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初心头一滞,一股淡淡的疼从心口弥漫至四肢百骸。

    不是她狠心,是她必须要狠心。

    文远伯府一案查到现在,矛头直指太后。

    冀北侯府在京都权势是不小,可要想撼动太后的权势,难比登天。

    她再和他走的近,以沈钧山的性子,必定会和太后斗到底。

    这是文远伯府和太后的仇,太后已经再敲打他了,再查下去,只怕会有性命之忧。

    而且,她近来发现大哥和太后一党走的近,这是让云初最气恼的事。

    太后一党为了父亲在梁州的兵权,不惜栽赃嫁祸,要他们安家满门!

    父亲为了清白,为了给他们留一线生机,不惜撞墙自尽,可大哥为了权势去巴结仇人,叫她怎么能不生气?

    大哥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打入敌人内部,好查到证据替父亲报仇,可她分得出来那是真的还是在敷衍她。

    自家亲大哥为了权势都不顾父仇了,她能让沈钧山为了文远伯府肝脑涂地吗?

    他们以前常住梁州,京都有好些年没回来了,原就陌生的很,如今父亲母亲都不在了,文远伯府,她找不到一点家的感觉。

    待在府里的每一天都是在煎熬中度过。

    云初沉默不语,沈钧山手在她跟前晃,“怎么不说话了?”

    云初鼻子酸涩,轻摇头,“我没事。”

    既然是在聊颜宁和三皇子的事,云初把伤感抛诸脑后。

    沈钧山要的就是云初的回应,云初拿眼睛瞪他。

    好好的说颜宁的事,为什么又转到她身上来?

    她和颜宁根本不是一回事。

    她们两性子也不一样。

    颜宁和云初两人性子看上去都温婉,但又有不同。

    颜宁的温婉,从脸上柔到骨子里,云初的温婉里更多的是坚韧刚柔。

    遇到事,云初是果敢拒绝,颜宁可能会选择退让。

    沈钧山说的没错,颜宁的心要软一点儿。

    冀北侯和冀北侯夫人,还有沈钧山他们这些表弟怜惜她小小年纪丧母,对她是百般疼爱。

    再加上冀北侯因自家妹妹丧于内宅争斗中,冀北侯夫人又给他生了三个儿子,再加上颜宁,那就是他女儿了。

    旁人妻妾成群也未必有三个儿子,便没有纳妾,身体力行。

    冀北侯是打定主意给颜宁找个内宅没有纷争的夫婿,他是将军,手下一堆小将军,总能物色到可心的外甥女婿。

    只是要求太高,迟迟没能定下,然后被三皇子捷足先登了。

    女儿家的心一旦交出去可没有那么容易收回来。

    冀北侯和冀北侯夫人虽然拿颜宁当亲生女儿,但毕竟是舅舅舅母,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

    何况这对鸳鸯中的一只还是母亲夺嫡最热门的人选,这一棍子敲下去,谁能保证三皇子不记仇?

    现在的三皇子是没能力弄跨冀北侯府,可登基为帝的三皇子呢?

    再退一步说,要是三皇子正儿八经的登门求娶颜宁,冀北侯不答应,事情一旦传开,又有谁敢和三皇子抢女人?

    除非三皇子移情别恋,不然这就是个死结。

    三皇子为了“不见不散”四个字在断桥守了一天,就算会移情,短时间内也不会。

    沈钧山的脑子一向转的快,在他眼里就没难题,可表妹的事,他是真为难了。

    云初看着他,低声道,“对不起。”

    这一声道歉,云初是真心的。

    若不是沈钧山为了查文远伯府的事离京,他就能看着颜宁了。

    沈钧山看着她,道,“你和我说对不起做什么,冀北侯府除了我之外,还有父亲和大哥他们一堆人在。”

    “三皇子见天的往我冀北侯府跑,他们一点察觉都没有。”

    “何况感情的事,哪是谁想阻止就能阻止的?”

    “我们都疼表妹,但也会尊重她的选择。”

    如果不嫁给三皇子,最后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郁郁寡欢一辈子,他们也于心不忍。

    云初替颜宁感到高兴,冀北侯府一家人是真心疼她的。

    云初望着沈钧山,刚要开口,沈钧山又不了一句,“我尊重表妹的选择,但不尊重错误的选择。”

    很显然——

    云初放弃他那绝对是错误的。

    三句话总能聊到她身上来,云初还无法反驳。

    不论是出于感情,还是出于感激,她都不该对沈钧山狠心。

    没法报恩的她,借口去厨房给沈钧山做糕点逃了。

    走之前让二少爷招待沈钧山。

    沈钧山离开文远伯府的时候,正好安大少爷回来,刚继任爵位,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见安二少爷和沈钧山相谈甚欢,他上前打招呼,沈钧山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内心所不齿。

    做为男人,骨头还没个女人硬,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和他打招呼。

    没搭理安大少爷,沈钧山骑马走了。

    安大少爷讨了个没趣,气在心里,还不敢上脸。

    在府外,沈钧山没给他面子,回了府里,云初也不理他。

    安二少爷也对他疏远。

    安大少爷气的不行,一个个都拿他当仇人看是吧?!

    他和太后一党的人交好还不是为了文远伯府好,父亲死了,他又是庶子继位,京都不知道多少人对他羡慕妒忌恨,根本就不屑和他往来!

    他不能及时站稳脚跟,留在京都做官,就会被外放的远远的。

    京都可不是南梁能比的,难道他们不喜欢京都的锦绣高粱吗?!

    从早上起就出府做孙子,回了府还这么不受待见,安大少爷也恼了。

    他不知道,京都百官看不上他不是因为他是庶子,开国大臣有几个身份尊贵的,看不上他,是他明智太后一党是杀父仇人,还与仇敌交好,这是忘祖。

    谁会和忘祖不孝之人往来,要不是文远伯府里有个云初,都没人搭理文远伯府。

    在遍地权贵的京都,一个小小伯府还真没几个人看的上眼。

    安大少爷对云初不满,再加上太后一党存心憋坏,怂恿安大少爷给云初定亲。

    安大少爷还真上了人家的当。

    既然是提亲,那肯定是要媒婆亲自登门的,云初知道后,气的眼泪直飚。

    虽然皇上说她不用守孝三年,只需守三个月即可,可也没有大哥这样迫不及待就要给她定亲的。

    而且还是给人做继室填房!

    云初抗议,安大少爷一句“长兄如父”压下来,安二少爷护着云初,差点没和安大少爷打起来。

    可再不愿意,在父母双亡的情况下,云初也不占理。

    她的亲事,得兄长拿主意。

    云初拔下头上金簪抵着脖子,“今儿大哥要允了这门亲事,我就去九泉之下陪爹娘!”

    安大少爷吓的脸色刷白。

    自家妹妹,安大少爷哪能不知道云初的性子,平常看着牲畜无害,真狠起来,那是个敢豁出命滚钉板的人。

    可亲事……他已经应了啊。

    前来保媒走个过场的人被这场兄妹斗吓着了。

    看来谢媒银的份上,她肯定希望亲事能成。

    但撇开媒人的身份,她不得不说一句,安大少爷也太不是人了。

    文远伯府交到他手上,迟早还是被抄家灭族的下场。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