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银川公主思绪重重,一夜辗转反侧,久难入眠。

    睡的晚,起的就晚。

    丫鬟昨夜进屋,发现银川公主打地铺,都在为自己的小命担心了,说什么也不敢再进屋喊她起床了。

    再者,赵相和赵相夫人也叮嘱过,堂姑娘什么样都好,她们听她吩咐伺候就成了。

    日晒三竿,丫鬟们都守在回廊上,等银川公主传唤她们。

    屋内,银川公主睡的很不安。

    她梦到被苏阳逼婚了。

    还梦到了唐风和东乡侯府二少爷为退亲打起来。

    再加上天热,一夜过去,冰盆早融化了,生生吓出来一身的冷汗。

    今儿休沐,赵相和赵相夫人都在等银川公主去一起用早饭。

    毕竟是银川公主,皇后的胞妹,既然赵诩说她是赵家侄女,他们就得拿银川公主当亲侄女疼爱啊。

    只是饭菜端上了桌,左等右等,也等不到银川公主人来。

    赵相夫人问丫鬟道,“堂姑娘还没起?”

    丫鬟摇头,“先前还没起,这会儿不知道,奴婢去看看。”

    银川公主住的院子离正院不远,很快就到了。

    丫鬟赶到的时候,丫鬟们都守在外面。

    她要进屋,被丫鬟拦下,朝她摇头。

    银川公主的丫鬟都是赵相夫人从自己身边挑的,大家都熟的很。

    就算堂姑娘脾气不好,有起床气,可这时辰没起来,进屋看看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丫鬟却阻拦,这明显有问题啊。

    院子里人多不便发问,丫鬟又担心,便把人带去见赵相和赵相夫人了。

    丫鬟正愁不知该怎么办好,赵相夫人一问,丫鬟凑到赵相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

    赵相夫人嘴角不自主的抽搐起来。

    银川公主打地铺睡的?

    这要不是她心腹丫鬟说的,打死她也不敢相信啊。

    赵相离的近,自然也听清楚了。

    他抬手扶额。

    这算不算他们赵家慢待了银川公主?

    “这事就当作不知道,”赵相叮嘱道。

    丫鬟点头如捣蒜。

    哪敢往外传啊。

    堂姑娘打地铺,丢的不只是她自己的脸,还有赵家的脸呢。

    谁要不小心泄密了,几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不过赵相发话了,丫鬟就不放心会被灭口了。

    银川公主睡地铺的事,总会瞒不住,这癖好不改了,多少丫鬟的脑袋也不够砍啊。

    丫鬟回去,银川公主已经醒了,地铺也恢复原样。

    除了她之外,没人知道银川公主打地铺的事。

    丫鬟看到银川公主有些尴尬。

    银川公主耳根微红,毕竟是丢脸的事。

    大家心照不宣,谁也没提一句。

    洗漱过后,银川公主就去给赵相和赵相夫人请安。

    赵相和赵相夫人都有点坐不住凳子,连忙道,“快坐,都是一家人,以后这些虚礼就都免了。”

    银川公主笑着点点头,坐下一起用饭。

    只是筷子刚拿起来,外面跑进来一小男孩,喊道,“爹爹,娘亲。”

    这一喊,赵相和赵相夫人的心都软成一滩水了。

    小男孩才五岁大,模样极好,粉雕玉琢的,叫人看了恨不得抱在怀里不撒手。

    小男孩跑过来,直接钻进赵相夫人怀里,睁着眼睛看着银川公主,“娘,她就是我的堂姐吗?”

    赵相夫人点点头,“叫堂姐。”

    小男孩从赵相怀里下来,规规矩矩的给银川公主见礼,“堂姐好。”

    银川公主捏捏他的脸,“真可爱。”

    小男孩后退一步,软糯道,“可爱是形容女孩子的。”

    银川公主忍俊不禁。

    小男孩姓赵,名朝阳。

    赵相老来得子,儿子比孙儿年纪还要小,他希望儿子如朝阳般蓬勃。

    说来这儿子那真是得来不易。

    赵相膝下仅有一女,嫁给了董承琅,赵诩又登基了,赵家一下子就清冷了起来。

    赵大姑娘生了个儿子后,怕赵府太冷清了,隔三差五的就带着孩子回来。

    董承琅经常陪着,可是进了赵家,那是经常被岳父训啊。

    董承琅都有点怕了。

    可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怂恿自家岳父纳妾,再添个儿子,让府里热闹起来,他怕被自家媳妇活活打死。

    知道苏锦医术高超,大齐那些损友儿子女儿是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董承琅趁着去大齐的时候,向谢景宸讨秘方。

    谢景宸哪有什么生子秘方给他?

