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诩这一耽搁,宫门被闯了。

    南临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苏阳不是个有耐心的人,银川公主留书走了,还带走了他仿照的假令牌。

    不是需要用到令牌,她不会偷那东西。

    要是真令牌还好,偏那可是假令牌。

    他用无所谓,亮出她大齐东乡侯府二少爷的身份,没人敢抓他。

    可银川公主用,被人抓了就是砍头大罪了。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决定娶她了,她居然不告而别。

    苏阳岂能允许?

    拿着画像在街上找了几圈,还雇人找了,结果一点音讯都没有。

    苏阳就有点着急了。

    南临京都他认识的人不多,满打满算就一个赵诩,还有宁国公世子董承琅有过两面之缘。

    这十年里,董承琅去过大齐两回,苏阳见过他。

    苏阳在去找董承琅和赵诩之间,选择了找赵诩。

    之前银川公主就是因为进宫被拦下,不得已才偷他的令牌。

    现在轮到他,自然也不会例外了。

    只是侍卫拦门,死活不让进。

    说是东乡侯二少爷就放行?

    那皇宫的威严何在啊?

    万一放进去一个心怀不轨之徒,行刺皇上,他们一家老小的命都不够砍的。

    不让进宫,是他们职责所在,真把人拦下了,皇上也不会怪罪他们。

    拦。

    必须要拦。

    别说是东乡侯府二少爷了,就是他爹东乡侯来了也得拦啊。

    苏阳一再劝说,让他们通禀赵诩,侍卫不理不睬。

    苏阳臭脾气一爬上来,拳头砸了过去。

    侍卫眼睛登时青了一只。

    就这些侍卫哪是苏阳的对手?

    几拳几个闪身,就闯进宫了。

    御书房内。

    赵诩还在消化银川公主来南临的事。

    银川公主嫁给苏阳,他是乐见其成的。

    他在东乡侯府待过一段时间,很喜欢苏阳,虽然苏阳不是一般的调皮会找打。

    当年苏阳用蜜蜂蜇了北漠小公主的事,赵诩也有所耳闻。

    大齐皇上过寿,赵诩也派人送了贺礼去。

    北漠大皇子被蜇的满脸包,说实话,他听后没忍住笑了半天,腰都被荆山公主给掐紫了。

    苏阳的性子赵诩了解,不会无缘无故针对银川公主。

    他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拒婚。

    赵诩也以为这桩亲事会被蜜蜂给破坏掉,谁知道他那岳父大人脑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愣是不退亲。

    现在银川公主逃婚来到南临,这一路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脸晒黑成那样,那就是她不肯嫁给苏阳的决心啊。

    想到银川公主被抓,在刑部大牢里关了一夜,赵诩就头疼。

    岳父大人知道了,肯定恼他。

    就是皇后知道了,少不得也要生气。

    李公公望着赵诩道,“皇上,银川公主找到了,要不要派人告诉北漠一声?”

    “不必,”赵诩摆手。

    “这事让皇后管。”

    事关东乡侯府和北漠,管的不好,可能就受夹板气了。

    哪边都不好惹啊。

    赵诩坐下,继续批奏折。

    刚拿起来,外面一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不好了!”

    “有人闯宫!”

    李公公眉头一皱,“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闯皇宫?!”

    “那人说是东乡侯府二少爷,”小公公回道。

    赵诩,“……。”

    李公公,“……。”

    李公公飞快的看向赵诩。

    这可真是给皇上出了难题了啊。

    银川公主逃婚来南临就算了,毕竟她皇姐在南临。

    东乡侯府二少爷怎么也逃来南临了?

    两个逃婚的人在南临皇宫相遇,这得多尴尬?

    赵诩脑壳疼了。

    碰到东乡侯府的人,真没几个不脑壳疼的。

    小公公见皇上只扶额,他弱声唤道,“皇上?”

    “去把人带来,”皇上摆手道。

    小公公眼睛倏然睁大。

    不会来的真是东乡侯府二少爷吧?

    小公公赶紧退出去,一口气往前跑。

    侍卫把苏阳团团围住,倒在地上疼的捂胳膊捂腿的更不少。

    小公公飞快的往前跑道,“别打了!”

