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末世之渊 爱搜书 末世之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上官宇并不想杀他,真要杀他,涂丹此刻已经就是一个死人了。

    涂丹懊恼的垂着地,说道:“使用了妖术,不算!”

    上官宇笑道:“特么的还要个碧脸吗?老子告诉,二蛋爷爷,打架从来都是一招制敌,还没有哪次出过第二招。”

    巴利也说道:“涂丹,给我退下,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涂丹哼的一声,爬起来,灰溜溜的退了下去。

    巴利说:“二蛋将军,看咱们都打成了协议,咱俩也算是一家人了,能不能把我女儿放了?就算不放了她,给她松绑总行吧?”

    二蛋说道:“大汗,不是我不答应,是我属下不放心,我怎么说,他们也不相信。”

    巴利也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上官宇朝后一招手,示意众人过来。夏小米就拉着火云带着众人过来。

    火云叫道:“二蛋,我不要走路,放了我!”

    上官宇回头看了看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便下了马,走到她的跟前,说道:“不愿走路是吧?我陪一起走,这总行了吧?”

    火云小声说道:“就不能还像刚才那样,咱俩共乘一骑吗?”

    上官宇也小声问:“是真的喜欢我,要嫁给我吗?”

    火云不说话,这是点了点头。

    夏小米说道:“二蛋哥,人家就算是俘虏,但好歹也是公主啊,给她一点面子吧。反正今天就是她的人了,哦不,她就是的人了,又何必介意呢?”

    “啊,”上官宇指着她摇了摇头,然后又说,:“行,那就二人一骑吧。”

    火云欣喜非常,刚给她松了绑,就主动骑上一匹马,伸手去拉上官宇,并说道:“上来吧,夫君。”

    上官宇无奈的摇了摇头,上了马,再次的和火云坐了一起。

    火云靠在他身上,小声说道:“其实我知道并不是什么二蛋。”

    “那知道我是谁?”

    火云笑了笑说:“大夏高祖星历皇帝,率领五千精骑,御驾亲征,说谁才最像大夏皇帝?”

    “原来早就知道了。”

    火云笑嘻嘻的说:“能嫁给堂堂大夏皇帝,我火云公主也不算亏。放心陛下,既然不想暴露身份,我也不会说出来的,毕竟咱俩是一家人了。”

    想不到这火云不仅性格泼辣,原来还非常的聪明,上官宇心里还真的有点喜欢她了,想到此,那话儿就不争气了,顶住了火云的后面。

    “啊,什么东西啊陛下?”火云惊问。

    上官宇尴尬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忍一下好吗?”

    说罢,附着火云的耳朵,非常小声的给她解释了一番,听的火云羞涩万分。

    队伍一路行去,来到了府衙,巴利的临时帅府。在大堂上,巴利招待众人坐下,吩咐下去,先准备酒菜招待贵客,再准备婚礼事宜。

    上官宇拉着火云的手,进了大堂,夏小米跟在后面,也伸手去啦上官宇。

    上官宇看着她笑了笑,便松开了火云,只拉住夏小米,并说道:“火云公主,要不去准备一下吧,既然是婚礼,怎么也要脱下戎装,换上礼服啊,是不?”

    火云欣喜的便要去换衣服,巴利说道:“将军放了火云,就不怕我等变卦?”

    上官宇笑道:“巴利可汗,一言九鼎,岂能出尔反尔!”

    “好,痛快!”巴利大笑,“就冲这句话,我女儿嫁给不会有错!快做,快做!来人啊,传我令下去,反遇到大夏兵将,不可伤害,必须宽带,如遇伤病,施以治疗!”

    众人落座,饭菜很快端了上来,月牙的试毒功能居然没有失灵,暗中测试,所有酒菜均无毒。

    上官宇,夏小米,图峰,龙须,及众将,依尊卑次序落座,巴利也携众将落座,酒菜端上来后,众人就开始杯盏交错,开始喝了起来。

    涂丹就坐在巴利的身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上官宇只当作没看见,和众人高谈阔论,开怀畅饮。

    突然那涂丹端起一大坛酒,来到上官宇的面前,说道:“反武艺高强者,大都是海量,二蛋将军武艺高强,不知道这酒量如何?”

    上官宇笑了笑,心想,好家伙,这是来给我拼酒的啊,这要是放在一个多月前的话,我可能会有点怵,但是自从到了西塔星之后,我酒量突然大涨,就这点酒,还能难得聊我?不过,适当的装一装还是有点必要的。

    只见涂丹将酒坛子放在桌上,倒了满满两大碗酒,说道:“是男人,就干了!”

    这特么的不明显是在挑衅吗?上官宇说道:“土蛋,且听我说,这句话错了,应该是,是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对吗?”

    “我不知道说的啥,我就知道是男人就得干了,”涂丹耍泼赖,“要是不干了,就说明不是男人!”

    上官宇平生最讨厌逼酒的,此刻听他一说,有心要杀一杀他的气焰,便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不用来评断,我也不需要向证明,只要公主认为我是男人即可,我也只需向她证明我是男人就行了,哈哈,土蛋,说是不是啊?”

    这话一出,气的涂丹不知说什么好了,瞪着大眼睛语无伦次:“,……”

    巴利再次喝道:“涂丹,给我回来!”

    上官宇说道:“大汗,我本来不慎酒量的,今天我给大汗面子,土蛋,我和干了,但是,不是这个碗……”

    上官宇咂嘴摇了摇头,涂丹问道:“这碗怎么了?”

    “太小,”上官宇说道,“来啊,多拿些碗来。涂丹我找比武,就得要定规矩。同样道理,找我斗酒,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我的规矩就是,十碗起步,低于十碗,免开尊口,喝完十碗,再一碗一碗的往上叠加。怎么样,还要不要斗了?”

    一碗酒就是半斤,十碗,那就是五斤酒!上官宇此话一出,全场愕然。夏小米友情提示道:“哥,能行吗?”

    上官宇瞪了她一眼,“什么叫能行?不要提前这么多年就问我这个问题啊?”

    上官宇话外有音,说的夏小米面红耳赤。上官宇又问涂丹:“特么的还要不要喝了。”

    涂丹已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说:“喝!”

百度搜索 末世之渊 爱搜书 末世之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末世之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西门西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门西北并收藏末世之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