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知道自己拗不过他,宁乔乔眼神闪了闪,转身朝门外走去。

    从楼上走下来,宁乔乔被称为万众瞩目也不为过。

    觅儿,外公怎么样了?

    东澜灵第一个发问,其实他是在问他吩咐宁乔乔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宁乔乔眼神淡淡的:外公说让你们上去。

    除了东澜清他们一行,宁乔乔还点了几个人的名字。

    那几个姓东澜的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在大家探究又好奇地眼神下朝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东澜灵率先走过去:父亲,您终于肯见我了,这几天您病了我一直见不到您,儿子好担心。

    本来是想好好养病的,你们在楼下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让我不想见你们都不行了。东澜苍端着一个茶杯,威严的声音慢条斯理地道。

    东澜灵一震,有些讪讪的没再什么。

    有句俗话叫知子莫若父,其实反过来也一样,东澜灵很清楚自己在东澜苍面前耍不了小心思。

    今天叫你们上来是因为我听觅儿说了一些事,所以来找你们求证一下。

    东澜苍缓慢地道。

    东澜劲眼里闪过一抹暗光,东澜灵也是眼睛一亮。

    东澜苍继续道:之前觅儿告诉我,你们……咳咳咳咳……

    大家正屏息凝神听着,东澜苍忽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端着茶杯的手不住颤抖,里面的茶水洒出来浇湿被子。

    更可怕的是,东澜苍开始大口吐血!

    外公!

    宁乔乔一个箭步冲向床边,惊恐的看着东澜苍。

    东澜劲眉头一皱,朝门外喊到:让医生进来!快!

    这这这……父亲这是怎么了?怎么偏偏现在……东澜灵絮絮叨叨地道。

    这些声音飘进宁乔乔耳朵里,她眼神一闪,冰冷的眼神刀子似地朝东澜灵看过去。

    东澜灵被她的眼神看得一震,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医生们很快冲进来,宁乔乔起身站到一旁,心里只觉得异常的悲凉。

    此时此刻这里没有人希望外公死,因为事情还没揭开,此时他的死对他们不仅没有好处,反而还卡在了关键地方。

    卧室里太安静了,所以东澜苍不断吐血的声音被放大。

    劲少爷……

    一名医生走过来看着东澜劲摇了摇头。

    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什么不言而喻。

    你什么意思?外公不可能没救的!是不是你们不想救他?宁乔乔冲过去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

    小小姐,您别这样,属下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敢这么做!

    医生恭敬地道。

    你少跟我废话!我告诉你,外公要是真的走了,我就杀了你!宁乔乔嘶吼道。

    乔乔,你冷静一点!东澜劲抓住她的胳膊。

    你滚开!宁乔乔转过头眼神凶狠地瞪着他:是你不让他们救的对不对?

    哟,劲少爷这是什么意思?东澜灵在一旁见缝插针地道。

    乔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东澜劲皱着眉道:外公在叫你!

    宁乔乔浑身一震,转过头朝东澜苍看去,只见他躺在床上看着她,声音及其虚弱:觅儿,你过来。

    宁乔乔瞳孔一缩,松开医生的衣领跑过去,抓住东澜苍的手:外公!我在这里!

    觅儿,我要走了,去见你妈妈了,你有没有什么要我带给她的话?东澜苍混浊的眼睛看着她道。

    宁乔乔瞬间红了眼眶,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没有……没有……

    还是说说吧,不然一会就没有机会了。东澜苍有些无力的笑了笑。

    不会的,外公你不会的……宁乔乔终于忍不住哭出来,紧紧抓着东澜苍的手: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说的……

    她为什么要那么多嘴呢,为什么要说那些不该说的给外公听!明明知道他已经病到了这个地步!

    不怪你,我本来就已经……咳咳咳咳……东澜苍又咳出一口血,宁乔乔赶紧用纸巾为他擦拭,可是好像怎么都擦不干净,那些鲜红的血液无处不在。

    觅儿,我可能……可能等不到郁少漠回来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还没见过他……

    东澜苍絮絮叨叨的。

    宁乔乔反应过来他说的‘他’是指郁幸,眼泪顿时流得更加汹涌了。

    以后我不在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不……

    宁乔乔哭得喘不上气,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东澜苍叹了口气:别和郁少漠吵架,原谅他,其实他很好。

    外公……

    觅儿,我要去见你的妈妈了,向她道歉……向她道歉……

    东澜苍声音越来越小,最终缓缓闭上眼,被她握着的手也无力垂下。

    宁乔乔定定的看着床上的老人,他歪着头,布满皱纹的脸看起来很安详,下巴被血染红——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像睡着了一样。

    外公!

    卧室里响起她嘶喊的声音。

    医生们上前为东澜苍检查心跳和脉搏,东澜劲将她拉开床边,宁乔乔不肯走,被东澜劲直接暴力拖走了丢在沙发上。

    你放开我!东澜劲你给我滚开!

    宁乔乔挣扎着要站起来,身上随便什么东西都朝东澜劲招呼,很快东澜劲的脸便被她的指甲划了一道红印。

    宁乔乔!东澜劲火冒三丈抬手便要打她。

    你敢打我一下试试!宁乔乔凶狠地喊。

    就在此时医生走过来道:劲少,家主已经走了。

    东澜劲俊脸骤然阴沉,转过头朝宁乔乔道:听到了吗?他已经走了!你现在过去闹,如果你能把他闹活过来,哪怕你把东澜家拆了都没问题!

    他计划了这么久,花了那么大力气才找到的人,结果证据还没摊开东澜苍就已经死了,东澜劲心里也憋着一股火。

    宁乔乔忽然安静了下来,眼神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大床,咬着唇一个字都没说。

    各位先生,家主已经确定离世了,请你们各位节哀。医生恭敬地对东澜清他们道。

    曾经东澜家那么辉煌权威的家主,就这样离世了,以一个不怎么伟大的方式吐血而亡。快来看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拾眸犹见痛心疾首》,“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