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沈钧山把仙人掌塞给云初,一句话没说,直接就跳窗走了。

    他怕开口就舍不得走了。

    看着人走远,敞开的窗户,云初看着手中仙人掌,神情有点恍惚。

    “刚刚来的是不是沈二少爷?”云初问彩蝶道。

    彩蝶也懵的厉害。

    她知道冀北侯府二少爷与众不同,可也没有与众不同到送姑娘东西送仙人掌的地步吧?

    彩蝶看着那盆仙人掌,不否认,那仙人掌看着杀伤力就很强。

    姑娘抱着,她心都颤抖,怕姑娘不小心会扎伤自己。

    沈二少爷对姑娘有情,她看的出来,他不可能会把这么危险的东西送给姑娘,除非是有益。

    彩蝶看着云初道,“会不会是给姑娘防身用的?”

    “要是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欺负姑娘,就一盆仙人掌砸死他们?”

    云初,“……。”

    云初嘴角抽搐不止。

    这可能吗?

    大哥大嫂也不至于到她屋子里来欺负她。

    为了以防被他们欺负,好随时还手,她得走到哪儿仙人掌抱到哪儿了。

    要真这么做了,只怕她这个文远伯府大姑娘疯了的消息会传遍京都。

    云初哭笑不得。

    她坐到小榻上,手里还抱着仙人掌。

    手轻轻碰到刺,都疼的人炸毛。

    她左思右想,揣摩沈钧山给她送仙人掌的用意,大概、或许、可能是因为仙人掌好养活吧?

    毕竟是他第一次给她送花,如果仙人掌能算花的话……

    他肯定希望自己送的花能绽放的更久一点儿。

    这一点,还真没多少花卉能比的过仙人掌了。

    江妈妈进屋就看到云初对着一盆仙人掌发呆,她道,“哪来的仙人掌啊,还离的这么近,别伤着姑娘了。”

    彩蝶走过去,小声道,“是冀北侯府二少爷送给姑娘的。”

    江妈妈,“……。”

    “娘,你说沈二少爷这是什么用意啊?”彩蝶问道。

    娘总说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饭都多。

    她猜不透,娘或许知道呢。

    江妈妈怅然道,“许是觉得姑娘像仙人掌,带着刺,不好靠近吧。”

    云初碰着仙人掌的手一滞。

    指尖的淡淡的刺疼弥漫开,从四肢百骸疼到心底。

    她可不就是盆仙人掌吗?

    对谁都好说话,唯独对他这个文远伯府救命恩人带着刺,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肯定是生气了,不然绝对不会送他这盆仙人掌。

    沈钧山送了盆仙人掌,云初心情抑郁了三天,直到颜宁约她去冀北侯府玩,云初郁闷的心情才好转。

    因为颜宁也有一盆仙人掌。

    这盆仙人掌还是三皇子送的。

    彩蝶听后道,“是我们太孤陋寡闻了吗,京都流行送仙人掌的吗?”

    颜宁捂嘴偷笑,“没有的事。”

    云初看着她,道,“怎么回事啊?”

    颜宁这才说起三皇子给她送仙人掌。

    沈钧山走后,三皇子就约颜宁见面了,空着手不好意思,送颜宁贵重的东西,她又不肯收,三皇子只能送花了,就是送花还是让小福公公他们帮忙出的主意。

    只是花还没送出去,就知道沈钧山送姑娘花都是送仙人掌的。

    毕竟都是一群没讨过姑娘欢心的人,就跟着有样学样了。

    这盆仙人掌是御花园开的最好的一盆,是小福公公傍晚带小公公去偷偷挖回来,挑了最精美的瓷盆种的,扎了几口就不说了,疼。

    第二天,三皇子就抱着仙人掌送给颜宁。

    颜宁是震的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三皇子看她表情没有惊喜也没有生气,而是懵了,他道,“不喜欢吗?”

    她该喜欢吗?

    颜宁看着他,奇怪道,“怎么想起来送我仙人掌?”

