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易容术是配合换声术一起用的。

    他的声音完变了个人。

    听在银川公主耳中格外的陌生,因为被抱住,一颗心噗通跳的厉害。

    还没有人这么抱过她。

    她用力挣扎,可惜她那点力气根本挣脱不了苏阳的桎梏。

    远处有宫女追过来,见到这一幕,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好了。

    她是荆山公主的心腹宫女,自然知道银川公主的身份了。

    苏阳什么身份她不知道,可苏阳是和赵诩一起来的御花园。

    皇上亲自带着逛御花园的还真没几个,可见是个宠臣了。

    皇上的人调戏皇后的妹妹,宫女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

    还是非礼勿视吧。

    宫女捂着眼睛转过身,来个眼不见为净。

    银川公主都没叫非礼,她一个宫女总不好替她叫。

    喊一声不费多大力气,只是这嗓子一吼,银川公主的闺誉可就毁了个干净。

    只是宫女没想到,她一转身,苏阳就疼的呲牙咧嘴了。

    银川公主挣脱不开,气急败坏之下,脚一抬,直接踩在了苏阳脚背上,狠狠的碾了几下。

    苏阳疼的额头一颤一颤的。

    “你要不要这么狠心对我?”苏阳扯了嘴角道。

    银川公主再挣脱,苏阳放开她了。

    苏阳看着她道,“下这么狠的脚,你是想我坐轮椅上娶你吗?”

    银川公主脸红脖子粗了,“谁要你娶我了?!”

    苏阳见过她生气,但还真没气到这样过,脸红扑扑的,气很大,两只眼睛瞪着他。

    苏阳也不气恼,就那么看着她。

    他的厚脸皮,自然不惧银川公主瞪他了。

    多看了几眼,银川公主自己败下阵来了。

    瀑布那一幕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都快成为她的心理阴影了。

    她有婚约在身,唐风要她负责,他又看光了她。

    银川公主觉得自己都能去死一死了。

    苏阳眸中带笑,“在瀑布那儿,我不小心看光了你,我得对你负责啊。”

    “不用你负责!”银川公主声音徒然拔高了两分。

    谁要他负责了?!

    瀑布处的事又没人知道。

    他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是。

    这事大家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不就行了吗?!

    他甚至一点都不了解她,就要娶她,婚姻大事,岂能这样儿戏?!

    银川公主要走,苏阳拦着不让。

    四下无人,跟着的宫女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银川公主是又急又恼。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躲开嫁给东乡侯府二少爷来了南临,结果遇上了唐风。

    为了避开唐风躲进宫,结果又被他盯上了。

    银川公主心情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苏阳只觉得有趣极了。

    远处,凉亭里,赵诩在和荆山公主闲聊。

    看到苏阳,银川公主转身就跑,他们都看在眼里的。

    银川公主不认识苏阳是肯定的。

    可不认识怎么看到他就跑呢?

    可怜他们一心撮合,结果才开了个头,就被一盆冷水给泼了个透心凉。

    “这亲事还能成吗?”荆山公主有点担心。

    她的皇妹看到东乡侯府二少爷那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啊。

    赵诩要比荆山公主轻松些,“能不能成,还得看苏阳对银川公主有多喜欢了。”

    那小子,从小就主意多。

    他要真喜欢银川公主,那这亲事就不是能成了,而是谁都拆不掉。

    “我看他们就很有缘,”赵诩笑道。

    “这事我们就当热闹看,不过多插手。”

    荆山公主嗔了他一眼。

    碰到东乡侯府二少爷,也得他们插的上手吧。

    若不是拿东乡侯府做幌子,在南临有个尊贵身份能便宜行事,他一准会起疑心。

    不过赵诩说的对,撇开东乡侯府二少爷和北漠公主的身份,他们摒弃偏见,更能看到对方的优点。

    银川公主要走,苏阳拦着不让,“这地儿僻静,我们坐下聊聊。”

    “我和你没话说,”银川公主气道。

    “你让开!”

    苏阳还真听话的让开了。

    只是银川公主往前走,他跟在身后。

    银川公主回头瞪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去求皇上给我们两赐婚,”苏阳摇着玉扇,十分欠揍。

    “……你!”

    银川公主快要气炸肺了。

    怎么她遇到的都是特别招人生气的人啊?!

