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爱搜书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穆凌绎然没有一丝慌乱,他看着摇头的颜乐,修长的手指点点她的鼻尖,带着宠溺的语气,开口道:“都是颜儿教给我的,我每天都在享受着颜儿给予我的爱意中——学坏。”

    “恩?那凌绎以后不要乱学了,要学些好的。”颜乐笑着,轻佻着眉,而后十分骄傲的说:“相信夫君可以看到颜儿的很多优点的。”

    穆凌绎十分赞同的点头,他的颜儿真真是可爱得他想去将她揉进骨血了。

    他迎着颜乐要他细说的眼神,收敛了身上慵懒的气息,十分认真的望着颜乐。

    颜乐莫名的期待,对着穆凌绎甜甜的笑,目光却是灼灼的盯着他,要他说出来!

    穆凌绎对哄他家颜儿娘子这件事真真是十分愿意的,坐正了姿态之后开口。

    “在夫君的眼里,颜儿的优点是无限多的,比如善解人意,知书达理,温柔又不失俏皮,稳重又不失灵动。光看颜儿一眼就觉得颜儿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女子,是我这一生,乃至以后生生世世都要厮守的挚爱。”

    颜乐听着穆凌绎的一大段夸奖中还带着表白,心里甜蜜万分的同时,还是甜蜜万分!

    她可是找到宝藏啦!

    凌绎就是她的宝藏!

    她这一生最想要的宝藏!

    她凑近他,激动的说:“凌绎也是颜儿见了一眼就喜欢的男子,是要厮守生生世世的最爱!”

    穆凌绎听着她那比自己还要甜的表白,顿时觉得自己的甜言蜜语说得真的不错,竟然还可以哄得自己的颜儿如此开心,哄得她做出这样动人的承诺来!

    他觉得了以后要多说,更勤加练习!

    时时刻刻哄好自己的颜儿娘子。

    两人在水潭边对着彼此诉说着爱意,依偎着彼此一上午,直至用膳时间到才回去。

    穆凌绎交代着宣非将“无洛”的名号不留痕迹的散播出去,让其在江湖上收揽一些名望,再让宣非派出个替身出来活动几日,留下侠女行侠仗义的威名。

    宣非本来还在疑惑,听到要找和颜乐身形一般的时候明白了几分意思。

    但他也没有过问,只是尽力的去办,只是这次这个任务真的有些——难,就是将暗卫门里外翻个遍...好似都没有第二个女子呀。

    穆凌绎本想陪着颜乐在周围走走,他担心她太闷,担心这样子的拘束生活让她觉得像极了之前的圈禁生活。

    但她拒绝了,还一直要自己回屋休息,怕自己喝药之后犯困休息不足。

    而她想去看含蕊教赤穹练剑。

    最后,两人一同来到竹林之中,看着赤穹在含蕊的要求下,不断的重复着一个动作。

    赤穹本就蹲了一上午的马步,现在换成挥剑,心里终于有些安慰了,但却没想到!

    身后站着三个人打量着自己!

    自己不就是在耍猴给他们看吗!

    他挥了三刻钟之后,崩溃了。

    转身看着三人,十分无奈的说:“颜乐,那么来这干什么,这样我没办法集中精神。”

    他就想和含蕊独自相处,想听她一人的教诲。

    颜乐不解他那浑身的不自在是因为什么,还以为是他觉得他们没有尽力教他,解释道:“刚开始练剑就是要不断的重复一个动作的,我当年挥到三更天,姿势不对,师傅都不让我回去睡觉的。”

    赤穹心里那只在意和含蕊相处的心瞬间惊觉!

    什么!练剑要挥到三更天!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颜乐,却见穆凌绎给了他一个更为沉重的打击。

    “颜儿当年挥剑应该是不及十岁吧,如今赤穹十五,那身子骨已然硬实了,要将姿势把握好,更难,不知得几个三更天才能练好一个招式。”

    穆凌绎淡淡的说着,他从小习武,所以知道他的颜儿习武有多苦,但他又庆幸,苏祁琰没有将她囚禁在闺房之中,要不是她有这一身本领,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逃离那个尽是洪水猛兽的地方呢。

    “依他现在的态度,可能是连基础的剑法都学不会,”含蕊淡淡的说,而后望向颜乐。

    她沉默着,许久还是开口。

    “你留了无洛的名号,但如若你用之前的剑法,不用两天,梁启珩会发现就是你杀的那些朝廷命官。”

    含蕊知道颜乐的所有事情,所有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

    而穆凌绎则觉得,她懂。

    “恩,我知道,我的真正武器,从来都不是那柄短剑。”

    她从来都用不惯那柄狠毒的利刃的,她厌恶那样的招数才会自创出那些出门袭击穴道的招数。

    而对付这些所谓的朝廷命官,细作,要的是让他们从内心产生真正的畏惧,刀剑伤得了他们,降服不了他们的心,没办法让他们真的招供。

    而自己从一开始惯用的,从来都是——*!

