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爱搜书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穆凌绎最终,将颜乐环在自己的环抱之中,不然她有任何抬手的机会。

    而他的这样一个动作,让颜乐环着他腰身的手变得更紧。她的脸埋进穆凌绎的胸前,深吸着他身上专属的味道,而后用着闷闷的声音,缓缓的开口。

    “凌绎真棒~颜儿不会选择除你之外的人的,就算羽冉只是想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我都不会在你的面前将自己的手交出去的,如果交了,你可以生气,可以骂颜儿。”她的声音带着很足的笑意,为穆凌绎这一次的行为感到很开心,很满意。这样的凌绎才对,是自己的爱,让自己的凌绎懂得,他需要这样做,可以这样做。

    自己不会选择除了他之外的任何,记忆亦是。

    穆凌绎听着颜乐的话,心疼被她的爱意缓解着,而且更加的明白了一件事。就是羽冉不是惦记着自己的颜儿,而后想要触碰她,他只是回忆一下曾经的一些画面,感受一下他的直觉到底对不对。

    所以是自己太多紧张了。

    “颜儿,我......不会骂你的。”他迟疑了很久,莫名的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怎么舍得骂自己的颜儿,自己的颜儿那么的好,时时刻刻,就连现在还不断的给予自己她的爱意,自己怎么可能会有骂她,伤害她的一点呢?

    颜乐听着他的声音带着很奇怪的不可置信,莫名的觉得好笑。

    她从他的怀里抬头,看着他俏皮的眨眼。

    “凌绎~那颜儿交,看看你会不会骂?好不好呀!”她莫名的觉得雀跃,故意要惹穆凌绎紧张,要他不要一直陷在自责之中。

    这样的选择对自己来说并不困难,所以根本就不用他以为着自己为了他,失去了什么。

    她说着,故意再将自己的手从他的禁锢中挣脱了出来,小手在他的面前乱抓着。

    穆凌绎看着她的小手得了自由,随时都有交出去的可能,极快的抓住她,握在在的手里,而后紧紧的抓着,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颜儿别乱来,不然会有惩罚的。”他真的紧张,自己的颜儿怎么可以随意和别的男子握手呢?特别是还是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小时候和她经历过事情的人。

    啧,要是被他拐跑了,就不好了。

    颜乐本来是要逗穆凌绎的,却在他话落反过来被他逗笑,埋在他的胸膛之上咯咯的笑了出来。

    “大哥和哥哥可都在,你要是惩罚我,他们会生气的!”她知道现在在这,凌绎是不敢乱来的,因为这两位于自己和他,是兄长,他会顾虑很多。

    穆凌绎觉得自己被看透了,无奈着,只能将她抱得更紧,不然自己调皮的颜儿再有逗自己的机会。

    而武宇瀚,羽冉,武霆漠三人看着两人之间的相处,都明白了,自己的妹妹已经在向他们说明一切了。

    尽管她一直渴望着复仇,渴望着进入到尹禄秘密的核心,但她在这些和穆凌绎之间,已经选择了穆凌绎。

    所以无论什么,只要和穆凌绎有对立,她就会站到穆凌绎的那一边去,不会去顾及其他。

    羽冉看着两人,最终放下了自己的手。

    “小小姐,记忆恢复与否,选择在你,但期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也只有你知道,因为我当初,只是和你一起踏上逃亡之路,所以你是知道了什么,然后拉着我一起跑,和我跑后被抓回去,经历了什么,这一些我都不知道,只有你知道。我见到的巫医说,要隐藏一个人的记忆,很难,需要不断不断的摧毁她的内心,要她陷入沉睡,而后在她彻底忘记之后,她就会变得和木偶一样容易操控。你现在这样,应该是后面有人救了你,让巫医手下留情了。”

    羽冉将他的猜测和他从巫医那里得知的事情都说得明明白白。

    话落,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心,竟然在她选择了穆凌绎之后,开始倾向了记忆那一边。她不应该事事以穆凌绎为先的,因为这些记忆包含了很多,谁是她的仇人,她的仇人要的是什么,然后救她的人是谁,一直留着她活着,是为什么。

