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沈钧山没把定亲放在心上,可云初不能不当回事,沈钧山再去文远伯府找她,她躲着不见了。

    当然了,躲是躲不掉的,还是那话,只要沈钧山想见,总能见到。

    毕竟他还是文远伯府的救命恩人。

    只是云初敬重又疏远的态度,叫人十分的不爽快。

    更叫他不爽快的是他不在京都这段时间,三皇子明里暗里的献殷勤,把他表妹一颗芳心哄到手了。

    为了问这事,沈钧山往文远伯府跑了三回。

    他走之前叮嘱云初防备三皇子,怎么还让他们接触了。

    云初没有忘记沈钧山的叮嘱,但那毕竟是三皇子,这偌大的京都,有几个人是他想见见不到的?

    为了断三皇子的念头,也为试探三皇子对颜宁的真心,云初把他约颜宁去大佛寺改成了去断桥,再附上一句不见不散。

    她陪着颜宁去大佛寺上香,三皇子兴高采烈的去断桥。

    从早等到晚,大雨滂沱都没有离开半步。

    断桥在京都之外,那天三皇子都没有回京,更没有回宫,还因为淋了两个时辰的雨,高烧了。

    本来身为皇子留宿宫外就是错了,再加上淋雨病倒,这事被捅到了皇上跟前。

    皇上才痛失太子,三皇子又这么不爱惜身子,要不是他还病着,皇上恨不得叫人拖下去打板子了。

    不过也正因为三皇子这一病,病到了皇上心坎里去。

    三皇子肯定不会和自家父皇说他是约了冀北侯府表姑娘去断桥,为了等她才淋雨的。

    身在皇家,最忌讳的就是把女人看的太重,不爱江山爱美人,断送列祖列宗们抛头颅洒热血夺回来的江山。

    撒谎也得往孝顺上面撒。

    再者小福公公已经帮三皇子打过圆场了,三皇子要不顺着往下说,那小福公公就是欺君。

    皇后早看不惯他身边有个机灵的跟班,几次找茬都被小福公公给躲了过去,皇后绝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三皇子说他去断桥是为了摘果子,当年太子和父皇游断桥,曾种过一棵果树,他想去看看有没有结果子。

    这话勾起了皇上的回忆,确实曾在断桥栽过棵树,三皇子说树上的果子不知道被谁摘了,只剩树顶上两个了。

    他本是想去摘,结果刺客杀过来,他抵抗不过,带护卫逃命,才没找到地方避雨……

    嗯。

    三皇子撒谎,皇后咬着牙听着,欺瞒皇上,还拿她的皇儿做幌子,做娘的如何能忍?

    皇后拳头握紧,硬是没吭一声,静静的等三皇子说完。

    皇后若不是得到准确消息,她不会捅到皇上跟前来。

    皇后笑说她怎么听三皇子宫里人说他是离京去断桥赴美人之约?

    这个美人不是别人,正是冀北侯的外甥女。

    三皇子眉头一皱,他正为颜宁没能去赴约气闷呢,但他知道颜宁不会耍他,定是出事了。

    心里担心的厉害,皇后直接撞上来,三皇子怎么会犯错,当即怒道,“是谁乱嚼我的舌根?!”

    “我是往冀北侯府多跑了几趟,那是因为上回冀北侯府二少爷救了我,我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昨儿就没见过冀北侯府表姑娘的面,怎么约她去断桥相会?!”

    “父皇若是不信,大可以派人去冀北侯府一问。”

    嗯。

    不用问,正好有大臣进宫向皇上禀告事情,他知道颜宁去了大佛寺的事。

    昨儿颜宁和云初打闹,追赶间,不小心把脚崴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奈何崇国公府大姑娘讥讽了颜宁几句,说她一个大家闺秀,在府里和丫鬟打趣也就罢了,在外面也这么不分尊卑,一个主子追着丫鬟跑,丢不丢人?

    崇国公府大姑娘说的大声,那大臣的女儿也围观了会儿,回府在饭桌上说与他听,他正好知道。

    这是向着三皇子了,但大臣说的是实情,当时大佛寺那么多人在呢,都能作证。

    冀北侯府表姑娘崴了脚,疼的走不了路,而争吵时,已经快到正午了,不可能会去断桥赴约。

    再者,既然崴脚了,肯定要请大夫,可以说一整天都有人为冀北侯府表姑娘作证。

    皇后消息不准,皇上就更相信三皇子对他的孝心了,夸了几句,让小福公公扶他回去养着。

    三皇子前脚回宫,后脚皇上赏赐的珍贵药材就送到了。

    三皇子受伤寒的消息一阵风传开,颜宁很是担心,明明约好了去大佛寺,三皇子怎么去了断桥?

    莫非是消息送到三皇子手里之前被人掉包了?

    颜宁怀疑是皇后捣鬼的。

    云初本来就心有愧疚,她没想过会下雨,更没想到三皇子都不找个地方躲雨,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淋病了。

    能因为一句不见不散,就等足足一天,这份深情,云初动容了。

    她望着颜宁,把去断桥之事和盘托出。

    颜宁没想到换掉信的是云初,不过她没有怪云初,一来这是沈钧山所托,表哥是为了她好,这是表哥不在,要是在府里,还不知道把三皇子使唤去哪里凉快了。

    表哥去梁州帮云初查案,他交代云初的事,云初哪敢不上心?

    能和她坦白,就足以说明她们姐妹情深了。

    更重要的是不经历这事,她又怎么能看清三皇子对她的感情?

    沈钧山听后是气的脑壳疼,“我是让你做挡路石,你怎么给他们做了垫脚石?”

    云初望着他,道,“三皇子为人不错,你又何必棒打鸳鸯?”

    云初不止给颜宁赔礼道歉了,碰到三皇子后,也和三皇子说清楚了。

    颜宁不怪他,三皇子就更不怪了。

    把皇上赏他的人参借花献佛送给颜宁。

    三皇子说刺客杀他,皇上信了,如今正是夺嫡之际,谁最想要三皇子的命,皇上心里有数。

    三皇子说刺客的时候,可没有含沙射影,反倒是皇后揪着不放,造谣生事。

    皇上心底的天平稍微倾斜了两分。

    三皇子再稍稍一用计,让皇后误以为她安排的眼线被他策反了,那忠心耿耿的眼线就被皇后亲手拔了。

    三皇子在这事中获益匪浅,谢云初还来不及呢,哪会责怪,只要不是颜宁不想见他,他一颗心就安定了。

    他早就想出宫问清楚了,只是实在不敢出来才等到现在。

    三皇子对颜宁的感情,云初看的真切,极力的帮三皇子说好话,可是沈钧山不为所动。

    “他人是还不错,可京都比他好的不是没有了,”沈钧山道。

    “他贵为三皇子,将来身份可能会更高,哪个后宫王府只有一个嫡妻的?”

    “宁儿她娘,我的姑母就是死于后宅争斗中,颜宁性子温和,那样的虎狼盘踞之地,她能活多久?”

    “当年接回宁儿,父亲就说过,给宁儿挑夫婿头一条就是不许纳妾,三皇子能答应吗?”

    就算三皇子答应,皇上也不会答应。

    这样善妒的女人,进不了皇家大门。

    三皇子要不顾一切,那他就得放弃帝位。

    放弃容易,可六皇子和皇后未必会因此放过他。

    走上夺嫡这条路,要么成功,要么成仁。

    三皇子别无选择。

    云初倒没想那么多,她道,“那现在打断还来得及吗?”

    沈钧山看了她一眼,“表妹要是同你这么心狠,轻而易举。”

    云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