    “你该不会想用毒药吧?”赤穹在一旁无聊的说,一脸的嫌弃。

    “对呀!你真聪明,说话小心点,不然我毒死你!”颜乐吓唬着他。

    穆凌绎看着颜乐难得的幼稚,蓦然觉得与梁启珩发生那些事情,落得这样的结果好似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这样下来,他知道了她的部计划,她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更有了个孩子可以和她打闹,她就好像变回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去了。

    “哼,我现在可是穆师兄的师弟,更有含蕊师姐罩着我!你能拿我怎么样。”赤穹不害怕颜乐的吓唬,迎着她尽是坏笑的眼睛瞪着她。

    “那又怎么样?只要我的毒够厉害,谁救得了你?”颜乐一脸毫无畏惧的摇头,觉得这赤穹,太嫩。

    “你!我不信师兄师姐不会护着我!”赤穹说着躲到含蕊的身后去,寻找些庇护。

    但含蕊,一直默默的看着两个人幼稚。

    突然将目光都到自己的身上,想了想两人之间的矛头,最后淡淡的说。

    “颜乐是门主夫人,她要杀你,我可能护不了。”她依着一直以来的规定在心中将这句话评判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话落,她觉得自己的里泛起了奇怪的涟漪。

    她不懂这样的感觉是出自什么。

    而穆凌绎看着赤穹一脸受惊的模样躲在含蕊的身后,而含蕊,明明说出来那样的话,但那握着箭的手却一直紧紧握着,还在不断的收紧着。

    他蓦然觉得,情感于她,比想象中要浓烈得多。

    他抬手牵过颜乐,声音很是平淡的说:“师弟,抱歉了,对师兄来说,娘子重要。”

    话落,他牵着颜乐往回走着。

    颜乐任由着凌绎拉着她回去,到了竹屋里却见封年住的屋子里发出了杯子摔碎的声音。

    她看着一直贴身照顾封年的暗卫极快的进屋,她本想抬脚跟着进去,却想到身边还牵着自己的凌绎。

    “凌绎...你要是看不过我和他相处,就回屋吧,”她说着,眼神不断的瞥向封年的屋门。

    “颜儿,我陪你一起去,不过,你不要说明与我的决裂是假的,不要说你与我和好了。”穆凌绎不想封年知道自己的计划被打乱,然后他改变计划来攻略自己的颜儿。

    “可现在这样的场面,是演不下去的呀,他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信,”颜乐不懂穆凌绎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如若没有表哥弄出来的这节,扮决裂要多像有多像,但现在自己都和凌绎跑了,封年怎么可能信呢?他心思这样缜密的人,一个小动作他都能看出端倪来。

    “出了那扇门,确实演不下去,但在那扇门之内,他会信,”穆凌绎的声音蓦然带着坚决,带着要颜乐相信他的判断。

    封年的伤是他看的,所以他知道,封年得多久才能恢复。

    他要在这个可以利用的时间内,毁灭掉封年那不可一世的自得。

    他要让他知道,算计自己的颜儿,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颜乐并不知道穆凌绎对封年有着这样的主意,点了点头同样之后朝着那屋子而去。

    她一进门就看到暗卫在床前喂着封年喝水,他眉眼上邪魅依旧那样的张扬,在看见自己进来之时,眼里那笑意又浮现了起来。

    封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肯定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特别是这些事情,让他好不容易在颜乐身上培养出嗜血和杀气,瞬间被磨没得干干净净。穿着一身粉色衣裙的她,好似比任何一个寻常女子都要纯洁,要比任何一个寻常女子都要来的温柔。

    她的头发挽得很是随意,不经意间总有碎发被微风吹拂得往她那娇俏的小脸上去,再与她那泛着细微光泽的药沾在了一起。而她的手会微微抬起,将碎发挽到耳后去。有时她更是不在意,直接任由着头发拨着她的脸颊,乃至脖颈。

    而她的脖颈处,一个被衣领掩盖去大部分踪迹的红痕,若隐若现着。

    要不是自己当初见过穆凌绎在她的脖颈处留过更为惹火的红痕,自己都不会看出那淡淡的红痕是慌爱的痕迹。

    果然,自己一看不住她,她就跑去坦白,跑到他的怀抱去。

    那穆凌绎呢,相信她的解释没。

    颜乐迎着封年的目光而去,对着喂好水的暗卫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她似笑非笑的走近他,好不畏惧他的目光,缓缓道:“真是对不住封公子了,为我挡的这一下,都要你的半条命了。”

    她不懂,依他的心性,是不可能做着堵上性命的事情的,怎么会那么热心。

百度搜索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爱搜书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白颜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白颜卿并收藏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