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爱搜书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墨冰芷和墨冰琴,连同在一旁的刑烈,都莫名的羡慕穆凌绎和颜乐两人,他们之间的爱坦荡得旁人都深深感动着。

    墨冰芷想着自己就快和灵惜一样了,拥有心爱的人,和心爱的人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享受着彼此带给彼此的甜蜜。她脑子里尽是穆凌源对着自己笑的脸,突然很想问问灵惜,说今日可不可以去找他。

    她刚想开口,宋若昀就在家丁的带领下进来玉笙居。

    他有些高亢的声音直接喊着在凉亭之下的众人道:“武家和穆家就快结成亲家了,你们云衡两大家族就要联合了呀。”

    他毫不生疏的站在墨冰芷的身边,看着众人并不怎么欢迎他,却一脸无惧。

    “宋国师这话说得不妥,在天子脚下,我们谁都不能联合,我们只能依附我们的云衡皇帝。”

    武霆漠不想落人口实,所以直接将话说白,推了回去。

    “造化果然是造化,说话格外的膈应人。”颜乐若有所思的说着。

    宋若昀知道颜乐那是低语,不是故意要驳他面子,但!低语也不行!自己堂堂斌戈国师!怎么能给她一个小公主贬低呢!

    “灵惜公主,你怕是不知今日,谁帮的你们达成赐婚的,”他一脸不屑,一脸的不满,要颜乐向他道歉!

    颜乐虽然从大哥那处已经得知宋若昀间接帮忙了,但她是真猜不出,他为何会掺和到自己和凌绎的婚事上来了。

    她不解的望向穆凌绎,将他也看着自己,已经解释起来。

    “颜儿,宋国师觉得我这...奇才...不适合当他们的驸马,所以提了你的名字,要皇上把我塞给你。”穆凌绎说得有些想笑,他不知道自己对宋若昀的故意忽视起到了如此好的效果,他还以为要来个推波助澜呢。

    颜乐听着穆凌绎的话觉得格外不平,她微蹙着眉看向宋若昀,一副非常虎口婆心的表情说道:“宋国师,很感谢你不想凌绎当你们的驸马,但是,我真真要提醒你,云衡就我的凌绎是最好的。”

    武霆漠非常无奈的摇头,委屈的看向颜乐道:“妹妹,哥哥也是在和亲行列的,你该说哥哥是最好的。”他觉得妹妹真的是太偏袒穆凌绎了,样样顾虑着他的感受就罢了,连这和亲的行列,也要将他奉为最优。

    唉,妹妹,大了,不中留啊。

    颜乐好笑哥哥真是太幼稚了,但她转念一想,自己从小离家,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心心念念的都是凌绎,可能真的冷落了哥哥,所以也不再去刺激他,极为温和的哄着他道:“哥哥乖~你最好,但你也不能和亲啊,所以妹妹就不炫耀你啦。”她的眼睛亮亮的,格外乖巧的看着武霆漠,想要他别去纠结自己总是在维护凌绎。

    穆凌绎在一旁无奈着,虽然她的颜儿对自己很坚定,但她这哥哥倒是真的融化了她,原先她除了自己,谁都不哄的,但现在她在改变。

    她在变得越来越像以前的那个灵惜,那个自己陌生的灵惜。

    不过无论她怎么变,她做如何的改变。

    她都是自己的颜儿。

    颜乐哄好武霆漠,在他还要询问什么之时,她小指头可爱的在空中乱指着,俏皮的说:“女孩子要说悄悄话,你们都别跟着了。”

    说完,她已经牵起墨冰芷和墨冰琴的手,朝她的房间小跑而去。

    墨冰芷极为开心自己这样能和颜乐说她的正事了,三人在颜乐的房间里,神神秘秘的开始了谈话。

    “灵惜,我想去穆府找凌源,可以吗?”她踌躇着,难受着,真的很想去。

    “不行,时间还没到,而且现在需要一个配合的人。”颜乐若有所思的说着,她本想今日要让凌绎去探探口风的,但他已经这么做了,带来了比预想中要不好的消息。

    她知道,依穆凌源的性格,要他承认他喜欢冰芷,是需要让他下很大的决心的。

    她昨日想的是,让他觉得冰芷转身就可以忘记他,找人替代他。

    但是!今日才知道,他不只自卑不敢爱。

    更——愿意让她去寻找更好的。

    他不是不敢爱了,他是在为她做打算,想让她更幸福。

    墨冰琴看着颜乐紧蹙的眉心,心里已经知道她想的是什么了。

    “冰芷,我们明日就要离开了,不如就算了,可好,回去,你还有别的,更多的选择。”她说到底,还是不怎么愿意自己的妹妹,进来要嫁给一个只能做在轮椅上生活的人。

    那样的生活有多艰难?

    谁能说透?

