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张美叶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鄙夷又嫌弃的看着宁乔乔,像是自己的档次被降低一般!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冷冷看着这一场闹剧,看着眼前的张美叶和柳莞,眼前之闪过四个字:狼狈为奸!

    宁乔乔真的是有些后悔了,为什么她那天要心软呢,为什么当时就不能心狠一点,这样的话今天她就一定不会站在这里受这两个人的嘲讽,回到这个让她厌恶至极的地方来!

    二少奶奶,老太太还在等你呢,你快跟我上去吧。

    身后的女佣提醒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给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柳莞和张美叶,抓过身头也不回朝楼上走去。

    身后阴森森的大厅里,张美叶火冒三丈的看着宁乔乔的背影,那眼神恨不得将她撕碎一般,而站在她身旁的柳莞眼神幽暗的看着宁乔乔,唇角扯起一抹胜利的笑意。

    柳莞当然看到了宁乔乔额头上的纱布,虽然不清楚那块纱布是怎么来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宁乔乔的额头肯定是受伤了!而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什么额头会受伤?而且还早不受伤晚不受伤!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受伤了!

    随便想想就知道了,宁乔乔额头上的伤八成都和这段时间她和郁少漠的新闻有关系,而且就算是没有关系又怎么样,只要想扯上关系,那还不简单么?

    眼神一闪,柳莞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快速编了一条短信过去,漂亮的眼睛阴毒的看着手机屏幕。

    宁乔乔,就算你每天躲着不出门也没用,你不是不想让记者知道你受伤的事么,我就偏要让人知道!

    楼上,宁乔乔走到老太太的房间门口,女佣站在前面敲了敲门,恭敬地请示道:老太太,二少奶奶到了。

    让她进来罢。

    房间里传道老太太苍老平静的声音。

    站在前面的女佣便让开身,做了一个请宁乔乔进去的手势。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瞥了一眼女佣,伸手打开眼前的门,抬脚走进去。

    卡擦。

    身后传来女佣关门的声音。

    老太太的房间还是跟以前一样,即便是大白天都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宁乔乔澄明的眸子看了一眼站在书桌前的老太太,面无表情的抬脚走过去。

    老太太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银白的头发整齐服帖的梳在脑后,用几个很朴素的黑色发夹固定住,此时正右手执着一支毛笔,行云流水一般的在一张洁白的纸上下笔,并没有抬起头看一眼宁乔乔。

    宁乔乔也不着急,她对书法没什么兴趣,也没去看老太太是在写什么,安静的站在书桌旁,等老太太写完字。

    卧室里安静的有些异常,除了老太太手里的毛笔在纸上发出的声音,几乎没有什么别的声音。

    你来看看,我写的怎么样。不直到过了多久,老太太在纸上行走的毛笔终于停了下来,并没有立刻将笔放下,而是拿着笔仔细的审视,似乎再看自己写的是不是满意一般。

    宁乔乔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太太,低眸朝书桌上的纸看过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里眼神淡淡的,看了看说道:我不懂书法。

    嗯?你以前没学过么?我以为你成绩这么好,应该是学过的。

    老太太抬起头看向宁乔乔,有些奇怪的问道,倒像是真的在疑惑一般,眼神中并没有嘲讽的意思。

    宁乔乔摇了摇头,说道:你应该是知道我过去的资料的,我没有时间学这些东西。

    以前宁乔乔其实是学过一些特长的,只是这些特长在她妈妈去世后便都停了下来,更何况这些特长里也没有那书法这一项。

    老太太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眼神淡淡的看着宁乔乔,将毛笔放在砚台上,看着宁乔乔说道:那你能看出我写的是哪两个字么?

    宁乔乔低下头朝纸看去,粉嫩的唇瓣微动,轻声说出两个字:舍得。

    话音落下,老太太没有立刻接过宁乔乔的话,卧室里便陷入一片安静中,这样的安静更是一种刻意的气氛。

    那你能跟我说说这两个字的含义么?过了好一会,老太太的声音才再次在房间里响起。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从那两个墨黑色的字上移开视线,抬起头看着老太太,笑了笑说道:老太太,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你可以只说,不用在这里绕圈子!

    宁乔乔现在才发现自己在老太太这样的人面前还是太天真了,就在刚才她还以为老太太真的只是在陶冶情操练书法而已,现在才明白,老太太哪里是在练书法,分明是要借这两个字敲打她啊!

    也对,在老太太的世界里,当然不会将时间都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其实这两个字,是我的儿子生前最爱写的,我今天写着两个字并不是专门冲你,只是忽然有些感慨罢了。

    老太太很出乎宁乔乔意外,并没有一开口就说让她不中听的话,而是低下头去看着自己写好的两个字,有些复杂的脸色让人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

    宁乔乔一震,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奇怪的看着老太太,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忽然会对她说这些。

    我的儿子,就是少漠的爸爸,已经去世很多年了,那时候少漠和少寒还是个小孩呢。老太太忽然抬起头看着宁乔乔,像是怕她不明白一般的解释道。

    ……

    宁乔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不管她有多不喜欢老太太,都不能可能在一个追思自己过世的儿子老人面前耀武扬威,更何况她还从这个老人眼里看到了悲伤。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什么样的痛苦,宁乔乔感觉不到,但是她还记得她的妈妈去世的时候她的痛苦,还有张妈……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你的年龄也大了,要节哀。宁乔乔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

    呵。老太太忽然笑了,抬起头来,昏黄的老眼看着宁乔乔,说道:你知道么,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跟我说让我要节哀的,我真没想到,对我说这句话的竟然是你。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