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我在笑,乔乔你和宁姑姑真不像,她可没有你这么自恋,虽然她比你还要漂亮几分。东澜劲忍俊不禁的摇着头道。

    妈妈当然是一个美人,即便她不爱打扮,但是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很美。

    忽然听到东澜劲提到母亲,宁乔乔瞳孔一缩:她……

    其实我并不在乎你的经历。东澜劲低沉的声音忽然打断她的话,看向宁乔乔的眼神有些耐人寻味。

    宁乔乔眼神一闪,皱起眉道:什么意思?

    你以前经历过的那些,我并不好奇,也不在乎,乔乔,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吧?东澜劲笑眯眯地道。

    宁乔乔眯了眯眼,顿时有几分明白了:你想要我帮你?

    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聪明!

    东澜劲夸赞她。

    ……

    宁乔乔懂了,所谓的谈话就是一场拉拢,之前那些不过都是‘热身’而已,现在谈话才算是正式开始。

    你想让我帮你,那么我的好处是什么?宁乔乔看着东澜劲道。

    呵,跟我谈条件?东澜劲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乔乔,你看看你现在,你落在了我的手里已经没有自由了,只要我愿意的话我随时都可以了解了你!到时候我回去就说路上出了意外,东澜家顶多给我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可是你就不一样了……

    东澜劲唇角的笑意加深,和颜悦色的看着她道:你的小命可就是真的玩完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东澜劲甚至已经直言不讳的将她的生命都摆到了台面上,连遮掩都懒得做了。

    是吗?宁乔乔笑了,勾起唇道:可是我怎么听说,你好像不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如果我死在你手里,不管真正的死因是什么,恐怕你其他的对手都不会放过你吧?比如那个叫东澜清的,他一定会借机把你往死里整,到时候你被扣上的肯定不止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对吧?

    东澜劲这是拿她当没有智商的傻子哄了,他想要争得是东澜家的继承权,那么大的一块肥肉多少人盯着,他们互相竞争的几个人谁不是一有机会就把对方往死里整?

    就会没有机会,创造机会都要给对方下绊子,更何况是她如果真的死了,那可是给了人家整死东澜劲的好机会。

    ……

    东澜劲勾着唇看着她,眼神有些有些意味深长,没有讲话。

    所以你不要威胁我,因为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底气是什么。宁乔乔漂亮清纯的眼眸定定的看着东澜劲,一字一顿地道。

    就在之前,她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得有那么重要,但是现在她可以无比确定了!

    乔乔,你是真的聪明,远在我的意料之外。东澜劲忽然笑出声。

    很正常啊。宁乔乔看着山脚下的运河,道:很多人都把我看走眼了,你并不是最特别的一个。

    我喜欢聪明人,因为我不喜欢和废物浪费时间。东澜劲打量着她,道:我现在倒是有点想和你做朋友了。

    还是免了吧,我们不是一路人。宁乔乔勾着唇道。

    哦?你这是说得什么话,我们可都姓东澜,我还是你的表哥呢,而且我们的血缘,可比你和东澜岳近的多了。东澜劲笑眯眯地道。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转过头看着东澜劲,道:现在跟我说这些亲戚关系,不觉得自己太虚伪了吗?

    东澜盛和东澜狄是死在东澜岳的刀下,可那把刀却是东澜劲的。

    说白了,连人性都没有的东澜劲,还会跟她念什么兄妹情吗?

    呵……东澜劲笑了一声,也不觉得尴尬,勾着唇愉悦的道:乔乔,女人聪明是可爱,可是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就不会让人喜欢咯。

    你找我过来,不就是想跟我把话说明白吗?难道你还想和我藏着掖着?宁乔乔眯起眼看着他,道:或者说,你现在有和我藏着掖着的时间么?

    ……

    东澜劲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细微的变化,看着她没说话了。

    宁乔乔笑了笑,道:东澜盛虽然是因为策划扳倒你才死的,但是有一句话他说得很对,他联系了东澜清,东澜清已经知道我的存在,算算时间他明天就会赶到东澜盛的家里去,不对,东澜清说不定还会提前去,他未必会那么准时,但是只要他一去就肯定会知道我已经被人带走了。

    就那种杀了东澜盛所有手下的手笔,东澜清恐怕不用想都知道是你干的吧。宁乔乔看着东澜劲,道:到时候东澜清一定会找我,所以你急着把话跟我说清楚,因为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对不对?

    啪啪啪……

    东澜劲抬手鼓掌,颇为欣赏的看着她道:乔乔,我越来越觉得,你不仅有我们东澜家的人的表,还有我们东澜家的里,这么聪明真是和我们东澜家的人一模一样。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好听的,而且你千万别鼓掌,我一听你的掌声就头皮发麻,觉得没有好事发生。宁乔乔道。

    很少会给她这么强烈的危险的感觉,东澜劲是最直接的一个。

    呵,乔乔你这是在怪我要了东澜盛和东澜狄的命?东澜劲道。

    提到那两个人,宁乔乔眼前飞快闪过两人死时候的惨状,那种匕首穿透皮肉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让她忍不住皱起眉,抿了抿唇,声音也冷了几分:他们是因你而死的,这点你不能否认。

    我可没打算否认。东澜劲笑了一声,语气中有种若有似无的不屑,将目光投向山脚下,声音缓慢地道:他们不是因为我死的,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天高地厚,再说了,那种垃圾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可惜的?这不是还给地球节约资源了么。

    宁乔乔眉头一皱,转过头看着他:你又不是上帝,凭什么判别人死刑?

    随意揉捏别人的生死!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