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镇国公夫人嘴上劝说,心底不知道问候了皇后多少遍了。

    如果可以,她比谁都不希望这桩亲事能成,可她已经在皇后面前毫无回转的否决了,可她没想到皇后会先斩后奏,到皇上跟前说她已经同意了这桩亲事。

    她要否认,那皇后就是欺君。

    欺君是死罪,皇后拿自己的命赌上了她的命。

    皇后敢赌,她却不敢戳破皇后的谎言,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了。

    皇后能为了南漳郡主做到这种程度,足见南漳郡主在她心中的分量了,皇后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从南漳郡主手里夺走爵位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镇国公夫人气的心底火烧火燎的,还得劝着同样愤怒的镇国公。

    镇国公知道枕边人和皇后关系好,可再好的关系结亲这么大的事也得他点头吧?!

    见镇国公夫人对南漳郡主赞不绝口,镇国公听着烦,这桩亲事弊大于利,他没瞧见有任何的好处。

    不想再听,镇国公甩袖离开。

    王妈妈见镇国公走了,望着镇国公夫人,“夫人,国公爷他……。”

    镇国公夫人脸色难看,“再生气又能如何,圣旨赐婚,我也接了,这桩亲事不成也得成了。”

    这话是说给王妈妈听的,更是劝慰她自己的,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果说这桩亲事有谁最高兴,只有南漳郡主了。

    皇后拿南漳郡主当亲女儿疼,自然希望她一辈子顺遂,只是镇国公夫人的为人,她不放心。

    有她和崇国公夫人镇着还好,可若是哪天镇不住了呢?

    那南漳郡主可就是待在火坑里了。

    她手里攥着镇国公夫人的把柄,可那把柄也同样威胁着她,因为谁都不想鱼死网破,这么多年才能相安无事。

    皇上身子骨已经大不如前,只要六皇子能夺嫡,她稳坐太后之位,就能保南漳郡主一世无虞。

    而南漳郡主的出嫁,镇国公府势力向着她和六皇子,储君之位就十拿九稳了。

    皇后才刚失去太子,又忧心储君之位旁落,没有闲情给南漳郡主准备聘礼,把这事交给周嬷嬷筹备,确保南漳郡主嫁的风光体面。

    这边南漳郡主高高兴兴的准备陪嫁,那边镇国公世子奉命去南梁贺寿,快马加鞭往回赶,千里马都被他跑的吭哧喘气,把同行的官员甩出几百里。

    谢灏是真迹,南梁东临王府衡阳郡主已经及笄了,而大齐和南梁有千里之遥,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的赶路也要二十天,他怕等不及提亲,东临王府就给衡阳郡主定亲了。

    他是镇国公府世子,衡阳郡主是南梁郡主,朝廷会不会同意他们的亲事尚未可知。

    多耽搁一天,心里就焦灼一天。

    能化解这份焦灼的只有手里的鞭子了。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赶着回京,刚进京都,就在城门口碰到了熟人,向他道贺,“镇国公世子大喜,恭喜了。”

    谢灏眉头紧锁。

    他哪来的大喜?

    “喜从何来?”他问道。

    熟人笑道,“皇上给谢兄和南漳郡主赐婚,不是大喜是什么?”

    喜?

    谢灏一颗心扑通一下掉进了谷底。

    马鞭一甩,就赶紧回府了,留下还要同他寒暄几句的熟人一脸莫名其妙,多好的亲事啊,怎么瞧着谢兄像是不高兴的样子?

    谢灏一口气跑回府,从马背上跳下来,进府便问李总管,“皇上赐婚,父亲接圣旨了?”

    谢灏声音急的很,虽然知道希望渺茫,可他还是想问个清楚。

    李总管忙回道,“是夫人接的。”

    问清楚镇国公不在府里,谢灏都没有进府和镇国公夫人请安,就又骑上马背,去军营找镇国公。

    这桩亲事,他一定要退了!