    把苏锦那都快烂大街的秘方给了一张给董承琅。

    董承琅回了南临后,献宝似的献给了赵相。

    赵相差点没让人把他打出府去。

    他都做外祖父了,虽然膝下无子是有点对不起祖宗,可子嗣的事得靠缘分,不能强求。

    做女婿的给岳父送秘方,这怎么看都老不正经。

    董承琅碰了一鼻子灰,三个月没敢登赵家的门。

    赵相夫人知道后,也恼女婿无状,但恼归恼,那秘方她偷偷找出来看了。

    本来以为要吃药,结果并不需要。

    赵相夫人就有意无意的照着秘方做,能怀上自然千好万好,怀不上也没什么损失。

    这一过,就是两年。

    赵相夫人自己都放弃了。

    结果——

    怀上了。

    二十年啊。

    她生赵大姑娘后整整二十年又怀身孕了。

    赵相夫人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赵相更怕是乌龙一场,请了好几位太医进府把脉,确定是喜脉,才敢上香禀告列祖列宗,顺带求列祖列宗保佑他一举得男,延续赵家香火。

    不负所望,是个儿子。

    赵相夫人生产那天,听到孩子啼哭声,稳婆报喜,赵相都激动哭了。

    小舅子出生后,董承琅这个姐夫的地位那是蹭蹭蹭的往上长。

    赵相看他是哪哪都顺眼了。

    赵小少爷才五岁,人小,身份可不是一般的高。

    皇上是他大哥。

    太子得喊他叫叔。

    临时决定来赵相府的,都没带礼物,银川公主颇有点不好意思。

    待会儿她一定上街给他们挑礼物。

    一顿饭刚吃完,宁国公世子夫人,也就是赵大姑奶奶回门了。

    她也是听说自己还有位堂妹,觉得奇怪,专程回府看看的。

    赵相夫人没有隐瞒她,如实告知银川公主身份。

    赵大姑奶奶哭笑不得。

    更叫人哭笑不得的还在后面呢。

    赵相在朝堂上的地位不用说,可惜子嗣单薄,如今来了位堂姑娘,还未进赵家,就先进宫了,还和皇后相谈甚欢。

    那些想和赵家结亲的大臣纷纷登门打听银川公主许人了没有。

    还有和赵相关系好的,那是豁出脸面撒泼打滚也要给自家儿子孙儿迎娶银川公主的。

    赵相,“……。”

    赵相夫人,“……。”

    脑壳疼啊。

    银川公主只是暂居赵家,她的亲事,他们能做主吗?

    她可是北漠公主,而且还有婚约在身。

    赵相正打算把这难题推给皇上,结果银川公主换好裙裳,准备进宫了,特来和赵相还有赵相夫人说一声。

    几位大臣见到银川公主,被银川公主的肤色震惊了。

    银川公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了一声就告退了。

    她前脚走,后脚那些大臣就道,“那啥,府里还有点事,我就先回去了。”

    “我想起来衙门有事急着要处理,先走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

    一个个来的快,退的也快。

    赵相一句话还没说,人就都走光了。

    赵相和赵相夫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两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不明摆着是嫌弃银川公主皮肤太黑了吗?!

    银川公主的桃花来的快去的也快,凋零之后,她才知道。

    苏阳的桃花晚开几天,但开了就不散了。

    靖王义子啊。

    靖王膝下无子,唯一的女儿福清郡主嫁给了大齐。

    这么多年都没能再生个儿子,如今又认了义子,这不明摆着是认了继承香火的吗?

    这义子指不定哪天就是靖王世子了。

    那些没法把女儿塞进后宫的大臣对苏阳动心了,想把女儿嫁给苏阳。

    邀请苏阳游湖赏花的世家少爷也不计其数。

    苏阳脑壳疼。

    游湖就算了,他本来就是个喜欢热闹的,可能不能不要打着游湖的幌子制造偶遇啊?

    这些事赵诩都知道,银川公主听后,还怕苏阳的桃花开的不够灿烂,让自家皇姐劝赵诩给苏阳赐婚。

    当然了。

    赐婚的对象肯定不是她。

    给他赐婚了,他肯定就不能天天晚上去赵家找她了。

    荆山公主看着自家皇妹道,“我看他不错,皇妹何不考虑一二?”