    “快别打了。”

    “皇上让他去御书房。”

    侍卫这才罢手。

    苏阳拍了拍手,跟着小公公往御书房走去。

    赵诩正在喝茶,苏阳走进去,喊道,“赵大哥。”

    赵诩看着苏阳——

    嗯。

    长的器宇轩昂,因为走的急,额头有一层细密汗珠。

    苏阳重新易容了。

    昨天在街上找人,被东乡侯府的暗卫发现了。

    不得已,只能换张脸。

    现在这张脸走在大街上,不知道惹的多少姑娘频频张望。

    可长成这样,和赵诩记忆中的苏小少爷还是差了一截。

    “易容了?”他道。

    苏阳轻点了下头。

    手一伸,就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露出原本的样子。

    李公公目瞪口呆。

    刚刚他就觉得东乡侯府二少爷长的够好了,没想到还是易容的。

    真的容貌还要俊朗十倍不止。

    更重要的是皮肤还挺白啊,至少比银川公主要白的多。

    李公公,“……。”

    赵诩,“……。”

    嗯。

    本来苏阳没这么白的。

    这不是一直戴着人皮面具,为了防止皮肤不透气起红疹,脸上还涂了药膏。

    苏锦亲手调制的药膏,具有美白之效。

    虽然男子用不着皮肤白皙,但白点不是坏处。

    小两个月不被太阳晒,皮肤养白了许多。

    赵诩觉得千万不能让他见到银川公主,不然他就更不乐意娶银川公主了。

    赵诩看着他道,“你怎么逃婚了?”

    苏阳一脸郁闷,“不想娶北漠公主,又退不掉婚约,只能逃婚了。”

    赵诩有心劝苏阳几句,但事到如今,劝已经没用了。

    因为逃婚的不止苏阳一个啊。

    另外一个也逃了,这会儿还就在宫里。

    皇后这会儿应该也知道苏阳闯宫来找他的事了吧?

    苏阳来南临造成轰动,赵诩一点都不诧异,他有点好奇,“我看你一脸急色,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急着进宫是有件事想赵大哥你帮我下,”苏阳道。

    赵诩看着他,“你说。”

    苏阳从怀里掏出银川公主的画像。

    两张。

    一张是女扮男装的画像。

    另外一张是女儿身。

    “我找她,”苏阳道。

    苏阳就站在赵诩跟前。

    看到画像上的女子,赵诩直接就懵了。

    李公公眼珠子睁圆。

    这……这不是银川公主吗?!

    赵诩望着苏阳,“这姑娘是……?”

    “赵大哥不认得她?”苏阳诧异。

    “她说她是皇亲国戚。”

    赵诩,“……。”

    银川公主自称是皇亲国戚一点毛病都没有。

    只是他好奇的是他们两怎么会认识啊?

    一问之下才知道,两人不仅认识,还认识的特别早。

    两个逃婚的人刚进南临就碰上了。

    苏阳如实相告,然后道,“她既然是皇亲国戚,又姓赵,赵大哥不认识她吗?”

    赵诩脑壳又疼了。

    他要不要告诉他,他要找的就是他那逃婚的未婚妻?

    算了。

    还是先问问再决定说不说吧。

    赵诩看着画像道,“倒是有几分眼熟,只是长得没这么黑。”

    苏阳,“……。”

    “她怎么就变这么黑了?”赵诩问道。

    “……。”

    赵诩不好问银川公主,既然苏阳和她同行,他肯定知道缘故。

    苏阳支支吾吾。

    赵诩可是难得看他这样。

    这都快不像他认识的苏小少爷了。

    “不会与你有关吧?”赵诩问道。

    一猜就准。

    都猜准了,苏阳就不隐瞒了,“我之前不知道她是女儿身,见她身子太单薄,又一个人来这里无聊的很,便打算把她训的身强体壮一点儿。”

    赵诩,“……。”

    李公公,“……。”

    赵诩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活活呛死。

    苏阳心塞的很,“别这么看我,我已经知道错了。”

    赵诩抬手遮脸。

    不让苏阳看见他在偷笑。

    逃婚遇到未婚妻,还把她折腾的比自己还黑……这是什么样的猿粪啊?

    赵诩把手放下,一脸严肃道,“把一个姑娘家折腾成这样,你打算怎么办?”

    “娶她啊,”苏阳爽快道。

    “……。”

    他还没逼婚呢,人家就自觉的娶了。

    赵诩一时呐呐。

    他轻咳一声道,“那银川公主呢?”

    “当然退婚了,”苏阳斩钉截铁道。

    “……。”

    李公公站在一旁,快要憋出内伤来了。

    又要退婚,又要娶人家,这是要闹哪样啊?