    “你二表哥说送花太俗了,我看他挑了盆仙人掌,以为你喜欢,”三皇子窘迫道。

    很明显看的出来,颜宁不是很喜欢仙人掌啊。

    颜宁一脸黑线。

    敢情三皇子是被她二表哥给坑了。

    不过二表哥既然不阻拦她喜欢三皇子,就不会坑三皇子送她仙人掌啊。

    颜宁觉得有问题,便多问了几句。

    最后失笑道,“我表哥那是不好意思,才选的仙人掌。”

    “我就知道是这样,”三皇子道。

    说完,朝小福公公脑门就是一折扇。

    “是他非说送仙人掌,要投其所好。”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颜宁看着云初,“二表哥当真把仙人掌给你送去了?”

    要是沈钧山在,云初都恨不得把仙人掌呼他脸上去了。

    送仙人掌就算了,还一句话不说,害她胡思乱想好几天!

    结果只是他脸皮薄挂不住,才选的仙人掌。

    云初在心底问候了沈钧山好几句,快马加鞭赶往梁州的沈钧山在马背上接连打了好几声喷嚏。

    在冀北侯府陪颜宁玩了半天,吃过午饭后,就回了文远伯府。

    云初看仙人掌不大顺眼,决定种在院子里,结果刚抱着仙人掌要出门,安大少奶奶就带着绣娘进来了。

    云初当时就觉得没好事,果然,绣娘是来给她量尺寸的。

    云初不让绣娘量,道,“我衣服多,穿不过来,不用做新衣裳了。”

    安大少奶奶也不和云初绕弯子,她道,“这衣服做不做的无所谓,女儿家出嫁,嫁衣是少不了的。”

    “本来这嫁衣该你亲手绣,但时间紧,只能让绣娘代劳了。”

    云初脸色一变,声音拔高几层,“做嫁衣?!”

    安大少奶奶道,“你的亲事定下了,下个月十八出嫁,这嫁衣得赶紧了。”

    云初一颗心跌落谷底。

    绣娘上前,彩蝶一把将绣娘推开,云初迈步就要走。

    她要去质问安大少爷,他前几天才答应的好好的,沈二少爷走才几天,他就给她定亲了?

    不!

    是成亲之日都定下了!

    云初要走,安大少奶奶以为她要逃,让丫鬟拦下她。

    云初哪肯让人挡住去路,这不就在屋子里闹了起来。

    云初气头上,数落了安大少奶奶几句。

    安大少奶奶气着呢,她为什么那么着急把云初嫁出去,就是因为这伯府里,云初的威望在她之上。

    云初是嫡姑娘,深受老伯爷和夫人的疼爱,哪是她一个庶房少奶奶能比的?

    文远伯府下人多是以前留下的,他们心底更向着云初,安大少奶奶做了主母,下人们明面上对她毕恭毕敬,其实根本没什么人把她放在眼里。

    安大少奶奶也有几分手段,当即想到云初嫁人这法子把场子镇住了。

    他们向着云初可以,可云初总得嫁人,嫁了人的姑娘想回来一趟不容易,这府里的丫鬟婆子小厮也不可能部让她带走,现在不把她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回头落她手里了,保管叫他们掉几层皮。

    一下子就把伯府上下镇住了,再拿几个开刀,如今文远伯府已经在她掌控之中了。

    踩云初就是她安大少奶奶最好的立威方式!

    安大少奶奶这些年早看云初不顺眼了,只是不敢拿云初怎么样,现在老文远伯和夫人都过世了,沈钧山这个云初的靠山也走了,还不是她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她搓扁揉圆?

    安大少奶奶手一抬,朝云初的脸呼过去。

    云初下意识的抬起了手。

    嗯。

    安大少奶奶一巴掌呼在了仙人掌上。

    那惨叫声……

    偌大一个文远伯府顷刻间鸟兽尽散了。

    安大少奶奶是用了大力气的,毕竟那颗大仙人掌都被她打歪了。

    安大少奶奶掌心都是刺,疼的两眼翻白,被丫鬟抬了回去。

    云初抱着仙人掌坐在罗汉榻上哭。

    拳头握的紧紧的。

    江妈妈心疼她,也心疼仙人掌。

    不知道姑娘的亲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这仙人掌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