    她再走。

    苏阳继续跟着。

    “你再跟着我,我喊非礼了!”银川公主磨牙道。

    “……。”

    苏阳手中折扇在银川公主脑门上轻敲了下。

    笨的可以。

    这一喊,直接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远处,南临太子下学了,牵着小皇妹昭宁公主往这边走。

    荆山公主和赵诩成亲十一载,给他生了二子一女。

    长子周岁就被册封为了南临太子,今年正好十岁。

    眉眼间酷似赵诩,举手投足透着尊贵之气。

    女儿昭宁公主刚满六岁,生的粉雕玉琢,怎么看怎么可爱。

    次子才两岁。

    南临皇宫很清净,荆山公主出嫁后没多久就怀了身孕,因为她的背后是北漠,当初若非北漠给南梁施压,赵诩推翻朝廷还不知道要多吃多少苦头。

    那些前朝留下的大臣也不敢逼着赵诩选妃。

    皇长子出生后,朝廷也稳固了些后,那些大臣就蠢蠢欲动,想把女儿塞给赵诩了。

    赵诩打压了两年,被闹的脑壳疼,就应了那些大臣的意选妃了。

    他承诺过荆山公主,选妃不得超过三人。

    他把那些逼他选妃的大臣女儿都叫进宫,让她们互相争斗,然后从中选了三位。

    那段时间,北漠都城是乌烟瘴气。

    大臣们为了女儿是斗个你死我活,你踩我,我踩他。

    赵诩就坐山观虎斗,趁机提拔了不少自己的亲信。

    最后选的三位,都是家世显赫的世家女儿。

    只是如朝臣的意选了妃充入后宫,但进宫半年别说赵诩的面了,就是荆山公主的面也难见着。

    那些大臣急了,催皇上开枝散叶,膝下只有太子一人,子嗣太过单薄了。

    难听的话不能说,可大家都担心啊。

    尤其太子一旦病了,大臣们都跟着心肝儿胆颤啊。

    万一太子有什么好歹,连个继承皇位的都没有啊。

    可他们要赵诩选妃,赵诩也选了。

    没有他宠幸谁也要大臣拿主意的吧?!

    手伸的这么长,也不怕折了。

    那些妃子在宫里蹉跎了三年,荆山公主怀小公主期间,赵诩也没进她们寝宫一步。

    她们也都死心了,自请离宫。

    赵诩是宽厚人,他一直在等这一天。

    她们自愿离去,他没有什么不同意的,念在她们给他挡了三年箭的份上,都册封为了县主,准许她们归家嫁人。

    不仅允许她们嫁人,甚至亲事定下后,赵诩给她们赐婚。

    有她们的先例在,再没有大臣想不开把女儿往宫里头塞了。

    这一次只三年放了人,下一次可就未必了。

    皇上和皇后鹣鲽情深,太子又身强体壮,聪慧稳重,皇后的地位固若金汤。

    他们何苦塞个女儿进宫扎皇后的眼,被太子记恨?

    大臣们想开了——

    皇宫就格外清冷了。

    好在又生了个小皇子,赵相和凌王妃稍稍心安。

    他们是不能说让赵诩纳妃这样的话,他们也怕赵诩膝下子嗣太单薄了啊。

    小公主没什么玩伴,每天太子哥哥上学,快到放学了,她就去授课处接他,然后一起去和父皇母后吃饭,顺带逗逗小皇弟玩。

    天热,这处树荫浓密,怕晒着小皇妹了,太子便牵着她从这边走。

    宫女太监在十步外跟着。

    太子没想到这条路除了他们兄妹还有人在,而且他耳尖,听到了银川公主说“非礼。”

    太子小脸凝重。

    这里是皇宫。

    皇宫重地,居然有人敢调戏姑娘?!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太子指着苏阳道。

    两个小太监飞快的上前,要抓苏阳。

    苏阳,“……。”

    两个小太监也想抓他?

    他看起来有这么弱吗?

    苏阳看着两太监,眸光看向他们身后走过来的南临太子元皓。

    苏阳笑道,“你就是元皓?”

    南临太子愣住了。

    身为太子,他还真没享受过被自家父皇母后之外的人直呼其名过。

    小公公呵斥道,“放肆!”

