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a href="<a href=&quet="_blank"> target="_blank"></a>鹤倾城看着他的背影道。

    郁少漠脚步停下,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鹤倾城: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让人准备药的?

    这么短的时间内,郁少漠不可能有时间为他准备什么药!

    郁少漠鹰眸一闪,语气淡淡地道:从知道你的腿不能走开始。

    说完,他抬脚朝门外走去。

    鹤倾城皱着眉看门口,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原来他从那么早就已经开始让人准备了,郁少漠显然不准备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有得到君晚星的机会。

    鹤倾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其实郁少漠猜的没错,他的确不想解除婚约,但并不是因为君晚星的身份,起码不完全是。

    为了什么呢?

    大概是为了那天她的回眸一笑,为了那天照在走廊上的那束阳光……

    可是当知道他还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他还是毫不犹豫做了交换。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对吧?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难过,鹤倾城闭着眼靠在轮椅上,脸上的笑意有种若有似无的惨淡。

    宁乔乔和君萝聊了一会,听到一阵脚步声,转过头见郁少漠朝她走过来,笑着道:你和鹤倾城谈完了啊?

    恩。郁少漠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在一旁石凳上坐下,看着她手里的橘子挑了挑眉。

    宁乔乔给他喂了了一瓣,郁少漠舌尖一卷,优雅的咀嚼着橘子。

    君萝嫌弃地看眼两人,秀恩爱,嘁……

    你和鹤倾城谈什么了啊?宁乔乔好奇地问道。

    说了下解除你们婚约的事。郁少漠道。

    啊?宁乔乔愣了下,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该不会不想和他解除婚约罢?郁少漠危险的眯起眼。

    宁乔乔眼神一闪,回过神笑了笑:怎么可能呢!你乱说什么呢。

    什么叫她不想解除婚约,不解除难道还和鹤倾城结婚不成吗?她只是都已经把这件事忘了好不好!

    最好不是。郁少漠皮笑肉不笑的瞥了她一眼。

    宁乔乔有些无语,撇了撇嘴,问道:那他答应了吗?

    恩。

    郁少漠淡淡地应了一声。。

    宁乔乔挑了挑眉,鹤倾城会答应也在意料之中,毕竟现在他们各自的目的都达到了,自然没有再捆绑在一起的理由。

    这几天听说你都待在鹤随风那?

    郁少漠忽然看向君萝。

    这个宁乔乔倒是不知道,也朝君萝看过去,只见君萝阴测测的眯了眯眼,恨恨地道:那王八蛋把我们害成这样,他给我下毒啊!我能放过他吗?这不是正好君时哥哥最近研究了几味药,还没试验过,我就拿给鹤随风试试咯。

    宁乔乔眼神一闪:君时是医生?

    他是什么医生呀,毒药呢,不过毒性也没强到会死人,就是麻醉、让人失去意志力之类的。君萝停了一下,又有些嫌弃地吐槽道:晚星姐,你说这类的药是不是都一样,反正药效都差不多,君时哥哥就像强迫症一样,还非要分成各种各样的种类!

    宁乔乔觉得有些好笑:他是太闲了吗?不然谁有时间去搞这个。

    你怎么知道的?君萝顿时睁大眼睛,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君时哥是个天才,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好,所以自然其他空闲的时间一大堆了,要不能无聊到来搞这些呢。

    宁乔乔:……恩,自从她回到东澜家后,她已经对天才这种东西见怪不怪了。

    你们在说什么我什么坏话?正说着,君时从旁边走过来,一身休闲服丰神俊逸,看上去愈发面如冠玉,抬手在君萝头上敲了一下:是不是你?我大老远就听到你这小丫头在说我了!

    才不是呢,我是在夸你啊,我说君时哥哥就是厉害,同样一种药都能分出那么多种类型,这要是换了别人肯定做不到这么极致!君萝笑眯眯地道。

    宁乔乔和郁少漠对视一眼,谁也没有讲话。

    呵呵。君时露出优雅绅士的笑容,满脸宠爱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我信你都有鬼!

    ……君萝表情僵住了。

    噗——宁乔乔直接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来的时候看到贺寒熠在他房间里,你不去看看他?君时道。

    君萝愣了下,撇了撇嘴道:我倒是想去啊,可是你不知道……他不说话呀!一直都是我说,说到后来我都没话说了,可是他还是不说……

    君萝一副‘我的心好累、人生简直生无可恋’的表情看得人直想发笑。

    君时眼神一闪,神神秘秘地道:你要不要哥哥我教你两招?

    你?君萝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嫌弃地道:算了吧,你要是有有用的办法,至于现在还是个光棍么?

    ……这次轮到君时表情僵硬了,回过神装模作样的摸了摸鼻子,冷冷地瞪了眼君萝,看向郁少漠和宁乔乔:我来是问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君家?

    啊?宁乔乔奇怪的看着他。

    你要回君家又没人拦你,想什么时候都可以。郁少漠说道。

    我不是说我和君萝,我是说我们。君时道。

    这次连郁少漠都觉得奇怪了,看了眼宁乔乔,又看向他道:我们为什么要去?

    对啊。宁乔乔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地道。

    现在你的问题也解决了,既然身体已经没事了,那就该回去把我们君家的事情也解决一下了吧。君时道。

    君家什么事情?郁少漠问道。

    当然是让晚星接替君家家主的事情,我看家族在这个问题上的意思也很明确,我们几个也都是这个意思,虽然君家内部虽然说不定有人会反对,但你是家主唯一的女儿,君家唯一合法继承人,他们就算再不愿意也说不出什么,而且我们也不会让他们闹出动静来!君时条理清晰地说,甚至连君家内部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和他们分析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百度搜索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爱搜书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宁乔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乔乔并收藏拾眸犹见痛心疾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