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呵呵,我知道你想知道。冉国涛笑了笑,看着她道:你想知道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你把我的腿治好,然后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宁乔乔低着头,眼神定定的看着冉国涛,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冉国涛看着她。

    笑你天真啊。宁乔乔声音很轻的回了一句,挑着眉看着他:你居然让我治好你的腿?冉国涛,你哪里来的底气和我讨价还价?你居然认为我会想救你?

    如果你不想救我,那为什么你会让人给我送药?乔乔,你要想从我这里知道你想知道的,那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

    冉国涛胸有成竹地道。

    他吃定了自己现在的价值,让宁乔乔无法舍弃他不顾。

    可是有些人时候,人是不能太自信的。

    宁乔乔唇角笑意更浓:你想多了,我让人给你送药不是怕你死了,是怕你死在我外公手里。说着,她蹲下身,冰冷的眼神定定的看着冉国涛:本来我醒来后没有去找你,是想让你这辈子都活在穷困潦倒中,这也不算便宜你了,可是我没想到啊,你居然还活得挺好的,还能去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是什么地方?

    赌城。

    以冉国涛的德行,他去那里当然是去赌的。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冰冷的声音缓慢地道:你说你自己都送上门来了,我又能放过你?冉国涛,你跟我讲条件的时候该不是忘了,你还欠我一条命吧。

    郁少漠看着她的背影,过了几秒,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冉国涛眼里闪过一瞬的害怕,但很快又恢复自然,看着的宁乔乔,脸上挤出一个怪异的笑:乔乔,可是如果我死了,你就永远都别想知道你妈妈的消息了。

    宁乔乔定定的看着他,眼都没眨一下:那就不知道好了,反正以前我也不知道,不也这么过来了么?你现在说,可能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留你一条命,你不说……那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她说的很认真,表情一点都没在开玩笑。

    冉国涛看了她一会,缓慢的笑起来,摇着头道:不会,乔乔,你不会的,你做不出来这种事……

    ……

    宁乔乔看着他,没有讲话。

    冉国涛叹了口气,带笑的声音缓慢地说:狠话你比谁都会说,可是你做不出的,我的女儿,我了解你……

    你说什么?坐在最上面的君姓男子蓦地皱起眉。

    到了这一步,冉国涛谁没看,他只是看着宁乔乔,脸上挂着自信得意的笑。

    他有把握,宁乔乔不会把他怎么样。

    宁乔乔一眼不眨的看着冉国涛,过了一会,唇角忽然勾起一抹淡笑,头也没回,声音清脆地道:清舅舅,麻烦你叫你的人进来,把他剁了。

    冉国涛顿时脸色一变,眼神有些琢磨不定的看着宁乔乔。

    因为他发现,宁乔乔太冷静了!

    东澜苍和坐在上位的君姓男子都没有阻止,东澜清打了个电话出去。

    很快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保镖,恭敬地道:家主,您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人拖出去,按照觅儿的要求,剁了。

    东澜苍道。

    那几个保镖朝冉国涛走过来,拖起冉国涛便朝外面走去。

    宁乔乔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看都没看冉国涛一眼。

    乔乔……乔乔!乔乔……

    连东澜苍都发话了,冉国涛才真的开始害怕,惊悚的看着宁乔乔:乔乔,你让他们放开我!放开我……

    宁乔乔不为所动。

    放过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我都说……

    就在被拖出门口那一秒,冉国涛忽然大喊道。

    等一下。

    宁乔乔忽然道。

    走到门口的两名保镖应声而停。

    宁乔乔转过身,眼神定定的看着冉国涛:你现在愿意说了?

    愿意。冉国涛喘着气道。

    那就把他拖回来吧。宁乔乔挑了挑眉,淡淡地说了两个字。

    两个保镖将冉国涛拖回来丢在地上,宁乔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如果敢有一点掺假,我保证你不会再有机会说第二遍。

    ……

    冉国涛看着她,咬了咬牙,没有讲话。

    他最大的错误,大概就是还以为宁乔乔这么多年一成不变。

    我妈妈是怎么回事?宁乔乔看着冉国涛道。

    冉国涛看了看她,摇头:我不知道。

    宁乔乔眉头一皱: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认识你妈妈的时候,她就已经……怀孕了。冉国涛道。

    你说什么?!宁乔乔瞳孔一缩,转过头看向那个年轻的、自称是他父亲的男人。

    是真的。冉国涛点了点头。

    你很了解东澜家、甚至了解东澜家的家主,为什么?郁少漠忽然问道。

    宁乔乔转过头看了看他,咬咬唇,回过头定定的看着冉国涛。

    没错,冉国涛太了解东澜家了!

    位于密林中的一个庞大家族,布满毒蛇的水牢……这一切哪怕是他们听说的时候都非常惊讶,但是冉国涛很镇定。

    其他不说,光是那个有毒蛇的水牢,正常人每天和那么多毒蛇泡在一起被啃咬,恐怕早就被吓疯了!

    可是冉国涛很正常,甚至第一次见到惊月时,他还会和惊月讲条件。

    在宁乔乔的认知里,冉国涛绝对不是个内心这么强大的人。

    因为我是君家的人。

    冉国涛看向坐在上面的君姓男子。

    宁乔乔瞳孔一缩,转过头朝上面看去。

    原来是君家的人。东澜苍淡淡地说了句。

    想来他应该也觉得冉国涛在东澜家能扛到现在很奇怪,但既然是君家的人也就不意外了,毕竟两家相互只见都有些了解,更何况二十多年前,他们还没撕破脸。

    他是你的人?宁乔乔皱起眉看着君姓男子。

    是。君姓男子点头:一开始我也不信,但是后来做了dna检测,证明他真的是。福利 ≈ap;ot;hongcha866≈ap;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拾眸犹见痛心疾首》,“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