    穆凌绎瞬间好似明白了部,羽冉和自己的颜儿,经历的失去,是共患难,是同生共死的事情。

    他带着她逃走,失败了。

    如果当时成功了,该有多好。

    自己的颜儿就不用被巫医洗起记忆,不用被囚禁十二年了。

    不同于穆凌绎对颜乐的心疼,所产生的低沉和悲伤,颜乐显得很是无所谓,她的思考开始不去在意记忆,和之前一样,立足在没有记忆的推测上。

    她细细的想着,开口和他们说起她的推测。

    “祁琰....当初我是祁琰从伤害爹爹的人救走的,我觉得那些人抢不过祁琰,就分离出另一派,也就是尹禄,来和祁琰合作,然后他们成功了,祁琰和他们成为了合作的伙伴,然后我可能在他们谈话什么的知道了什么吧,所以才会逃跑,但羽冉,你的身世又是怎么样的呢,为什么你会在祁琰,或者尹禄的身边,为什么我逃跑,带着你一个拖油瓶。”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稚气,清亮悦耳的说着很是有条理性的推测,在说到羽冉的时候,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羽冉的平淡的目光在听到她将自己说成了拖油瓶之后,一沉。

    拖油瓶....

    “我逃出来了,你没有,所以谁是拖油瓶?”他有些无奈,这小丫头为什么那么的不知天高厚?自己不弱,要如何都能逃脱得到的,特别是残存的那些记忆很好的证明了,自己没有托她的后腿。

    羽冉想着,再次回忆起那自从见到了颜乐之后,就时不时闪现的记忆。

    她明媚的小脸,她狡猾的目光,要自己向她下跪的场景....在小时候,也有过。

    她小小的身子站在走栏的栏杆之上,故意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自己,要自己,不想理她的自己,重视她的言论,不要不理她。

    她应该很孤独,因为自己在那处,除了她和自己,没有见到第三个小孩过。

    她家里有着这么多疼她的哥哥,突然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会适应不了吧。

    可那时的自己,又好似经历了什么悲伤的事情,只想一个人静静的,静静的坐着。没办法去理她。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夜里,她满含着泪水,紧咬着牙,爬进了自己的窗户里,压抑着要爆发出来的哭泣,坚强的问自己:“我要逃跑了,我听说他们会杀你,所以来问一声,你跑不跑?”

    她问自己,跑不跑?

    可她都来了,和自己说他们要杀自己了,自己怎么可能不跑。

    所以两人趁着夜色,不断的从偏僻的小径闯进一个院子,而后在从堆积着物品的墙角爬了出来。

    小小的她一直默不作声,跟在自己的身边,裙子阻了她的脚,她直接就部扎进腰间,然后跑得更快。但是只才过了一两个巷口,就有人拿着火把追了出来。

    他们躲进了墙角,听见他们说的是:男孩没用了,可以杀了,女孩不可以有任何损失。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让她说,要和自己分开跑,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而后还让自己先跑。

    自己那时很迟疑,害怕小脚太短的她跑不过追上来的大人,但她说怕被误杀。

    自己那时候如果不答应她,带着她一起,她还会不会被捉回去?

    颜乐看着羽冉陷进了深深的回忆,突然很好奇他回忆里的自己,是怎么样的。自己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为什么会一起逃跑,为什么后面却分开了。

    她不解着,但她也极快的反应过来。

    自己,不可以不解。

    不然凌绎就会为难。

    她努力的压下眼里,乃至心里的不解,看着羽冉,十分的不满。

    “谁说我逃不出是我弱了,也许是因为我的价值比你高,所以抓我的人更多,所以你才赢了我,跑了出来。”她高扬着头,说得十分的傲慢。

    但她话里,没有想到的是羽冉肯定了她的话。

    “确实,他们说可以杀了我,但你——要活捉。”

    他同意的话,她那时虽然小,也是女孩子,但她的坚强不输任何人,可能是因为她是将门之后,所以从小就和寻常的女孩子不同,十分的坚强,身体虽然娇小却很硬朗,能和高出她一截的自己一直跑着,不会停下来喊累。

    穆凌绎听着两人的话,眉心在颜乐没有望及他的时候越蹙越紧,为自己的颜儿遭遇过如此的事情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羽冉将军,如若可以,请将你想起来的所有细节当初大概在什么位置,都写下来,然后交给我,我会努力查查这些事。”他在想,这样的回忆好不好有些什么线索。

    羽冉听着穆凌绎的话,望向他,低低的说:“我都查过了,查不到的,而且你的力量是官家,涉及苏祁琰这种江湖力量的,更是短板,几乎没有一点作用。”

百度搜索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爱搜书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白颜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白颜卿并收藏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