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安大少爷这回是真生气了,或者说是被云初威胁到了。

    恼云初不识大体,更恼安大少奶奶做的太过分。

    她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云初啊。

    安大少爷动怒,都用了滚字,他对安大少奶奶还从未用过这么重的字眼过,小厮也吓着了。

    匆匆赶去传话,安大少奶奶正一肚子火气呢,手疼的她想死了算了。

    她不去,小厮便把安大少爷的话说给她听。

    安大少奶奶更生气了,她这么做是为了谁?

    还不是为了他的前程着想!

    他倒好,人家没吃亏,还去告她的状,他就让她滚去,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安大少奶奶手上裹着纱布,丫鬟扶着她去见安大少爷。

    安大少爷一肚子火气,看到安大少奶奶疼的眼眶红肿,火气滔天的样子,怒气就消了大半了。

    安大少奶奶再一数落他没良心,安大少爷就焉了。

    安大少奶奶坐在那里哭,“我又没把她怎么着,她是你妹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性子,我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我能从她手里讨到便宜?”

    “你看看我这只手,都快废了!”

    手心疼的她眼泪直往外飚,那模样不知道是疼的,真当她受了十万分的委屈。

    安大少爷见了道,“那你也不该动手打她。”

    “我就是吓唬她,我又不会真打,”安大少奶奶道。

    只是这样的狡辩,说出来没人信。

    不是真打,又怎么会收不住手一巴掌拍在仙人掌上?

    糊弄别人就算了,糊弄他,安大少爷火气又被挑了起来。

    自己的枕边人,他多少了解几分。

    今儿敢动手,虽然吃亏了,难保不会有下回。

    云初就是知道,所以才来威胁他,希望他管着点。

    他已经够焦头烂额了,一个个就不能让他省点心吗?!

    “你去给云初赔礼道歉,”安大少爷道。

    安大少奶奶恍惚了一瞬间,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什么?”

    “我让你去给云初赔礼,”安大少爷一字一顿道。

    安大少奶奶猛然站起来,指着安大少爷道,“你还有没有良心?!”

    “我好心好意带绣娘去给她做嫁衣,她不领情就算了,还对我恶语相加!”

    “老伯爷和夫人不在了,长嫂如母,我管教她天经地义,她不听训诫,还拿仙人掌打伤我,我还没开口让她给我赔礼,你还要我给她道歉?!”

    安大少奶奶那火气大的直往外喷,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她长这么大,还没给谁赔礼道歉过!

    安大少爷火气也长了几分,“你不赔礼,云初就要进宫求皇上准许她回梁州守孝三年,到那时候,你这伯夫人还能不能安稳的坐下去都是个问题!”

    安大少奶奶脸色僵硬,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

    这是在拿她的名声威胁她呢!

    当真不是省油的灯。

    安大少奶奶坐回小榻上,望着安大少爷道,“你就依着她了?”

    不依着她还能怎么样?

    难道还能要她的命吗?

    滚钉板都没能要她的命,待在伯府里养尊处优却一命呜呼了,这说的过去吗?

    安大少爷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安大少奶奶则道,“可她的婚期都定下了……。”

    安大少爷头疼,“我先看看能不能延期吧,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

    安大少奶奶觉得他把事情想的太容易了,人家为什么那么急着让云初过门,不就是怕云初和冀北侯府二少爷纠纠缠缠吗?

    这也是他们担心的事。

    冀北侯府二少爷不在,一个云初他们都奈何不来了,要是他在,还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呢。

    反正是早点嫁了好,省的夜长梦多。

    安大少爷一脸埋怨,“你明知道云初不同意出嫁,还带绣娘去给她做什么嫁衣,她身量和你差不多,用的着量吗?”

    要安大少爷说,那里用得着费那个神,把她当初穿的嫁衣给云初出嫁就成了。

    丫鬟站在屋子里是大气不敢出。

    安大少爷说这话的时候,丫鬟没忍住抬头看了眼安大少奶奶。

    不知道大少爷是什么眼神。

    大少奶奶生了孩子后,身材比大姑娘差远了,大少爷是怎么瞧着差不多的?

    对女儿家来说,这衣裳是多一分嫌宽,少一分穿不进去啊。

    安大少奶奶是又生气又欣慰,至少安大少爷没有嫌弃她身段差了,在他眼里还是未出阁姑娘的身段,可她带绣娘去不是希望云初的亲事能办的风光体面吗?

