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都顾不得她这个外人在场,兄妹三人就斗了起来,媒婆害怕啊。

    家丑不可外扬。

    权贵人家一向视名声如命,虽然她瞧着安大少爷不是个在乎名声的人,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怕她嘴大往外说对她痛下杀手?

    她可赌不起。

    “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媒我不做了,”媒婆丢下一句,赶紧跑了。

    她爱钱,可不爱昧良心的钱。

    要真为了保媒把人家安大姑娘给逼死了,往后京都还有谁会找她做媒?

    这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吗?

    媒婆逃之夭夭。

    安二少奶奶把云初手里的金簪夺下来。

    云初抱着她哭。

    安二少奶奶瞪着安大少爷,“若不是云初,我们现在这会儿还在流放做苦力,如今文远伯府爵位还回来了,云初又还在孝中,为什么急着给云初定亲?!”

    定亲也就罢了,还给人做填房。

    这么作践云初,他也不怕老伯爷从地底下爬起来找他拼命!

    安大少奶奶,也就是新文远伯夫人,她道,“我们这么做不也是为了云初好吗?”

    为云初好?

    安二少奶奶都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一个屋檐下相处这么久,她还真不知道大嫂能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

    安二少奶奶呼吸了好几口气,才道,“难道们看不出来冀北侯府二少爷对云初有情吗?!”

    安大少奶奶笑了一声,“有情又如何?太后赐婚,难道冀北侯府二少爷还敢抗旨不成?”

    “云初是我们文远伯府大姑娘,难道弟妹想让她给人做妾吗?”

    “给云初定了亲,也省得冀北侯府二少爷总往咱们府上跑,到时候闲言碎语传开,于云初名声不利。”

    “亲事定下,冀北侯府二少爷也能早点死心,免的他们将来越陷越深,越痛苦。”

    虽然安大少奶奶没憋什么好心,但话确实说的振振有词,说的安二少奶奶接不上话。

    云初给人做继室填房不行,做妾就更不行了。

    安大少奶奶心疼云初,老伯爷和夫人不再了,没人护着云初了。

    安大少奶奶看向站在一旁的江妈妈和彩蝶。

    江妈妈是云初的奶娘,对云初的疼爱之情不比伯爷和夫人生前少,彩蝶更是为了云初连命都豁出去了。

    现在大少爷这么欺负云初,怎么不见她们站出来帮云初说几句话?

    江妈妈脸色冰冷,彩蝶一脸愤怒。

    但她们谁也没说话,江妈妈还抓着彩蝶的手,握的紧紧的。

    安二少爷望着安大少爷道,“大哥,做人不能没良心。”

    安大少爷气炸了,“我没良心?!”

    “倒是给云初找门好亲事啊!”

    兄弟俩一言不合吵开了。

    然而安二少爷明显不是安大少爷的对手,安大少爷气的吭哧吭哧,“咱们文远伯府已经不是以前的文远伯府了。”

    “我又是庶子继位,羡慕嫉妒我的大把,看得起我的没有,能给云初找这么桩亲事还是我豁出脸去求的!”

    彩蝶极力的要挣脱自家娘亲的抓着的手。

    她实在忍不住要怼大少爷了。

    大少爷为什么在京都站不住脚跟,人家瞧不起咱们文远伯府?!

    那还不是他继承爵位后做的都是丢人现眼的事!

    他给姑娘提鞋都不配!

    就冲姑娘的孝心,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娶姑娘回去,他不豁出脸姑娘还能嫁的好一点儿!

    他一豁出脸,人家连姑娘都看不上眼了!

    话在喉咙里滚了一圈又一圈,可就是没能说出来,因为江妈妈不让她说。

    大少爷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少爷了,他是文远伯了。

    要是以前,她还能说大少爷几句,如今确实不能够了。

    没必要赌这一口气和大少爷起争执。

    安二少奶奶连扶带拉的把云初拉下去了。

    江妈妈和彩蝶随后离开。

    安大少奶奶喊住她们道,“好好劝云初,别犯傻做意气事,不然吃亏的是她。”

    彩蝶气的咬牙。

    江妈妈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出了门,彩蝶才道,“娘,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江妈妈松开手,道,“娘能说什么,伯爷和夫人都去了,姑娘的亲事捏在大少爷手中,就是骂再多也没用。”

    彩蝶鼻子一酸,“那就让他们毁姑娘一辈子吗?!”

    文远伯府的爵位还是姑娘豁出命找回来的呢!

    他们不知感恩,还要把姑娘往火坑里头推,他们就不怕老天降一道雷把他们活活劈死!

    彩蝶愤怒,江妈妈比她更愤怒。

    只是江妈妈毕竟年长,知道生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大少爷占理,她们奈何不了他。

    可她们奈何不了,有人奈何的了啊。

    江妈妈在彩蝶耳边低语了几句,彩蝶眼前一亮。

    对!

    就该找个更狠的来治大少爷!

    彩蝶回屋取了银两,借口上街给云初买最喜欢的糕点,然后绕去了冀北侯府,把安大少爷要和云初定亲嫁给人做填房的消息告诉沈钧山知道。

    沈钧山当时就炸毛了。

    他本来就看不惯云初那大哥了,他不知收敛,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气冲冲的要出府,被颜宁拦下,她道,“二哥,云初不是柔弱之人,那毕竟是她大哥。”

    云初心底或许没有大哥,但她有文远伯府。

    偏偏现在文远伯府是她大哥的。

    这也是个死结。

    沈钧山眉头一拧,几乎能夹死苍蝇。

    他一向行事洒脱,没那么多顾忌,偏偏云初遇到的都是纠结事。

    “我有分寸,”沈钧山道。

    颜宁这才放心。

    嗯。

    第二天,新承袭爵位的文远伯在街上惊了马,把腿给摔断了的事就传开了。

    得知消息后,颜宁去找沈钧山,沈钧山正让小厮准备礼品。

    颜宁看着他道,“表哥准备这么多补品做什么?”

    “云初她大哥摔下马了,我得去探望下啊,”沈钧山一脸严肃道。

    这事一点没错,要真娶云初,安大少爷就是大舅子。

    可——

    “表哥,云初大哥摔下马是不是?”颜宁小声问道。

    “表妹,我这分寸拿捏的不错吧?”沈钧山笑问道。

    “……。”

    “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月出不了门,不去捧仇人的臭脚,云初也不用闹心。”

    三个月,足够他想办法让太后退亲了。

    沈钧山自信十足。

    然而他没想过,他和云初的亲事注定波折重重。

    在颜宁呆滞中,沈钧山拎着礼品,笑容满面的出了门。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