    但,谁敢保证是幸福的呢。

    一个残废之人,怎么给一个女子幸福。

    “不行!姐姐,你怎么又让我打退堂鼓,我就要凌源一个人,姐姐,不然你先回去好不好,我不想回去了。”墨冰芷的反应很激动,但于疼爱自己的姐姐,她还是发不出脾气来。

    但这样的压抑,让她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她带着求助的眼神望向颜乐,希望她和昨天一样,帮着自己,帮着开导姐姐。

    她真的已经放不下凌源了,如若这样回去,她这一生都不会快乐的。

    颜乐紧蹙着眉之余,又无奈的轻笑出来,因为墨冰芷这话太过熟悉。

    “冰芷,我也说过这样的话,当时我说我只要凌绎,所以我能理解你现在对穆大哥的执念,如若真如我爱凌绎一样,我相信你真的会留下来,留下来,陪在他的身边。”

    她说完对她爱情的肯定,停了下来。但她又在墨冰琴要开口之时打断她。

    “冰琴,她现在听不进去劝的,就如......让你离开刑烈,留下来当和亲公主一样,这些你们都没办法做到。”

    她为难的看着墨冰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毕竟,刑烈,于她那么重要,重要到她不敢去嫁给他,怕他有危险。

    而自己想通了这点,偏偏就想不懂刑烈,为何需要躲在一个侍卫的身份之下。

    墨冰琴的底线是刑烈,但于颜乐,她也真心的拿她但做朋友,所以,她没有戾气,只有卸下伪装的疲惫。

    “灵惜,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刑烈,我才一直劝冰芷要慎重的,和一个无法比肩的人在一起很辛苦很辛苦,我不想冰芷将来也如此。”

    她的声音带着微微颤抖,带着些许抽泣,她的眼眶里已经被泪水填满,在睫毛的微微煽动下,慢慢的流了下来。

    墨冰芷慌了,她急忙去帮姐姐擦拭掉泪水,她不知道她的出发点是这样的,是带着她掩藏最得深的痛苦。

    “姐姐,别伤心,刑烈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父皇母后很开明,他们都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墨冰琴蓦然的冷笑了,她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冰芷,那封族呢,你觉得他们会罢休吗,你知道刑烈原名叫什么吗!”她第一次将内心的秘密说了出来,她的泪水更加汹涌,她眼底里的痛越来越深,抓着妹妹的肩膀,力气不知轻重了起来。

    墨冰芷承受着肩膀处不断传来的痛,她不懂她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姐姐了,封族,是守护她们斌戈的最大家族,他们有着另立门户的实力,但却选择守护她们墨氏的宝座。

    但在斌戈,他们封氏想要什么,墨氏是都不可以阻拦的。

    皇帝都不能阻拦封氏家族内部的独裁。

    而他们的家族在五年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丑闻。

    这个丑闻很快被压下,墨冰芷当时年幼并不知道这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那个时间,有一些封族人,是被家族判定为叛徒的,是要被剥夺性命的。

    而如果刑烈之前姓封,现在不姓封......

    那么,他就是那个时候逃离的封族人之一。

    墨冰芷的心虽然无奈着,但她更加不解姐姐了,“姐姐,那为什么我们都不留在这,这样,刑烈就不会被发现了,你们可以不用在顾虑那么多,那么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在一起。”

    她不懂,他竟然随时有被发现,有被铲除的危险,那姐姐为何还要急着回去!

    墨冰琴脸上渐渐连绝望都没有了,她变得无力,变得虚弱,她连表情都做不出,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瞳孔涣散起来。

    “冰芷,时间要到了,如果刑烈没有按时服用解药,他的性命会就此终结的。”

    墨冰芷和颜乐的心同时停滞了,她们都不知道一直平和温柔,笑着应对各种事的冰琴身上带着这样悲惨的秘密,她心爱的人中着毒,随时都有可能毙命。

    “姐姐,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我要怎么才能帮你,”墨冰芷紧张的问着墨冰琴,她反过来抓着她的肩膀,震惊的问着详细的情况。

    “你还记得封年吗?是他将刑烈放出来的,五年前,我看见他将刑烈扔进乱葬岗的,他明明知道刑烈还活着。”墨冰琴失神的瞳孔渐渐聚焦起来,她平缓着自己的情绪,要自己冷静下来。

    墨冰芷努力的回忆着,她带着不确定出声。

    “封年?封族现族长的次子,是他吗?他是直系家族,那些丑闻关系着他,他怎么会放过刑烈?”她不懂,封年做事为什么会和自己的家族相违背。

    “因为他要刑烈日后助他登上族长之位。他为防他不肯,一直用毒来牵制他,还有很多人,只是我们不知道还有谁罢了,封年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刑烈,不可以太过耀眼,不可以当上驸马,至少在他成功之前,不行。”

百度搜索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爱搜书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白颜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白颜卿并收藏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