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反正这几天她没少演骨头里挑刺的大小姐脾气,也不差这一回了。

    东澜盛不是说他是我的伯父,你是我的哥哥么?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把我关在地下室里?

    宁乔乔眼神冰冷地看着东澜岳。

    这……东澜岳皱起眉,俊脸上表情有些为难,貌似真在思索着什么。

    怎么了?你还打算把我关在这里?东澜岳,你出去打听打听,别说对待亲人,就算是对待一个普通的客人,也没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吧,你也不怕传出被人笑掉大牙?!宁乔乔说完,怕东澜岳还是要将她关在这,又继续道:我不管,你今天要是不让我住别的房间,我就把这件房间砸了!我说到做到!

    说完,她转身就朝房间里跑,一副像是要去砸东西的样子。

    乔乔!东澜岳赶紧叫住她。

    宁乔乔眼神一闪,脚步停下,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道:怎么了?

    你别这么激动,其实我刚才只是在想该把你安排在哪件房间罢了,不是还要让你住在这。东澜岳道。

    宁乔乔眼睛一眯:哦?那你安排好了吗?

    当然了。东澜岳笑着看着她:我们走吧,地下室这样的地方当然不能让你住,之前是哥哥考虑不周,你别往心里去。

    东澜岳还真是不客气,这就已经以哥哥自称了,宁乔乔在心里冷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道:好,那走吧。

    很快,她跟着东澜岳他们来到楼上,此时已经是晚上,院子里亮着一盏盏路灯。

    经过上次花园里那一段路,东澜岳和几个保镖带着她往前面那栋楼走去,宁乔乔一边走,一边偷偷观察着周围。

    走进那栋别墅,东澜岳带她上楼,在二楼一间房门口停下,道:乔乔,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好。

    宁乔乔不想看东澜岳那张脸,推开门便要走进去。

    我就住在你隔壁,要是有什么事你就来叫我,不用和我客气。东澜岳又加了一句。

    宁乔乔握在门把上的手紧了紧,眼神闪了闪,回过头朝东澜岳笑了笑,道:我们住在隔壁,这样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你刚来这里,我住在你隔壁也方便照顾你。东澜岳微笑着看着她。

    他摆明了不打算让她去别的房间了。

    宁乔乔在心里狠狠爆了个粗口,照顾……

    如果真的有心照顾她,还会把她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这么久吗?

    那好吧,那我就先谢谢你的照顾了。宁乔乔笑着道。

    不客气,大家都是亲人,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东澜岳笑着道。

    表面上这话听着像是在关照,实际上却是在警告,东澜岳在告诉她,他就住在她隔壁,所以她别想轻举妄动!

    宁乔乔皮笑肉不笑的和东澜岳说过‘晚安’后,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进去。

    东澜岳看着房门关上,脸上的笑容也迅速消失,冷冷地收回视线,转身朝楼下走去。

    二少爷,您就真的让她住在这里么?这个女人可是一个难缠的主,她这几天都上蹿下跳的找麻烦。手下跟上去道。

    到底她的身份不一样,我们也不能真的一直把她关在地下室了,前途还不明朗,万一和她结下仇以后对我们也没有好处。东澜岳皱了皱眉,道:吩咐下去,命令底下的人加派人手,不要给她逃出去的机会!

    是,属下明白该怎么做了。手下道。

    东澜岳脚步在楼梯口停下,转过头朝身后的走廊看去,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想离开,我就翩翩把她安排在这件房间里,我倒想看看她能怎么离开!

    ……

    房间里,宁乔乔迫不及待的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看向外面,顿时眉头一皱。

    现在是晚上,除了楼下几个巡逻的保镖,和近处的一些灯光,外面黑乎乎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宁乔乔根本不信东澜盛和东澜岳说的什么亲戚感情,就两个人摆明了就是对她来者不善。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总算是离开了地下室,住在上面她也有机会观察,而且最起码她能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看来现在她只能等天亮了,宁乔乔关上窗户,回到房间里坐在大床上,脑海中忽然闪过郁幸帅气可爱的小脸,微微皱了皱眉。

    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他有没有给她发过视屏通话?郁少漠有没有告诉他,她被绑架的事?

    还有郁少漠,他现在又在哪里呢?在做什么?还在想办法找她吗?

    闭了闭眼,宁乔乔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事,她起身去卫生间里洗了把脸,走出来忽然想到什么,眯了眯眼,开始认真仔细的检查房间里的每一处,查看还有没有针孔摄像头藏在房间里。

    ……

    另一边。

    深夜的大桥上,散落着撞击后的残害,桥面上汽车零件散落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汽油和橡胶燃烧后刺鼻的味道。

    两个小时前这里有一场惨烈的车祸事故,两辆快速行驶的轿车相撞,其中一辆被撞当场起火,另一辆则在翻滚了几圈后直接坠入了运河里。

    郁少漠挺拔的身影站在车祸现场,皱着眉看着脚下清晰的刹车痕迹,能在这样的路面上留下这样的痕迹,可想而知当时车速有多快。

    不远处,那辆起火的车已经被烧得只剩下空壳,只留下一圈看不出原貌的钢铁框架。

    漠少。陆尧快步走过来,皱着眉恭敬地道:那辆车里的尸体已经被烧得只剩下骨头了,现在已经去带去了警察局,我们的人找法医打听了一下,说死者只有25岁,从年龄上来看不是宋医生,车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其他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郁少漠皱了皱眉,声音冰冷地道:另一个呢?

    这是大桥上的监控画面。

    陆尧立刻将平板电脑递在郁少漠面前,伸手点了一下上面的播放键,视屏开始播放。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