    安大少爷和太后一党交好,被人看不起,云初替父伸冤,多少人对她赞不绝口。

    他们夫妻要薄待云初,让她嫁的寒酸,那可真就被人戳脊梁骨落人话柄了,即便舍不得钱,这脸面也得充起来。

    嫁衣是最最重要的,多少人都看着呢,她是打算让两个绣娘日夜赶工绣出来。

    也正因为用心,而且是好心,结果云初不领情,她才更恼火,没忍住要掴掌云初教训她。

    安大少奶奶看着安大少爷道,“我还不是为了让云初嫁的体面,才去自讨没趣,你觉得嫁衣无所谓,那我直接让绣娘做就是了。”

    “可你要清楚,让云初老实出嫁那是不可能的。”

    安大少爷眸光泛冷,“她不老实,有的是办法让她老实。”

    安大少奶奶看着他,突然反应过来,顿觉掌心疼的冤。

    在云初心里,安大少爷这个大哥的脸面不重要,但文远伯府重要。

    到时候只需给她下点药,花轿临门,木已成舟,她还敢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闹翻不成?

    再说云初从安大少爷这里走后,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前脚回去,后脚就让丫鬟把花匠婆子找来。

    云初怕仙人掌养不活,问花匠婆子怎么养,花匠被问懵了。

    还没听说仙人掌养不活的,这已经是最省心的花了。

    看着那盆给大少奶奶吃了苦头的仙人掌,花匠婆子道,“这颗仙人掌只是折了些刺,歪了些,扶正再在根旁添些土就成了,还是交给奴婢去办吧。”

    云初摇头,“我自己来。”

    花匠婆子就站在一旁看着,云初小心翼翼的把仙人掌扶好,花匠婆子道,“姑娘别担心,仙人掌是最好养活的,别看这会儿伤的重,要不了多久,这刺就又长起来了。”

    云初一边重一边掉泪珠子。

    刚把仙人掌种好,丫鬟就进来禀告说安大少奶奶来了。

    现在来,肯定是赔礼道歉的。

    虽然这交代是云初要的,但云初真心不想看到安大少奶奶那张脸。

    她看着仙人掌道,“彩蝶,你去告诉大少奶奶,就说我喜欢仙人掌。”

    彩蝶愣住了,望向自个的娘。

    江妈妈心底叹息一声,姑娘这回是真怄气了,不过怄气就怄气吧。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待姑娘也就那么多,已经在亲事上做筏子了,还能差到哪里去?

    有时候不强硬点儿,他们还真当姑娘好欺负了。

    江妈妈默许了,彩蝶就出去了。

    安大少奶奶被拦在门外不给进,彩蝶出去后,福身道,“姑娘病了,不想见大少奶奶。”

    病了?

    “大姑娘这病来的还真是快!”安大少奶奶磨牙道。

    彩蝶不接话。

    安大少奶奶深呼吸道,“既然病了,我给她请大夫来瞧瞧,她有什么想吃的,只管说,我让大厨房给她做。”

    彩蝶就等她这句呢,她道,“姑娘没说喜欢吃什么,只说她喜欢仙人掌。”

    彩蝶的话说的很轻。

    可再轻,对安大少奶奶来说那也是巴掌啊。

    打的她脸青的发紫。

    她才下令不让府里留一颗仙人掌,云初就要她赔礼道歉,现在她人来了,却不让她进屋,还说喜欢仙人掌。

    这不明摆着是要府里多种点仙人掌吗?!

    可既然是来赔礼,那还不是云初要什么给什么?!

    安大少奶奶咬着牙,道,“可没有大家闺秀喜欢仙人掌的。”

    “不会啊,冀北侯府表姑娘院子里就种了颗仙人掌,”彩蝶道。

    安大少奶奶还能说什么呢?

    颜宁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

    她拳头攒紧,掌心疼的她额头青筋一颤一颤的,“既然大姑娘不怕人笑话,要种仙人掌这样的贱花,我有什么不依的?”

    “来人,给大姑娘院子里多种些仙人掌。”

    吩咐完,看了屋子一眼,“既然大姑娘身子不舒服,那我改日再来看她。”

    扔下这一句,安大少奶奶转身离开。

    出了院子,管花卉的妈妈就过来问买多少仙人掌。

    这多了少了得问清楚啊。

    安大少奶奶咬牙道,“给我种满了!”

    “仙人掌要活超过半个月,我要你的命!”

    管事妈妈连连称是。

    把仙人掌养死还不简单,开水一烫,不出三天,保管就成花肥了。

    管事妈妈办事得当,很快就买了不少仙人掌回来,把云初院子里的花都移走。

    这么明显抬扛的行为,彩蝶气道,“种十几颗就行了,哪有部种仙人掌的。”

    “可买了这么多回来,”管事妈妈回道。

    “府里地儿宽着呢,再多的仙人掌都种的下!”彩蝶道。

    江妈妈站在回廊上看着,道,“这仙人掌可是最好养活的了,要是仙人掌都养不活,这管花卉的活怕是要换人了。”

    管事妈妈后背一凉。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一个不让种活,一个要种好,这叫她一个下人怎么办啊?

    管事妈妈恨不得把自己和仙人掌一块儿种了,省的为听谁的烦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