    赵诩脑袋一转,就知道这事该怎么办了。

    他看着苏阳道,“别担心,这人我给你找,你先去偏殿用些茶点。”

    说完,给李公公使了记眼色。

    李公公带苏阳去偏殿。

    苏阳前脚走,后脚赵诩就去找荆山公主了。

    银川公主在刑部大牢饿了一夜,肚子饿的咕咕叫,可是把荆山公主心疼坏了。

    赵诩进去的时候,银川公主在吃东西。

    大快朵颐。

    荆山公主心疼道,“慢点吃,别噎着。”

    “姑娘家不能这么吃东西。”

    赵诩觉得这肯定是苏阳逼出来的。

    在进东乡侯府之前,他吃饭也优雅,待了不到三天,优雅就不知道离他多远了。

    知道赵诩来了,荆山公主转过脸狠狠的瞪了他两眼。

    赵诩招招手,示意她到一旁说话。

    荆山公主眉心一皱,不知道赵诩这是在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皇妹的面说的?

    反应过来可能是因为东乡侯府二少爷——

    她赶紧起了身。

    走远了些,荆山公主道,“东乡侯府二少爷真的来了?”

    赵诩点头。

    “那可这么办啊?”荆山公主头疼了。

    赵诩笑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甚至还挺有趣。”

    荆山公主又瞪了他一眼。

    有趣?

    两个逃婚的人逃到一处了,能不有趣吗?

    他也不怕闹起来把他皇宫都拆了。

    赵诩笑道,“你可知银川公主是和谁一起来的?”

    “谁啊?”荆山公主随口问道。

    随即反应过来,“你可别告诉我是和东乡侯府二少爷。”

    “正是他,”赵诩笑道。

    “……。”

    荆山公主懵了。

    这怎么可能啊?!

    “他们两互相隐瞒了身份,银川公主偷了他的令牌进宫,他找不到人,不惜闯宫来找我帮忙,”赵诩道。

    “我看他们两是真有缘分,苏阳不知银川公主女儿身,把她晒黑了,要为此事负责娶她过门。”

    “……。”

    荆山公主恼了。

    原来是那混蛋晒黑她皇妹的!

    应该把他吊起来打!

    对。

    就该让他负责到底。

    赵诩的意思,荆山公主一点就通了。

    这是打算继续瞒下去,让他们彼此生出好感来,成就一段好姻缘。

    正好这也是北漠王最想看到的。

    然后——

    荆山公主就对宫人下封口令了。

    不许称呼银川公主为公主,对外宣称是赵相远房侄女。

    银川公主看着荆山公主,“为什么不能称呼我为公主?”

    荆山公主被问住了。

    一时间找不到好理由,又怕露馅,只能扎皇妹的心了。

    “被晒的太黑了,传扬出去,有损父皇母后的颜面,”荆山公主声音飘的厉害。

    银川公主手里还拿着鸡腿。

    听到皇姐的话,心都塞的严严实实的不透气了。

    眼泪在眸底打转。

    她快哭了。

    荆山公主忙道,“晒黑的,很快就养白了。”

    “如今东乡侯府也派人来了南临,知道你在,可能会抓你回去拜堂,换个身份,也能蒙混过关,”荆山公主忙道。

    银川公主点点头,“我知道皇姐是为了我好。”

    “那这鸡腿也不能再吃了,”荆山公主道。

    “吃这么会,会长胖的。”

    已经够黑了,再胖一点儿,荆山公主都不敢想。

    银川公主摇头道,“我多走路,不会胖的。”

    银川公主这边算是搞定了。

    赵诩回了御书房后,陪苏阳用膳,也给苏阳摁了个皇亲国戚的身份——

    靖王义子。

    苏阳欣然接受了。

    吃饱饭后,苏阳望着赵诩道,“紫儿是谁府上的,我去找她。”

    紫儿?

    这是银川公主的名字吗?

    “紫儿是我远房堂妹,我已经把她宣进宫了,这会儿再陪皇后说话,”赵诩气定神闲道。

    果然是皇亲国戚。

    苏阳去找银川公主。

    一顿饭吃下去,苏阳已经把自己撕下易容面具的事给抛诸脑后了。

    两人在御花园碰上。

    苏阳一脸高兴。

    银川公主就跟见了鬼一般,转身就跑。

    苏阳,“……。”

    苏阳追了几步,反应过来自己没易容。

    笑了笑,苏阳追了上去。

    苏阳就是想逗逗银川公主,结果这一逗,还逗上瘾了。

    他化名唐风,已经给自己挖坑了。

    逗银川公主玩直接把自己给倒埋了。

    银川公主最怕见到就是苏阳那张脸了,从瀑布上摔下来,看光了她。

    以为离的远远的,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了。

    结果她一换回女儿身,又见到他了!

    他居然出现在了南临皇宫御花园内?!

    苏阳要追她,她哪里躲的掉。

    银川公主一边跑一边往后望,脚步未停。

    没见到人追来,她心微松。

    然后——

    撞苏阳怀里了。

    苏阳一把将她抱住,痞里痞气道,“这么迫不及待就投怀送抱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