    镇国公没想到谢灏回来的这么快,都等不及他回府就找到军营来了。

    等议事的大臣退下,谢灏就直奔主题了,“父亲,我不能娶南漳郡主!”

    镇国公眉头打结。

    他能猜到谢灏不情愿,没人愿意娶个没感情的姑娘,但只要给适应接受这个结果就成了,盲婚哑嫁,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但谢灏的否决太过坚决,那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镇国公觉得不对劲,“为何不能娶?”

    谢灏也不瞒镇国公,原本他赶着回来就是为了这事,他道,“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回京之前,我承诺娶她为妻。”

    “我不能有负于她。”

    镇国公眉头拧的松不开,问心上人是谁,谢灏没说。

    他知道镇国公的性子,父亲宁肯他娶南漳郡主,也不会同意他娶南梁郡主。

    当务之急是退婚。

    谢灏不说,再加上镇国公有军务要忙,便忙正事了。

    不过谢灏不愿意娶南漳郡主,镇国公倒是挺赞同退掉这门亲事的。

    他顺了儿子的意,进宫请皇上收回赐婚圣旨。

    是他教子无方,奉命离京办差,公务在身,却和人私定终身,但既然承诺了人家姑娘,就得言出必行。

    皇上陷入为难,毕竟私心里,他也是不想赐婚的。

    皇后闻讯赶来阻止,圣旨赐婚,镇国公府也接了圣旨了,岂有收回的道理?

    谢灏需要信守承诺,那皇上金口玉言就能当作儿戏了吗?!

    这一点,皇后说的在理,镇国公无法反驳。

    镇国公只能委婉的逼南漳郡主主动退婚了,“可凡事讲个先来后到,让皇上收回赐婚圣旨,也是为了不委屈南漳郡主。”

    镇国公没敢直接提做妾两个字,可说的再委婉,皇后也听的出来。

    当时就没差点气炸肺。

    她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侄女,贵为郡主,镇国公府居然有委屈她做妾的想法?!

    这是在羞辱南漳郡主,更是在羞辱她!

    皇后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她冷冷一笑,“一个不守礼法,与人私定终身的姑娘,能是什么好货色,堂堂镇国公府要这样的姑娘进府做世子夫人?!”

    这话委实难听了,镇国公都觉得有点刺耳,他道,“犬子与人定亲的细节,臣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但犬子是臣一手带大的,等闲姑娘,入不了他的眼。”

    “这一点,臣有把握。”

    皇后气的发飙,但这一点,她也没法反驳。

    要镇国公世子真是个一点眼色都没有的男人,她为什么不同意退亲?

    皇上夹在镇国公和皇后之间,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候——

    南漳郡主上吊寻短见的消息传来。

    皇后冷看了镇国公一眼,匆匆离开。

    南漳郡主以死相逼,镇国公哪还敢再求皇上收回赐婚旨意,只能先行告退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镇国公世子有心上人,要退掉皇上的赐婚,南漳郡主羞愤之下上吊要自尽的事一阵风传开。

    沈钧山听后,眉头打了一个死结。

    同病相怜啊。

    他和谢灏的情况不差不多吗?

    只是一个是皇上赐婚,一个是太后赐婚这点差别而已。

    沈钧山还打算让太后收回赐婚懿旨,现在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要是他这时候凑上去闹退婚,非但自己的退不掉,还会激怒皇上,让镇国公世子的退婚之路更加崎岖坎坷。

    因为皇家威严是最不容轻视的!

    谁都闹退婚,往后谁还会把赐婚旨意当回事?

    闹,是肯定不能闹了。

    相反,要是镇国公府能说服皇上,他手里能拿到太后一党祸害文远伯府的罪证,逼太后收回赐婚懿旨就易如反掌了。

    镇国公无功而返,镇国公夫人进宫劝皇后,只是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镇国公夫人倒是不怕碰壁,去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皇后给她下了禁令,不得她再进宫一步。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