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文远伯府。

    安大少爷摔下马,大家替他揪心,知道情况还好,只是把腿摔断了,接上断骨,养上三个月就能恢复如初,大家又高兴了。

    尤其是江妈妈和彩蝶,大少爷没良心,欺负她们大姑娘,就该受点罪。

    高兴之余,又觉得这事过于凑巧了些。

    文远伯是武将,镇守一方,膝下没有嫡子,对仅有的两个庶子也是寄予厚望,悉心栽培。

    这武功虽然不是顶好的,骑马绝不在话下,大少爷可是九岁就会骑马了,挑的也是性子温顺的马,怎么会突然间发狂把大少爷甩下马背呢?

    这……莫不是冀北侯府二少爷的手笔?

    江妈妈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没错。

    昨儿才让彩蝶去和沈二少爷告状,今儿大少爷就摔下马了,说没关系也说不过去啊。

    江妈妈犹豫着要不要和云初禀告一声,又怕云初恼了她擅作主张。

    不过江妈妈知道,比起她擅做主张,云初更恼安大少爷不顾父仇和太后一党的人交好,她们都不奢求安大少爷有多大出息,光耀门楣,只要别辱没了老伯爷的威名,把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祖宗基业再又给葬送出去就成了。

    屋内,云初歪靠在窗户旁,看院外落叶纷飞。

    江妈妈把粥放下,道,“姑娘,我熬了点粥,你吃点吧。”

    云初食欲无。

    彩蝶掀开盖子一看,道,“娘,怎么又是莲子羹啊,姑娘喜欢吃燕窝羹。”

    江妈妈瞪了彩蝶一眼,不该说话的时候少说。

    彩蝶气鼓了腮帮子。

    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燕窝贵,大少奶奶不愿给姑娘吃了呗!

    以前老伯爷和夫人在的吃喝,姑娘那天不吃上小碗燕窝,自打大少爷继承了伯府,姑娘就只剩一点月钱了。

    之前吃的燕窝是冀北侯府表姑娘送来的,如今吃完了,只能吃莲子羹了。

    “莲子好,降火气,”江妈妈笑道。

    她给云初盛了一碗,道,“姑娘别担心大少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姑娘才不担心大少爷呢,”彩蝶咕噜道。

    江妈妈继续拿眼睛瞪她。

    这话她是说给姑娘听的吗?

    她是说给外头那些墙头草丫鬟婆子听的。

    大少爷毕竟是姑娘的兄长,摔断了腿,姑娘不担心说的过去吗?

    见屋里没外人,江妈妈打算和云初坦白找沈钧山告状的事,“姑娘,奴婢有件事要和您说。”

    云初看着她,“您说。”

    江妈妈刚要说,外面跑进来一丫鬟,道,“姑娘,冀北侯府二少爷来探望大少爷了。”

    江妈妈嘴角狠狠一抽。

    云初赶紧起身,走了两步后,回头望着江妈妈,“江妈妈要和我说什么?”

    “没事,没事,一点小事不急着说,姑娘先去忙,”江妈妈忙道。

    云初赶紧离开。

    从昨天媒婆登门,云初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身体虚的厉害,走急一点都有点头晕目眩。

    可她又不能不急,沈钧山她了解几分,他比她更看她大哥不顺眼。

    大哥摔伤,他不偷着乐,还登门拜访……

    云初有点怕啊,沈钧山不是个随便能摸透性子的人,与其猜测还猜不透,不如去看看。

    这也是为什么只要沈钧山来冀北侯府,哪怕云初再避着他也会露面的原因。

    云初进屋,沈钧山看见她就蹙眉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云初摇头,“我没事。”

    “没事?没事怎么瞧着虚脱的来一阵风都能把你吹倒了?”沈钧山道。

    云初强打起精神道,“你来是?”

    沈钧山看了安大少爷一眼,道,“听说你大哥摔断了腿,我来瞧瞧。”

    “安大少爷这腿断的也太出人意外了。”

    沈钧山一脸严肃。

    虽然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时候不少,但当着云初的面还是头一回,心里有点怪怪的。

    安大少奶奶早有怀疑,她道,“我就说是有人在背地里使坏吧。”

    “我又没得罪谁,”安大少爷道。

    虽然羡慕妒忌他的人不少,可他不继承文远伯府也轮不到别人来继承啊,而且他继承爵位以来,伏小做低,不敢端伯爷的架子,没有和谁红过脸,不可能结仇啊。

    当然了,他知道安大少奶奶是什么意思,怀疑是二房暗害他。

    不是他看不起自己的二弟,就是借给他三颗虎胆,他也没胆量害他。

    皇上看在冤枉了文远伯府的份上,才允许文远伯府不降爵继承,可他死了,就是他儿子继承了,也轮不到二弟,就算给他,也不过是个将军头衔了。

    现在好歹是伯府二爷,说出去比只是个将军体面,不可能是他。

    但是谁,他实在猜不透啊。

    才继承爵位几天,京都的权贵都没认得多少,更谈不上结仇了。

    安大少爷见沈钧山主动来探望他,又说起他坠马的事,他道,“沈二少爷擅长查案,你帮我查查是谁和我过不去。”

    沈钧山若有所思。

    江妈妈和彩蝶面面相觑。

    她们都有点糊涂了,沈二少爷不至于坑了大少爷还来献殷勤吧?

    他要真接了大少爷坠马一案,他这不是往自己身上查吗?

    可要不是这心思,他不该把话题往这上头引啊,姑娘说的一点不错,即便是沈二少爷肚子里的蛔虫都不一定知道他脑子里是怎么盘算的,旁人就更别想猜到零星半点了。

    沈钧山看着安大少爷的腿道,“我来之前还在琢磨你这摔断腿是不是受我牵连的。”

    安大少爷眼睛瞪圆,“此话何解?”

    沈钧山道,“你也知道我性子纨绔,不受管教,三天两头打架生事,我娘吧,管不住我又总担心我哪天被人打死在街头,隔三差五就去给我算上一卦,求个心安。”

    “我帮云初查贵府的案子,我娘也是求过签确定不会有性命之忧才放任不管,前些天我无意间听我娘说这案子冥冥之中会有人相助,所有难题总能迎刃而解,可这贵人一直没出现。”

    “你和太后一党交好,我这案子都没法往下查了,只要我往外一走,是个人都说我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多管闲事,人家做儿子的都不急着替父伸冤,我一个外人瞎操心,说的我这心底还真有那么点不舒服,然后你就摔下马,三个月没法下床了,我琢磨着可能是老伯爷就是那贵人,在天之灵向着我护着我呢。”

    沈钧山一脸严肃的把黑锅甩给了九泉之下的未来老丈人。

    这锅一甩,差点没把安大少爷活活砸死在病榻上。

    不。

    是气死。

    安大少爷是气的脸都紫成茄子色了。

    他才是他爹的儿子!

    他爹在天之灵不保佑他这个儿子保佑他这个外人?!

    可偏偏这些话他打死都不能说出口,因为沈钧山是文远伯府的恩人啊,没有他奔波去梁州查案,文远伯府找不到证据洗刷被人栽赃诬陷的罪名。

    沈钧山查案不还是为了替老伯爷报仇?

    他作为儿子怎么感谢人家都应该,哪敢生气啊。

    江妈妈是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很快,喜悦就被伤感覆盖了。

    若是老伯爷还在世该多好,沈二少爷这性子脾气一定对老伯爷的胃口,哪像现在,一双有情人将来能不能成为眷属都不一定。

    比起沈钧山太后赐婚在身,安大少爷要给云初定亲都不算什么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