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过当务之急还不是这些,而是安大少奶奶那只打人未遂反遭殃的手。

    一个屋檐下待了这么久,谁还能不了解谁,安大少奶奶是睚眦必报的性子,以前没把她怎么着,都针对云初了,恨不得她下半辈子惨不忍睹才好。

    现在没站在那里不动让她打人,还导致手伤着了,只怕更不会让云初有好日子过了。

    江妈妈忧心忡忡,心底叹息连连。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她们希望的反着来,真不知道这样的糟心日子还要过到几时。

    安大少奶奶带着绣娘来的,带着满手的仙人掌刺离开。

    回屋后,丫鬟赶紧帮忙把刺拔出来。

    只是这刺扎进去容易,想怎么扎进去怎么拔出来可就难比登天了。

    能完好拔出来的不过一小半,一大半都断在了里头。

    丫鬟拿针帮安大少奶奶把刺挑出来。

    安大少奶奶疼的满头大汗,心底想把云初千刀万剐,五马分尸都难解她心头之恨。

    “她什么时候种了仙人掌,我怎么都不知道?!”安大少奶奶咬牙切齿道。

    丫鬟摇头道,“没听说大姑娘种仙人掌啊。”

    哪有大家闺秀种这样的花了,谁不是爱牡丹、兰花和茶花之类了,仙人掌算不算花都一定呢。

    老伯爷和夫人过世还没多久,大姑娘心情一直不好,根本就没有闲心侍弄花草,她院子里的花都是花房送去的,大姑娘也不是会挑剔的人,花房不可能给大姑娘送仙人掌去。

    一大盆仙人掌打哪儿来的还真是个谜。

    安大少奶奶咬着牙,丫鬟挑刺,疼的她扛不住,一巴掌把拿针的丫鬟打的耳朵嗡嗡直响。

    “是在挑刺还是趁机扎我?!”安大少奶奶怒火中烧。

    丫鬟跪在地上,一脸惶恐。

    借她几颗胆子,她也不敢在大少奶奶气头上火上浇油啊。

    就是害怕大少奶奶动怒打她,才下手不稳,扎偏了……

    安大少奶奶指着另外一个丫鬟过来,丫鬟惶恐道,“奴婢笨手笨脚的,怕扎伤夫人不敢。”

    安大少奶奶看向哪个,哪个跪下。

    这么招人恨的活,打死不能接啊,最后把这活推出去交给大夫。

    大少奶奶再生气也不敢打大夫。

    没丫鬟敢,自己又没法挑,只能找大夫来了。

    大夫看着安大少奶奶满手刺,当时就惊呆了,“这莫不是一巴掌拍在了仙人掌上吧?”

    安大少奶奶气的两眼发晕。

    让他来治伤,谁让他多嘴多舌乱说话的?!

    她虽然蛮横脾气差,却也知道这事传扬出去没理的是她。

    若非云初进京告御状,豁出命滚钉板,又拜托沈钧山和上官暨帮忙查案,他们现在还在流放做粗活呢。

    如今荣华富贵回来了,还做了伯夫人,不知感恩,还要掴掌云初,她在京都贵夫人中更难立足。

    但这口气,她咽不下!

    大夫年纪不轻了,眼神没那么好,屋子里光线差,点了灯也不亮,到院子里挑刺的。

    一院子的丫鬟婆子都看着呢。

    安大少奶奶嘴里咬着木棍,针扎下去,她几乎要把木棍咬碎。

    嗯。

    大夫挑刺扎的针比仙人掌的刺还要多。

    这一忙就是半个多时辰。

    也不知道刺有没有全部挑出来,反正安大少奶奶那只手看着吓人,掌心全是血。

    大夫前脚走,后脚安大少奶奶就磨牙道,“把府里的仙人掌都给我扔的远远的!”

    丫鬟们赶紧下去忙活。

    府里本来就没什么仙人掌,即便有,也是在主子们等闲看不到的地方种了几颗,以备不时之需,毕竟是一味药。

    下人们平常有点小毛病,哪舍得看大夫抓药,就用知道的土房子凑合着治。

    仙人掌能止疼痛,还能吃。

    这一不小心被仙人掌伤了,就把府里仙人掌都给拔了,府里的老人都敢怒不敢言,这是仙人掌,这要是吃饭不小心噎着了,是不是饭都不吃了?