    “太子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

    元皓抬手,阻拦小公公。

    他眸光审多的看着苏阳。

    能进宫,还直接喊他的名字,身份必定不一般。

    “你是谁?”太子元皓问道。

    昭宁公主也扑闪着一双乌黑眼睛望着苏阳。

    “我是你父皇的好兄弟,”苏阳道。

    “……。”

    元皓小眉头扭着,“父皇说他没有好兄弟,只有几个损友。”

    苏阳,“……。”

    银川公主站在一旁,看着元皓和昭宁公主是高兴的不行。

    只是她答应皇姐不暴露自己是北漠小公主的身份,不能上前和他们相认。

    好在荆山公主怕出事,拉着赵诩过来看看。

    赵诩一本正经的介绍银川公主和苏阳。

    一个是赵家远房堂妹。

    一个是靖王义子。

    谁也没怀疑谁。

    反倒是元皓站在一旁,一脸狐疑。

    赵家有什么亲朋好友,他再清楚不过了。

    赵家根本就没有什么远房堂妹,靖王也没有义子啊。

    不过自家父皇这么说,金口玉言,不是也是了。

    介绍完,银川公主就看着昭宁公主了,逗她玩。

    “昭宁,这是姑姑,”荆山公主道。

    昭宁公主乖巧的行礼,“姑姑好。”

    银川公主心都软成一滩水了。

    银川公主抱起昭宁公主,喜欢的不行。

    昭宁公主抱着银川公主的脖子望着皇后道,“母后,我喜欢这个黑姑姑。”

    银川公主,“……。”

    荆山公主,“……。”

    这一刀扎的有点狠了。

    不仅伤了银川公主,连苏阳都受伤了。

    荆山公主和赵诩互望一眼,把银川公主和苏阳分开。

    荆山公主和银川公主抱走了昭宁公主。

    太子元皓留在自家父皇身边,看着苏阳和赵诩说话。

    他能感觉的出来苏阳没有骗他,他真的是自家父皇的好兄弟。

    那一口一个赵大哥喊得贼溜。

    太子元皓望着赵诩道,“父皇,他到底是谁啊。”

    赵诩笑道,“他就是父皇和你提过多次的东乡侯府二少爷。”

    太子元皓,“……!!!”

    东乡侯府二少爷?!

    这几个字他是如雷贯耳啊。

    托他的福,他这几年过的是特别的辛苦。

    太子眸底火花噼里啪啦的燃烧着,苏阳看的真真切切。

    他有点懵了。

    他是什么时候得罪这小子了?

    苏阳想问问赵诩,结果那边过来一公公,说是赵相和靖王都到了。

    赵相凭白多了个远房侄女,靖王莫名多了个义子,他们得把银川公主和苏阳领回府啊。

    帝后联手千辛万苦挖的坑,得挖圆润了才不易露馅。

    赵诩急着去御书房,让元皓好好招待苏阳。

    赵诩一走远,元皓就上下打量苏阳了,“你就是东乡侯府二少爷?”

    “如假包换,”苏阳笑道。

    “哼!”元皓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声。

    苏阳,“……。”

    他摁着元皓的脑袋道,“你小子,我是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你把我得罪大了!”元皓磨牙道。

    苏阳拧眉。

    元皓是一肚子气呢,如今见到真人了,他是不吐不快,“父皇说你七岁大,就要读书、骑马、扎马步、练梅花桩、练暗器……。”

    “他让我多向你学习!”

    七岁啊。

    他才七岁啊。

    每天要做这么多事,他不辛苦不累吗?

    母后心疼他,削了一半,也还有很多!

    东乡侯府二少爷就是他这几年的心理阴影,恨的咬牙切齿的人。

    要不是苏阳看着就像是那种皮肤很硬的人,他都要上牙咬了。

    恨啊。

    苏阳,“……。”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被赵诩作为榜样要求太子了。

    想到这几年过的日子,元皓眸底泪花闪烁。

    “你七岁的时候,真的要学这么多吗?”他不信。

    虽然是父皇亲口说的。

    母后也告诉他这是真的。

    可这些太难了,他不是没试过,从早忙到晚,也学不完这么多功课啊。

    “听父皇说,除了这些之外,你还要逛街,挤出时间来找打?”元皓道。

    “这也是真的吗?”

    “……。”

    老底就这么毫不留情的被挖了出来。

    苏阳嘴角狂抽不止。

    说的都是真的。

    可他能点头承认自己年少时没事就找打吗?

    苏阳不否认,元皓就当他默认了。

    元皓小眉头拧的松不开。

    显然。

    他还是不信。

    除非他亲眼见过,不然他是肯定不信的。

    “想见识下,那还不容易?”苏阳笑道。

    他抓过元皓的肩膀,纵身一跃带他上了树,脚尖一点,就飞过湖畔,上了宫殿。

    元皓先是害怕,然后是震惊、敬佩、向往。

    再然后——

    宫里的侍卫误会苏阳劫持了他们的太子殿下,把苏阳包围了。

    苏阳,“……。”

    元皓,“……。”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