宁乔乔忽然有一种感觉,如过她现在往门口走……那这个男人肯定会立刻冲过来扑倒她的吧?

    看我做什么!自己把被子盖好!宁乔乔没好气的对郁少漠说了一句。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看房了看宁乔乔,摸了摸鼻子,给拿过一旁的薄被盖上。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漠,将一旁的枕头拿了一个过来,用眼神示意郁少漠坐直身体,将枕头塞在他背后。

    郁少漠鹰眸一亮,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她果然还是在意他的!

    喂,宁小姐。手机那边传来王医生的声音。

    是我,王医生,麻烦你现在来一趟郁少漠的办公室,我们在休息室里等你。嗯,关于郁少漠的病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宁乔乔跟王医生简短了说了几句后便挂断电话,坐在床边紧紧皱着眉。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