    银川公主看着她,道,“皇姐,我和东乡侯府二少爷的婚约还没退呢。”

    荆山公主开始忽悠自己的皇妹了,道,“你不肯嫁给东乡侯府二少爷,当年他拿蜜蜂蜇你,想来也不愿意娶你。”

    “你逃婚拒嫁,传到大齐,东乡侯府颜面无存,父皇是欣赏东乡侯的为人,知道东乡侯府二少爷会是人中龙凤,才逼你嫁给他。”

    “你执意不肯,父皇也没辄。”

    “皇姐写信回去劝劝父皇,或许能退掉这桩亲事。”

    “实在不行,皇姐做主,你在南临找个人嫁了,父皇还能逼你再嫁吗?”

    银川公主觉得这样做不大妥当。

    但她本来就不想嫁了,又有自家皇姐赞同,不妥当也得妥当了。

    关乎她一辈子的幸福,怎么能这么草率的嫁了呢?

    绝、对、不、能!

    有皇姐撑腰,银川公主压在心头的石头堆移去了一半。

    心情好的她,出宫后,上街溜达了。

    这一溜达,又碰上了平王世子。

    平王世子还不知道她是赵相侄女,在他眼里,银川公主是害他拉肚子拉掉半条命的人。

    还以为让他们给逃了,没想到居然在京都碰上了。

    更没想到居然是个女的。

    这不是逃出生天后又想不开往他手里钻吗?

    虽然皮肤黑了点,但胜在五官精致,勉强也下的去口。

    平王世子让人抓银川公主,要给她一个惨痛的教训。

    然后——

    平王世子就被教训了。

    苏阳在街上找机会和银川公主偶遇,结果人家给他量身打造了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他没有理由不接着啊。

    一脚踹过去。

    平王世子直接被踹飞了。

    好巧不巧的砸在一卖鸡蛋的小摊子上。

    平王世子摁倒了鸡蛋摊,上面的鸡蛋被抛起来,给他单独下了一场鸡蛋雨。

    直接把平王世子给砸晕了。

    当时街上看热闹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被这一幕惊呆了。

    一个个都好奇苏阳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和平王世子作对,这不是活腻了找死吗?

    有巡城官过来,平王府的人恶人先告状,让巡城官把苏阳抓入大牢关起来。

    巡城官不认得苏阳,却认得平王世子,当真要抓人。

    只是刚近前,苏阳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来。

    巡城官看了一眼,直接双腿打靶子了。

    那令牌上一个“施”字,不要太惹眼了。

    平南王府的人啊。

    和平南王府比,平王府算个球啊。

    苏阳把令牌揣怀中,走向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脸红脖子粗,苏阳抓住她的手,直接把她带走了。

    走远了几步,银川公主看向他道,“你又仿造了块假令牌?”

    嗯。

    银川公主实在没话说,为了缓解尴尬,找的话题。

    只是不巧的事,这话不仅苏阳听见了,平王府的小厮也听见了。

    小厮不敢和苏阳作对,告诉了平王世子的护卫。

    护卫一听,这还了得?

    吃了熊心豹子胆刚伪造平南王府的令牌。

    巡城官也觉得立功的机会到了。

    抓了这胆大包天的,既讨好了平王府,在施大将军那里也是大功一件啊。

    然后——

    苏阳和银川公主又入狱了。

    苏阳,“……。”

    银川公主,“……。”

    因为令牌货真价实,不怕被抓。

    再者要是当街反抗,那就真是他们心虚了。

    只是银川公主这牢狱之灾是不是太严重了些?

    她已经坐了三回牢了啊。

    苏阳抬手扶额。

    银川公主见他这样,觉得他是在担心假令牌事败,小命难保。

    她宽慰他道,“你是为了救我才被抓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苏阳,“……。”

    他笑了。

    这世上能要他命的人还没出生呢。

    四下看了看,苏阳坐下,两眼盯着她,“不告而别,你都不打算跟我解释两句?”

    银川公主心头一紧。

    再说衙门,假令牌送到巡城令手中,人家是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令牌是假的。

    “公然拿出来,肯定仿照的足以以假乱真,”衙差道。

    巡城令也是这么想的。

    “平王世子的意思是把那男的往死里头整,女的送他府上去,”衙差殷勤道。

    “大人和平王世子交好,往后可就平步青云了。”

    一番话,说的巡城令心花绽放。

    他要亲自去大牢审问苏阳,以示对平王世子叮嘱的看重。

    只是刚走到大牢前,平南王府的人就到了。

    “听说巡城司抓了我们家少爷?”平南王府管家冷声道。

    少……少爷?!

    平南王府哪来的少爷啊?!

    巡城令双膝一软,“不是假冒的吗?”

    平南王府管事的冷冷一笑,“在南临,应该还没人有胆量打着我们平南王府的旗号行事吧?”

    巡城令慌了。

    这是没攀上平王世子,反倒踢了块铁板啊。

    “误会,都是误会,”巡城令擦着脑门上的汗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