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说到这个生孩子的问题,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光,绝美的小脸上闪过一抹不太自然的神色。

    郁少寒也是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说错话了,看了一眼宁乔乔,黑眸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低沉的声音淡淡的问道:你的事情怎么样了?还是没什么好转吗?

    郁少寒问的是关于她病情的事,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看了看郁少寒,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起色。

    她这个病唯一好转的现象,就是成功怀孕!反正她到现在都没怀孕,那就是没什么起色了。

    郁少寒听完后,眉头一皱,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宁乔乔说道:是不是因为你这段时间又不好好吃药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抬起头来看了看郁少寒,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不是,郁少漠早就已经知道我已经知道我生病的事情了,我吃药根本就不用背着他,而且布鲁斯医生给我开的那些药我还拿给他看过呢。

    虽然自己的这种病让宁乔乔很无奈,但是宁乔乔在治疗上一直都是很积极的态度,她每天都按时吃药、准时睡觉,这段时间将身体调理的也不还算不错。

    也是依然,她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

    听宁乔乔这么说,郁少寒英挺的眉头不经意地又皱了皱,毕竟在宁乔乔这么配合的情况下,她的身体依然都没什么好转,那说明她怀孕的几率真的是非常的低!

    你也别太有思想包袱,子女这种东西都是随缘,反正你自己配合治疗,能不能有孩子就看你的运气了,而且你的精神也不能太紧张。

    我听别人说,有些人越是紧张,越不能怀孕,有些人很轻松,反而却有了孩子。

    郁少寒对宁乔乔说道。

    宁乔乔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看郁少寒,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胡思乱想的,我会好好配合治疗。

    郁少寒看着宁乔乔,点了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宁乔乔看着郁少寒,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两人站在门口,午后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暖洋洋的。

    在门口说了一会儿话,宁乔乔便和郁少寒一起朝郁氏大楼里走去,刚走近宽敞的大厅没几步,郁少寒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郁少寒看了一眼宁乔乔,将手机掏出来,皱着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的号码,也没将电话接起来,而是抬起头看着宁乔乔,说道:你先去找郁少漠吧,我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上去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也没多说什么,看着郁少寒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

    郁少寒看着宁乔乔笑了笑,宁乔乔便再没说话,抬脚朝前面的电梯走去,正好此时电梯的门打开,宁乔乔走了进去,然后将电梯门关上。

    电梯便向郁少漠所在的总裁室的楼层升去。

    另一边,郁少寒目送宁乔乔所坐的电梯升上去以后,他才低下头去朝手里的手机看去。

    打过来的电话早就已经中断了,郁少寒微微皱了皱眉,走到另一边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给那个号码接电话拨回去。

    郁大少爷好忙,居然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电话很快便响了起来,那头传来老太太的声音,有些奇怪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古怪。

    郁少寒黑眸一闪,勾了勾唇,语气淡淡的说道:奶奶,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再忙能忙到哪儿去?还不都是公司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这不是立刻就将电话给你打过来了么。

    原来你在忙公司的事情啊,真难得,郁大少爷还记得自己有个公司!我还以为你都已经忘了呢!老太太在电话里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

    郁少寒黑眸一闪,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勾了勾唇,语气淡淡的继续说道:老太太,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怎么了这是?今天谁惹你不高兴了吗?让你打电话过来找我撒气。

    我可不敢找你撒气,谁敢得罪你呀!老太太在电话里又冷笑了一声,然后声音冰冷的说道:不知道郁大少爷你现在忙不忙,如果你不忙的话麻烦你回家来一趟,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你!

    老太太今天给他打电话时候的语气非常不对,郁少寒这么了解老太太,自然已经感觉到了。

    也不知道这老太太找他是要做什么?郁少寒黑眸一闪,语气淡淡的说道:当然有空,老太太你想见我,我就是没空也得挪出空来!你稍微等一下,半个小时后我就到家!

    那我就在家里等你了。老太太听郁少寒这么一说,没有一个字的废话,直接便将电话挂断。

    冰冷的忙应声在耳边响起,郁少寒微微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手机,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老太太今天的语气有些不妙,他得小心一些才行。

    ……

    楼上,郁少漠的总裁室里,宁乔乔牵着葡萄走进去时,郁少漠还在跟几个经理谈工作的事情,听到门口有声音传来,郁少漠锐利的鹰眸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在看到宁乔乔纤细的身影时,他眸底闪过一抹幽暗的光。

    宁乔乔勾了勾粉嫩的唇瓣,绝美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也没过去打扰郁少漠,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去坐下。

    怕葡萄下去乱跑,打扰到郁少漠工作,宁乔乔便将葡萄抱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给葡萄梳理着毛发。

    葡萄已经很久没有来过郁少漠的总裁室了,它确实很想下去疯玩一圈,可奈何宁乔乔将它紧紧抱在怀里,它根本就跳不下去!便放弃了这个打算,老实在宁乔乔怀里趴着。

    窗外的阳光暖暖地洒在这一人一狗的身上,渐渐的,宁乔乔给葡萄梳理毛发的手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慢,缓缓地在葡萄的脑袋上摸着,坐在沙发上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