    要是再不小心牙齿咬到舌头,是拔掉牙齿还是拔舌头?!

    真是越来越不讲理了。

    其他地方的仙人掌拔掉容易,但最最重要的还是云初手里那盆,毕竟那才是罪魁祸首。

    丫鬟到云初跟前,要把仙人掌扔出府。

    云初一把抹掉眼泪,冷声道,“不怕我把仙人掌呼她脸上的就只管来拿!”

    她为了文远伯府一味的忍让,可换回来的只是变本加厉。

    现在连个丫鬟都敢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仙人掌就摆在手边小几上,歪歪倒倒的,看着挺惨。

    云初脸寒如霜。

    丫鬟们还真心底发憷,不敢放肆。

    “大姑娘莫为难奴婢,奴婢也是奉命行事,”丫鬟低声道。

    云初冷冷一笑,“奉命?”

    “我好歹也是文远伯府大姑娘,今儿连盆仙人掌都保不住了?”

    “回去告诉主子,她要扔这盆仙人掌,就连我一块儿扔出府去!”

    彩蝶站在一旁,重重的点头。

    她是巴不得被扔出府去的,她们能活的下去,可大少爷大少奶奶却丢不起这个人!

    云初脸色冷的吓人,话又说的重,丫鬟还真不敢放肆,赶紧退下。

    云初越想越生气,起身要出去。

    江妈妈看着她,“姑娘这是……。”

    “彩蝶,把仙人掌带上,”云初吩咐道。

    彩蝶赶紧抱着仙人掌跟在云初身后。

    云初去见安大少爷。

    安大少爷已经知道安大少奶奶一巴掌拍在仙人掌上的事了,只是他断腿卧床,什么都做不了。

    云初走到他病榻前,从彩蝶手里接过那盆仙人掌,双眸紧紧的盯着安大少爷的脸。

    安大少爷一颗心都颤抖成筛子了。

    这……这是要拿仙人掌砸他吗?

    “云,云初,有话好好说,”他声音颤抖道。

    云初看着他道,“大嫂说我的亲事定下了,下个月十八出嫁,大嫂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当然是真的。

    可云初那张满是愤怒的脸,手里又抱着仙人掌,安大少爷哪敢说是真的。

    “不,不是,大嫂是逗玩的,”安大少爷矢口否认道。

    逗她玩?

    “大嫂要打我巴掌,也是逗我玩吗?”云初眼底皆是失望。

    一盘仙人掌,不,只是半盘仙人掌就把她大哥吓成这样了。

    指着他撑住文远伯府,她实在是太天真了。

    安大少爷眼睛只盯着仙人掌,“不,不是没打着吗?”

    “没打着?”云初笑了。

    “倒是我的错了,我不该躲着大嫂是吗?”云初声音又冷了几分。

    安大少爷吓的都忘记自己断腿,恨不得起身要跑了。

    这种我躺着,人站着的感觉本来就不爽了,没有安全感。

    再加上仙人掌,那就更没有了啊。

    “仙人掌危险,快放下,”安大少爷惶恐道。

    云初看着他,失望道,“大哥是觉得爹娘都不在了,没人护着我了,想怎么欺负便怎么欺负是吗?”

    安大少爷愣住,“云初,我没有……。”

    云初冷笑一声将他的话打断,“有没有,我心里清楚,我只是不希望让人看到我们文远伯府兄妹阋墙,凡事我能忍都忍了。”

    “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长这么大,爹娘都没舍得打过我一下,还轮不到她来教训我!”

    “作为女儿,我对文远伯府,对爹娘,对列祖列宗都无愧于心了!”

    “今日之事,大哥若不能给我一个交代,我便进宫求皇上准我回梁州守孝三年!”

    丢下这一句,云初抱着仙人掌转身离开。

    安大少爷半晌才反应过来云初的弦外之音。

    皇上格外恩准她不必守孝就能嫁人,她却进宫要替亡父亡母守孝三年,皇上势必会问缘由。

    云初肯定不会隐瞒。

    到那时候……

    想到这里,安大少爷脸色刷白。

    他已经够焦头烂额了,要是再被皇上厌弃,那他这辈子休想再在京都立足了。

    “把大少奶奶给我叫来!”安大少爷气道。

    “可大少奶奶受伤了,”小厮回道。

    “受伤了也给我滚过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气死他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